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5章 那些年,那些真相(二十五)
    ,!

    顾冉冉凄婉地说完这句话,便作势扣动扳机。

    “不——”

    在这个紧要关头,也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紧接着,“砰”的枪声响彻在仓库上空,莫名让所有的声音全都静止了。

    呼——

    见到顾冉冉手上的枪把打掉在地上,众人终于松一口气。

    顾冉冉愣愣地看了顾祁森一眼,被水雾氤氲的黑眸里划过一抹不解:“为什么要阻止我?”

    为什么不让她干脆死了算了……

    顾祁森收回手中的枪,抿了抿唇,眸光复杂看着她,好半晌才开口道:“你的罪责,只能由法律审判!”

    他的话音落下,忙不迭给其中一名护卫使了个眼色,“把她交给警方。”

    “是!”

    护卫恭敬应声,迈开矫健的步伐走近顾冉冉。

    顾冉冉虚弱地咬着唇,扑闪的大眼睛里,翻滚着数千万种理不清的情绪。

    她知道,刚刚自己是冲动了,可一想到接下来要面临漫漫无期的监禁,她真的没有办法忍受……

    可现在能怎么办呢?

    顾冉冉颓废地蜷成一团,等待着顾祁森派来的人,将她一步一步带往监狱。

    然而,就在这时,整个空间突然一阵浓浓的烟雾弥漫,不仅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更是让人难受得当场咳嗽起来。

    “咳咳咳……”

    “咳咳咳……”

    浓烟滚滚,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知道这是有毒的烟雾,顾祁森当机立断喊一声“捂住鼻子”,旋即一手捂鼻,另一只手将沈轻轻的脸按在自己的胸膛前,让她不至于吸入太多毒气。

    幸好浓烟很快就散去,大家伸手驱赶着余烟袅袅,却发现,顾冉冉居然不见了!

    轰——

    原本准备走前去押送她的护卫,差点儿吓破了胆。

    “对……对不起,boss!”

    他愧疚地低下头,自责般请罪。

    顾祁森眯起阴郁的眸子,冷着一张俊脸从齿缝中挤出一个字:“追!”

    “是!”

    众护卫接收到命令,风一般冲出去了。

    偌大的仓库,只剩下顾长谦、顾正弘夫妇、顾祁森夫妇,还有一个管家杨伯。

    许是因为顾冉冉爆出的真相太过骇人,除了顾长谦与苏晗之外,其他人至今都仍未敢相信,乔娉婷竟是顾家的女儿……

    天啊!

    亲兄妹结婚,还生过一个孩子……

    幸好顾祁森的妈妈是苏阿姨,若不然,他如何能面对这个尴尬的身份?

    沈轻轻下意识攥紧顾祁森的胳膊,心里清楚他此时有多么的震惊与无助,她心尖一阵扯痛,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

    不过,比起顾祁森,顾正弘应该是最受打击的人吧?

    也怪不得老爷子会那么忌惮顾冉冉,怪不得苏晗会哭喊着阻止顾冉冉说出真相了,原来……

    哎!

    沈轻轻暗叹一口气,心情十分沉重。

    她忍不住往顾正弘的方向望去,发现苏晗一直抱着他,孱弱的身子颤抖得厉害,沈轻轻知道,妈妈在哭,而爸爸,面上一片平静,倒看不出任何情绪。

    人家说,一个人痛苦到极致,就会表现得相当平静,或许,爸爸就是这样吧?

    哎,造孽啊造孽……

    至于顾长谦……

    只见他拄着拐杖站在一旁,苍老的面容蕴满了无尽的愧疚,像是个罪人那般,老泪纵横对顾正弘说:“是爸爸……是爸爸对不起你……如果我早知道,娉婷是你妹妹,我怎么可能会那么丧心病狂地逼你们结婚,更甚至与她一起设计你……对不起,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罪孽,跟你无关,如果要下地狱,也是我一个人的事……正弘……”

    老爷子忏悔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仓库里,愈发地惹人心酸。

    沈轻轻是个泪点低的,听着听着,眼泪竟忍不住夺眶而出。

    “呜呜呜……”

    她靠在顾祁森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与顾正弘夫妇相处这么久,她早就将顾正弘当自己爸爸了,如今,看到他要承受这种非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打击,她的心,就像是被无数只蚂蚁啃噬那般,泛着难忍的疼。

    特别是看到向来高高在上的老爷子,感情从未曾如此脆弱,她心底更是百感交集。

    好难过好难过,为什么这种事,要出现在顾家,为什么偏偏是爸爸……

    呜呜呜……

    顾祁森看着怀里多愁善感的姑娘,不由得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阴着一张俊脸看向顾长谦,声音冷冽发问:“那我呢?我又是谁?”

    虽说他已经从沈轻轻的口中得知,自己的母亲是苏晗,可这件事毕竟太过匪夷所思,因此,直到这一刻,他仍是没有完全接受。

    顾长谦并不知顾祁森已知晓自己母亲是苏晗一事,他抹了抹脸,做了个深呼吸,才说:“你放心吧,你的出生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罪孽……”

    讲到这,他稍稍顿住,心想再也隐瞒不下去了,只好硬着头皮告诉他,“苏晗,是你的亲生妈妈。是爷爷不好,当初娉婷的孩子出生三天后夭折,我怕她深受打击,也希望你能够在一个名正言顺的环境下长大,所以才让人把你抢走……阿森,爷爷当时也是迫不得已……”

    尽管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可若时光再重来一次,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也许还会选择做同样的决定,毕竟顾家的利益永远凌驾在任何感情之上,只是……没想到报应来得那么快,娉婷……竟会是他女儿……

    “呵呵!”

    顾祁森冷笑两声,语带讽刺道:“好冠冕堂皇的理由啊,就为了所谓的家族利益,你让一对母子硬生生分离了30年,你让我恨她恨了30年……爷爷,您可真是我的好爷爷!”

    “阿森——”

    顾长谦叫他,开口想解释些什么,却见一直沉默不语的顾正弘突然扯开苏晗的手,面无表情走过来。

    他的步伐迈得很大,走路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顾长谦的身边。

    “正……正弘——”

    顾长谦抬眸看他,就见他给自己鞠了一个90度的躬。

    “你……你这是做什么?”

    顾长谦颤着声音问道,心底骤时掠过一缕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