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1章 那些年,那些真相(三十一)
    ,!

    顾祁森诧异看了沈轻轻一眼:“他们也有礼物?这我可就太好奇了。”

    “嘿嘿,那当然了。我们家宝宝是谁啊?爸爸过生日,他们肯定得送礼物哇。是吧,宝宝?”

    沈轻轻说完,不由得走到他们后边,伸手去揉嚎嚎与啕啕的小脑袋。

    兄妹俩不约而同地点点头,“嗯啊,嗯啊!”

    “真乖!”

    看他们表现得这么顺从,沈轻轻满意极了,语气不自觉温柔了几分,“那宝宝们可以开始了吗?想对爸爸说什么呢?”

    其实,这么小的小包子,哪可能有什么礼物送给爸爸?

    对于每个父亲而言,最好的礼物,应该就是他们的健康成长吧?

    于是,当顾祁森亲耳听到他家两个小宝贝异口同声对他说出“爸爸生日快乐”这六个字时,眼眶禁不住泛红了。

    他们还不到九个月大,本就只会讲非常简单的字词,而像“生日快乐”这么拗口的,不下一番功夫,肯定是无法做到的。

    顾祁森心里感动得不能自已,然而,下一秒,他居然还听到,这两小宝继续说:“baba,吹……吹蜡猪……”

    蜡烛两个字他们发音发不准,变成了“蜡猪”,当下把沈轻轻逗得差点笑出眼泪。

    “哈哈哈,太好玩了。”

    “爸爸,吹蜡猪,吹蜡猪……”

    “哈哈哈……”

    沈轻轻学着宝宝们讲话,笑得根本停不下来,顾祁森无语,“他们的语言天分遗传我,不像有的人,只会哭,一岁多才会讲话。”

    “切!小时候你又不认识我,怎么知道那么清楚?”

    沈轻轻撅着小嘴反驳。

    顾祁森勾勾唇,似笑非笑揶揄道:“三岁定终生,从你现在这么笨,也可以看出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好啊,顾祁森,你今天是喜欢上人身攻击了是伐?”

    “你这么笨我都肯要你,这难道不是真爱?”

    “哈哈哈,所以你是在间接向我表白咯?”

    “嗯,你可以这么理解。”

    “哼!”

    沈轻轻娇嗔一句,索性把刚刚被他放在餐桌上的小蛋糕重新拿起来,说:“看在你生日的份上,本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跟你一般见识了。来,老公,许愿吹蜡猪……哈哈哈蜡……蜡烛……”

    “有那么好笑吗?”

    顾祁森忍俊不禁问。

    沈轻轻顾着笑,没来得及回答,倒是啕啕拍拍手掌,乐呵呵地说:“好……好……笑……”

    见妹妹一下子飚那么多话,嚎嚎也不想隐藏实力了,卯足劲争宠:“啊……吹蜡猪好笑、好好笑……”

    看到他们母子三人如此契合,顾祁森长眸微眯,潋滟无限的柔情。

    这一刻,他情不自禁想起沈轻轻小时候。

    关于她的婴幼儿时期的趣事,还是东方瑾给他讲的。

    听说,这丫头的语言学习能力兴许都集中到哭功去了,自小就爱哭,一直到14个月左右,才懂得喊爸爸妈妈,不过,从那以后,她就很少哭了,小baby软软糯糯的,乖巧懂事得惹人疼,也怪不得东方珏会直接把她抱到家里玩……

    想到东方珏参与了她的婴儿时期,哪怕知道那是她堂哥,顾祁森还是觉得挺嫉妒的。

    思及此,他下意识看了同样软软糯糯的啕啕一眼,心中不禁暗暗腹诽:他家啕啕长得那么粉嫩可爱,以后一定要防火防盗防东方珏,不给他接近他闺女的机会。不过也幸好,m国离这儿挺远的,东方珏还不至于想来就来……

    不对!

    除了东方珏,赫连律那家伙更讨厌。他可忘不了,那家伙还对轻轻动过坏心眼,把她绑到纽约去了……

    要不,干脆限制他们入境?

    顾祁森摸摸棱角分明的下巴,愈发觉得这个主意好。

    沈轻轻并不知顾祁森的心思,见他似乎在发呆,她赶忙催促:“快点,老公,蜡烛快烧完啦。”

    “呼……”

    她的话音刚落,一眨眼,顾祁森便将蜡烛吹灭了,快得让她措手不及。

    “啊——你、你没许愿……”

    沈轻轻激动得大叫。

    “哦!对!”

    顾祁森这才恍然记得是有这流程,倏地莞尔一笑,“那要不,再吹一次?”

    沈轻轻忙说:“不用不用,等明年再吹吧,今年的愿望,其实我已经帮你许了。”

    “嗯?许了什么?”

    顾祁森被她挑起了好奇心。

    沈轻轻舔了舔唇,骨碌碌的眸子泛过一缕灵动,“保密!”

    “保密?我的愿望,我自己都不知道?”

    “是啊,知道了就不灵了喔。”

    她许的愿,肯定是希望他与妈妈早日相认,一家人团团圆圆,可在这个节骨眼,她暂时不想让他知道。

    于是,沈轻轻立马拿起一把塑料刀递给他,“好啦,快点切蛋糕,宝宝们还等着呢。是吧,宝宝们?”

    “嗯啊嗯啊!”

    两个宝宝们齐刷刷拿勺子敲着碗,早就对美味的蛋糕虎视眈眈了。

    “行!饿坏别人不要紧,饿坏我家三个宝,那可罪过了。”

    顾祁森语带宠溺出声,动作麻利分好蛋糕。

    沈轻轻做的这个蛋糕是袖珍式的,刚好够他们一家四口每人尝一点,但许是蛋糕太漂亮了,宝宝们一点都不满意自己才分到那么一小点,“嗯嗯嗯”地开始抗议。

    而沈轻轻呢?

    她也是个不要脸的,跟宝宝们争蛋糕争得十分起劲,以至于到最后,身为寿星的顾祁森,只吃到那张涂着草莓酱的“生日快乐”白巧克力块……

    与此同时,m国,总统府。

    现在是清晨,东方珏与赫连律正在晨跑。

    赫连律也不知为何,华丽丽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东方珏关心问他:“你感冒了?”

    “当然没有,我这么强壮,怎么可能感冒?”

    赫连律直接否认,又再次“哈秋”了一下。

    东方珏轻笑,“看来是有人在骂你了。”

    “哈,谁说的?”

    赫连律没好气反驳,随后大言不惭地说,“我猜,应该是轻轻在想我了。咱们也好久没去看她了呢。”

    东方珏:“……”

    “珏哥,要不要一起去s市?”

    “最近忙!”

    东方珏淡淡地说。

    “哈哈,你什么时候不忙?以前一提起看轻轻,你可是不用想直接点头的,这次,该不会是忙着抓你那位——”

    赫连律没说完,就见东方珏一记冷光射过来,吓得他只好改口,“算了,不去就不去。”

    “过几天吧。”

    “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