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 那些年,那些真相(二十六)
    ,!

    果真,下一秒他就听顾正弘语气沉重开口:“父亲,我……非常感谢您这么多年的栽培与养育,也深刻体会到,您对我的父爱如山。在苏晗这件事情上,我不够强势、不足以有能力去保护自己的妻儿,才会酿成那样的惨剧……这事,我本身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正弘——”

    顾长谦没想到儿子竟会说出这番话,眼泪一时间控制不住,又再次掉落下来。

    他以为,当如此不堪的真相爆出来之后,以他清傲的性子,绝对会承受不了,却未曾想,他居然还能将罪责都揽到自己身上……

    他,怎么可以这么善良……

    “您别担心,我没事!这事,就当从未发生过吧,我没您想的那么脆弱!”

    在今天之前,顾正弘肯定是怨恨顾长谦的,毕竟,如果不是因为他,他不至于跟苏晗过得这么苦,可当他知道,原来还有这样一段丑事之后,他倒是能理解了,也深深地感受到,顾长谦身为一名父亲,在长达20几年里,背负着这样一个天大的秘密,他的内心是有多么的煎熬……

    所以,算了吧,人活着就要学会释怀,若不然,怕是一天都活不下去了。

    “正弘——”

    苏晗也跟着走上前,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顾正弘拉起她的手,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放心,我真的没事。回家咱们再说。”

    “嗯,好。”

    苏晗只能点头,眼底的担心,却无法抹去。

    她暂时先将顾正弘的事压一边,回头,望向顾祁森所在的方向。

    顾祁森敲也在看他们,母子俩的视线,在空中碰个正着。

    许是刚知道苏晗竟是自己母亲,顾祁森心头十分复杂,于是,他毫不犹豫别开了视线,将眸光落在了顾正弘脸上。

    他眯着深邃的长眸,一瞬不瞬盯着顾正弘。

    看到顾正弘眼底极力隐藏的情绪,顾祁森眸光闪了闪,若有所思。

    ……

    一行人各怀心思走出仓库,这时,蒋胜涛匆匆赶来。

    “阿森——”

    他走到顾祁森面前,神色凝重看着他。

    “人逃了?”

    见到他,顾祁森心下已略知一二,不由得在心底暗咒一声“该死”。

    蒋胜涛“嗯”了一下,接着道:“我们已经全城搜索,包括各大医院和小诊所,一寸都不会放过。这一次,辛苦你了。”

    他说完,拍了拍顾祁森的肩膀。

    顾祁森淡淡颔首,“我太太受了惊,我们先回家。”

    “好的!”

    蒋胜涛这才看了顾祁森旁边的沈轻轻一眼,两人分别朝对方打了声招呼。

    夫妻俩相拥上了顾祁森的车,至于顾正弘与苏晗,则是上另外一台商务车,而老爷子和管家杨伯,坐的是他们从顾宅开出的那辆。

    他们分三队离开,彼此没再有所交集。

    车子在路上开了20分钟,顾祁森都没主动跟沈轻轻说过一句话。

    沈轻轻坐在副驾驶座上,小心翼翼瞄了瞄他,知道他在气什么,她不禁舔舔唇,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开始对他示弱撒娇:“老公,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隐瞒你的啊,实在是……哎,妈妈拜托我一定不能讲,我也不敢自作主张啊老公……”

    “……”

    顾祁森眼睫毛动了动,却是故意不去搭理她。

    沈轻轻见状,知道他的气没那么快消,小脸禁不住垮了,皱着眉头可怜兮兮道:“那你想我怎么样嘛,你不至于因为这么点事,就打算不理我到天荒地老吧?”

    “……这么点事?”

    顾祁森觉得自己要气炸了。

    事关他的身世,她居然说这么点事?

    这小没良心的!

    “额……”

    沈轻轻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忙改口,“不,是大事大事……老公,怀揣着这个天大的秘密,你以为我心里好受吗?瞧,我每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着,都瘦了好几圈啦……”

    她一边说,一边居然扯过他的右手捂住自己心口处,还振振有词地说,“喏,是不是瘦了?”

    顾祁森:“……”

    见他紧绷的线条似乎有所松动,沈轻轻又将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撅着小嘴继续叫苦,“看,原本是包子脸,现在变成瓜子脸了。”

    “噗——”

    顾祁森终于忍不住笑喷了。

    他把手从她的小爪子中抽回,没好气在她脸上掐几下,咬牙切齿道:“明明还这么多肉,哪瘦了?“

    ”切,就瘦了瘦了!“

    ”呵,下不为例!以后再有什么事瞒着我,我非收拾你不可!”

    其实,他也不是在生她的气,他是心情不好,不想搭理任何人而已……

    短短的一两个小时里,发生那么多事,而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也需要时间整理……

    “放心放心,绝对不会有下一次啦。”

    沈轻轻立马举手宣誓。

    “嗯,这还差不多。”

    顾祁森揉揉她的脸,若不是顾及到现在在开车,他还真想好好亲她一顿呐……

    另一边。

    苏晗一上车,系好安全带便迫不及待问顾正弘:“你……不要紧吧?”

    一般人遇到那种事,不可能一点膈应都没有,而今天顾正弘反应那么奇怪,苏晗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顾正弘缓缓发动车子,离开废弃工厂,开出一小段路后才说:“晗晗,对不起!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有件事瞒着你。”

    “啊?”

    苏晗心里一阵咯噔,倏地瞪大眼,“什么事?正弘,你可不要吓我……”

    “这个……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吓到你……”

    “到底是什么事啊?你快说……额,你不要告诉我,你其实还有另外的女人——”

    苏晗当然知道这不可能,但……哎,怎么说呢,她急死了。

    顾正弘索性将车子停靠在路边,转过头,幽深的眸子盯着她看,语气认真道:“刚刚在父亲面前,我不好刺激他老人家,所以才没把这件事说出来,而且……也不知该如何启齿……晗晗,我……我不是顾家的孩子……”

    “什么?这……这是怎么回事?”

    苏晗意外极了,双手猛地伸过去握着他的,眼里闪耀着激动的泪花。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他跟乔娉婷岂不是没有血缘关系?

    噢,感谢苍天有眼!

    ps:继续码字。哈哈,森森的爸爸不是顾家的孩子,代表着森森也不是,估计把你们吓到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