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 那些年,那些真相(三十三)
    ,!

    顾冉冉做了那么多坏事,顾祁森心底对她失望透顶,可再怎么失望,他亦不曾想过,有这么一天,她会落到如此悲惨的下场。

    被人击中眉心,一枪毙命……

    她才24岁,明明有大好的人生,怎么就……

    在场的人,基本上都认识顾祁森,见他失魂落魄走过来,纷纷给他让出一条道。

    有人递给他一副白手套,他摇摇头,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半蹲下身子,掀开了白布。

    哪怕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当他看到顾冉冉毫无生命迹象躺在自己面前时,心脏依然宛若刀割那般的疼。

    他不愿相信那是自己妹妹,然而,那张与顾冉冉一模一样的脸,以及小腿上同个地方的枪伤,却真真切切地告诉他,顾冉冉死了,她真的死了……

    “阿森,节哀顺变!”

    蒋胜涛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顾祁森却好像没有听见,依旧愣愣地半蹲在原地。

    蒋胜涛见状,无奈叹叹气,安静地站在他身旁。

    其他人亦深知他心里不好受,识相地没有去打扰。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顾祁森才总算缓过神,将白布重新盖上。

    警方很快就把尸体抬走,解封了现场。

    顾祁森并不想离开,于是,告别蒋胜涛,他便挪着沉重的脚步,一个人慢慢往不远处的礁石走去。

    爬上一块被海浪无情敲击着的大礁石,顾祁森望着浩瀚无边的大海,悲伤在这一瞬再也无法掩饰,从眼底汹涌地溢了出来。

    顾冉冉在他生命中曾经扮演过最重要的角色,他的童年,到处布满她的痕迹,如果不是她,或许也就没有现在的自己,毕竟,当年母亲跳楼那事,对他的负面影响极大……

    自闭症痊愈之后,他变得十分叛逆,经常与爷爷对着干,大冬天里没少挨饿受冻被罚跪祠堂。而每当那时候,幼小的她总是懂得心疼哥哥,不仅半夜悄悄爬窗给他送棉袄,还会偷藏各种好吃的点心带给他,试问这样的妹妹,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不疼爱?

    这么多年走来,她对他的好,多不胜数,如今想起,依然历历在目,顾祁森是一个感恩的人,即使知道顾冉冉并非自己的亲生妹妹,但两人相依为命处出来的感情,在他的心底深处,早已不是血缘关系能比得上的……

    冉冉,对不起!

    如果大哥能早知道你身上背负着如此不堪的秘密,如果能早一点点关心你,是不是,你就不会变得这么坏,死得这么惨了……

    对不起对不起……

    他迎风而立,高大的身子颤了颤,满腔的懊悔让他忍不住眼前一片氤氲,渐渐地,化成两行清泪滑下来。

    与此同时,在海中心停止前行的奢华游轮里,顾冉冉靠在窗边,拿着望眼镜,把顾祁森悲伤的表情尽数纳入眼底。

    他在哭……

    是在为她哭吗?

    呵呵……

    他不是不顾她的死活,无论如何都要把她送进监狱吗?

    怎么假惺惺哭了……

    是的,假惺惺!

    她不能被他的眼泪骗了,她……呜呜呜……

    顾冉冉下意识咬住唇瓣,不知为何,心在这一刻,痛得无法呼吸。

    泪水,不受控制掉落下来,一颗一颗打在她脸上,瞬间就是爬满了她整张小脸。

    不想哭的,可她到底还是忍不住,呜呜……

    于是,她将望眼镜扔一旁,伸手去擦泪,可谁知,却越擦越多,越擦越狼狈。

    “哟,既然舍不得,要不干脆回去算了!”

    调侃的声音从耳后响起,顾冉冉擦泪的动作蓦地僵住,小手不自觉抡成拳。

    她用最短的时间调整好情绪,垂着眸,淡淡地说:“开什么玩笑?好不容易才脱身,谁那么傻回去?”

    “真的吗?”

    布鲁克摸摸下巴,语气骤然转冷,“那就给我收起眼泪,本殿下可不想看到自己的情妇在为别的男人流泪。”

    “呵呵……”

    顾冉冉冷笑两声,丝毫不给他面子,“我再说一遍,就算死,我都不可能当你情妇,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行啊,我看你跟本殿下倔到什么时候,哼!”

    布鲁克被她这话激怒,气冲冲甩袖子走了。

    布鲁克摔门而去,顾冉冉心里有股冲动想跳窗离开,但碍于腿上的枪伤,她不得不打消了念头。

    她眸光闪了闪,又再次拿起了望远镜,只是这会儿,已不见顾祁森的身影。

    不死心,继续往四周搜索,却仍一无所获。

    ……

    布鲁克一踏出顾冉冉所在的房间大门,便见到他的贴身护卫上前汇报:“王子殿下,奥德里奇亲王有令,请您马上回国!”

    听到护卫传达他父王的命令,布鲁克脸色难看地“嗯”一声,旋即大步流星走回自己房间。

    ————

    顾冉冉的“死讯”,让不少人震惊不已,顾长谦亦深受打击,病倒了。

    顾祁森的生日宴会,因这一连串的事故,最终取消。

    接下来的日子,顾祁森照常上下班,照常陪老婆孩子,仿佛一点都没受影响。

    沈轻轻知道,这一切只是假象,因为有好几次她半夜醒来,都会看到他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阳台发呆。

    他心里难受,沈轻轻同样也心情不好,就连陪嚎嚎啕啕玩,都提不起劲。

    另一边,宫家。

    自从得知闪闪亮亮是宫天祺的亲生骨肉之后,宫父宫母就使出浑身解数,想让他们认祖归宗。

    当然,他们不敢如实告知沈拂晓关于闪闪亮亮的身世,因此,只能另选其他办法。

    这天中午,宫夫人又到沈拂晓单位给她送饭了。

    这段时间,她经常送吃的东西过来,弄得沈拂晓非常不好意思。

    “伯母,其实我们单位的饭堂菜色都不错的,您没必要这么麻烦。”

    两人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共进午餐,沈拂晓第n次对宫夫人说。

    “没事没事,婆媳俩培养感情,这是很必须的,所以我不觉得麻烦。”

    宫夫人笑呵呵道。

    沈拂晓:“……”

    吃完午饭,宫夫人便迫不及待进入主题:“对了,拂晓啊,我和你伯父是真的很喜欢闪闪亮亮,把他们当亲孙子那般疼。你看,什么时候能跟小四把证扯了?这样,闪闪亮亮也好改姓宫,迁进我们家户口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