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那些年,那些真相(十四)
    ,!

    警方清剿f组织的决心非常强烈,因此,当他们攻破f组织的据点,将不法分子抓获后,便直接将整栋房子给炸毁以绝后患,至于从密道逃跑的顾冉冉则因炸药的威力,而受了伤。

    她原以为自己会死掉,多亏最得力的下属费克,在去隔壁市的途中折返,顺利将她救走,这才躲过了一劫。

    只不过,警方到处通缉她,她与费克只能像过街的老鼠那样躲躲闪闪,不知何时才能重见天日。

    “咳……咳……”

    某个破旧的小木屋里,顾冉冉躺在床上,难受地咳嗽了几声。

    费克端一杯水递给她。

    顾冉冉接过杯子灌了两口水,然后擦擦嘴角,哑着声音问:“外边情况怎样?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

    “现在到处贴满了您的照片,告示上说,只要有您的线索去举报,若情况属实,会有一千万奖金,所以……”

    费克没有往下说,但聪明如顾冉冉怎会不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

    呵!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千万,普通人赚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下子,恐怕大街小巷都会有人一边拿着她的照片一边找人吧?

    顾祁森,你可真狠呐!

    顾冉冉眯起眸,眼底迅速泛过一抹恨意。

    你以为这样子我就会乖乖伏法吗?

    不,不可能,打死我都不会再回那个鬼地方,就算做鬼了,我也会拉着沈轻轻陪葬……

    顾冉冉越想越气恼,她禁不住握紧拳头,锐利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疼痛一波一波不断刺激着她的神经,而她却毫不理会,全副身心都扑在了报复上……

    费克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得说:“您还是先养好身体吧,等伤好了,我们立刻就走。”

    “走?”

    顾冉冉挑眉,嘴角扯过一抹讽刺,“组织对我置之不理,我们还能走到哪去?”

    “放心,交给我!”

    虽然目前情况有些棘手,可费克怎么说也是世界有名的杀手,逃生的方法还是有的。

    “你说的是真的?”

    顾冉冉探究般望向他,并不太相信。

    费克直接回答:“偷渡也是一种办法,但现在最要紧的,是先养好您身上的伤。这里暂时还算安全,您先将就一下吧。”

    “……好!”

    顾冉冉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她眸光闪了闪,很快又说,“这几天我们先按兵不动,等我的伤痊愈了,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讲到这,她的神情陡然变得阴狠起来。

    费克看着她,面不改色问:“您请吩咐。”

    顾冉冉勾勾唇,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说:“帮我,绑了苏晗……”

    沈轻轻与她的两个贱种都被顾祁森保护得滴水不漏,她压根没办法动他们,既然这样,她何不将目标放在苏晗身上?

    呵,她还真不信,有了苏晗,沈轻轻不乖乖束手就擒……

    ————

    这几天,沈拂晓觉得自己的生活,似乎变得不真实起来。因为宫家父母也不知怎么回事,对她的态度来个180度大转弯,热情得让她受宠若惊,特别是宫夫人,更是让她惶恐。

    她不仅亲自煲汤送到检察院给她喝,亲切地拉着她的手呵寒问暖,甚至还亲自登门与她母亲商议婚事,天啊,吓得沈拂晓都要忍不住开始怀疑,那该不会是糖衣炮弹吧……

    不得不说,宫家父母对她的好,确实太过突然,而且还不符合常理,沈拂晓是检察官,逻辑思维特别强,所以,在他们态度的转变上,她始终抱有九分怀疑。

    而与她相比,宫天祺明显不一样。

    毕竟他总算苦尽甘来把心爱的女人追到手,父母也不反对他恋爱,还主动张罗婚事,到沈家下聘。

    看着他们帮忙看黄历选日子,一副欢欢喜喜迎儿媳妇进门的架势,他怎么可能会不高兴呢?

    沈拂晓见宫天祺那么开心,当然不可能将自己的顾虑告诉他,因为她清楚,宫天祺一定会站在父母的立场说她想太多,然后又噼里啪啦讲一大通说服她的话,那样,也等于徒劳……

    哎!

    沈拂晓坐在沈轻轻家的沙发上,第n次叹气。

    沈轻轻端着一杯鲜榨的果汁进来,见她垮着一张小脸,不由得关心问她:“姐,你怎么了?被宫小四欺负了?”

    “肯定不是啦。”

    沈拂晓抬眸,毫不犹豫否认了。

    他宠她几乎宠到言听计从的地步,哪可能还会欺负她?

    当然,除了所谓的婚事……

    哎……

    沈拂晓眨了眨卷翘的睫毛,心里不安得很。

    沈轻轻把果汁递给她,不死心又问:“那你怎么闷闷不乐的?来我家这么久,好像也一直心不在焉?”

    刚刚她忙着哄孩子,没啥精力顾及她的情绪,现在嚎嚎和啕啕都睡了,她终于有时间关心自家堂姐了。

    最近家里事情一大堆,忙得她顾不上与堂姐联系,也不知她与宫天祺到底发展得怎样,宫家父母有没有继续为难堂姐……

    噢,对——

    “难不成他爸妈又逼你们分手?”

    “恰恰相反。”

    见沈轻轻刚好戳到她的心事,沈拂晓干脆一五一十告诉她,“他们不仅不逼我们分手,昨天还上门提亲了。”

    “什么?这么玄幻?”

    别说沈拂晓不相信,就连沈轻轻,亦觉得不可思议。

    她可忘不了,宫夫人是如何奚落她堂姐的,当初那么强势反对,怎么才一眨眼的功夫,就完全变了呢?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沈轻轻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沈拂晓,沈拂晓蹙蹙眉,随后颔首,“是的。我觉得他们太奇怪了,所以,在未弄清楚他们为何变得这么奇怪的原因之前,我不会答应嫁进去。”

    如果她只是一个人,那倒无所谓,但她还有闪闪亮亮,他们是她的心头宝,她又怎么可能舍得让他们受委屈?

    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给予她一记鼓励的微笑:“嗯,加油。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你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们吧,顾冉冉还在逃,你凡事要多加小心。”

    沈拂晓语重心长嘱咐她。

    沈轻轻“嗯啊”一声,见她提起顾冉冉,她眉宇间不自觉溢出化不开的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