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那些年 那些真相(五十四)
    沈拂晓闷闷不乐回到检察院。

    一整个下午,她压根没有心情上班,幸好最近案子都忙得七七八八,她恍惚的精神状态才不至于影响工作。

    坐在她隔壁的秦姐看出她心事重重,不由得将脑袋凑过来,语带关心问道:“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沈拂晓摇摇头,朝她勉强的挤出一抹浅笑:“没事,谢谢秦姐关心。”

    “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脸色很差啊?”

    秦姐还是不放心。

    沈拂晓下意识摸了摸脸,接着无奈开口:“真有那么明显吗?”

    “嗯!”

    秦姐点点头,“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是你那个男朋友家里人欺负你了?”

    沈拂晓未婚生子这事,在他们科室已是公开的秘密了,而秦姐,不仅见过闪闪亮亮,连宫天祺她也认识,所以,对沈拂晓的情况算比较熟悉。

    她对沈拂晓一向很关照,因此,沈拂晓也将她当成姐姐那般看待,于是想了想,索性告诉她闪闪亮亮的爷爷找上门这事,当然,碍于艾威尔国王身份特殊,她断不可能毫无保留对秦姐说,只选择性地讲了一部分。

    秦姐听完,万分惊讶地看着她,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所以,你是说,对方超级有权势,你无论如何都抢不赢,现在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跟孩子们一起生活,离开你现在的男朋友,另一种则是选择男朋友,放弃孩子?是这样的吗?”

    “……嗯,理论上是这样没错。”

    沈拂晓咬着唇,无精打采道。

    秦姐义愤填膺出声:“这也太荒谬了吧?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啊?这么搞笑的要求都能提出来?拂晓,秦姐跟你说,这种事你不要怕,直接法庭上见就行了。正好我老公就是法官,我还真就不信,咱们打官司,会输不成?”

    “有那么简单就好了!”

    沈拂晓苦笑着说。

    跟皇室打官司,赢面有多小,她何尝不知?

    而且,就算赢了又如何?

    顾祁森说得对,哪怕闪闪亮亮之后会跟她一块生活,亦没有办法与皇室的纷争脱离干系,指不定会有各种的暗杀接踵而来。

    再者,这事若传出去了,对谁影响都不好,特别是宫家,也会被她连累,遭人指指点点,她,又怎么可以如此自私呢?

    秦姐并不知道沈拂晓的担忧,见她那么悲观,不由得拼命鼓动她去打官司,把孩子的抚养权争回来。

    沈拂晓只好“嗯”一声,表示自己会考虑,可心里却无比清楚,这一次,恐怕她真的必须在孩子与宫天祺之间做出抉择了……

    哎!

    ——————

    晚上。

    顾祁森回到家,跟沈轻轻提起了国王让沈拂晓一起去i国这事。

    “哎,真的要那样吗?”

    两人坐在卧室里的沙发上,沈轻轻垮着一张小脸,郁闷地瞅着他。

    “嗯,这事关乎i国的未来,艾威尔怕是铁了心。”

    顾祁森搂住她的腰,微微颔首。

    “老公,你没办法帮堂姐吗?”

    沈轻轻眨眨眼,眸光里溢满期待。

    “讲真,心有余力不足。闪闪亮亮的身份是王子,国王不可能让他们流落民间。”

    “哎……”

    见他是真的爱莫能助,沈轻轻重重叹一口气,皱着眉头喃喃低语,“我堂姐命怎么那么苦呢?好不容易遇到真爱了,谁知却出这档事?都怪那个该死的卢卡斯王子,这只缩头乌龟,做了伤天害理的坏事就不见人影了……他最好祈祷,哪天不要被我找到,若不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她原本就非常痛恨当年夺走沈拂晓清白的男人,如今,见自家堂姐因为他再受第二次伤害,心里的愤恨在这一瞬禁不住滚滚袭来。

    顾祁森揉揉她的脑袋瓜,随后,将她的头按在自己怀里,温柔地转移话题:“好了好了,咱们先不提这烦心事。跟我说说,你今天和孩子们都干了些什么吧,嗯?”

    “还不就是跟以前一样玩吗?”

    沈轻轻敷衍开口,继续说,“老公,那我堂姐究竟怎么打算的啊?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肯定是选择跟小四分手了。”

    “那也要看小四愿不愿意了。”

    顾祁森沉声道。

    以他对宫天祺的了解,那家伙绝对不会放沈拂晓走,因此,这事还有得磨。

    不过,他已经答应了沈拂晓不要插手他们之间的感情事,于是,暂时只能袖手旁观了,但愿,有情人终成眷属才行!

    思及此,顾祁森下意识搂紧怀中的美人儿,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亲,情不自禁开口:“老婆,我突然觉得自己挺幸福的。”

    “嗯?为什么这么说?”

    他难得的煽情,让沈轻轻有些诧异。

    “因为,我不仅有你,还有嚎嚎啕啕!”甚至,还有妈妈……

    当然,最后一句,顾祁森打死都不可能说出口。

    沈轻轻听了他的感慨,沉默了一嗅,才幽声说:“我也觉得自己挺幸福的,虽然自小爹不疼娘不爱,但好在还有许多对我好的人,特别是认识你之后,你的家人更是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

    “但与我比起来,我堂姐真的要活得辛苦许多。她很小的时候,大伯父就不在了,大伯母一个人含辛茹苦拉扯她长大,她特别优秀特别懂事,从幼儿园开始就一直是班长,更是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s大……”

    “像堂姐那么完美的女孩,老天爷怎么就舍得对她那么残忍呢?七年前让她受了那么大苦还不够,七年后,又要夺走她的孩子……呜呜呜……如果哪天,有人要我在嚎嚎啕啕和你之前二选一,我一定会崩溃的……呜呜呜……”

    讲到伤心处,沈轻轻终于抑制不住,“哇”一声大哭起来。

    她哭得很凶,肩膀猛地颤了颤,惨兮兮的模样让顾祁森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

    顾祁森拍拍她的肩膀,好声好气安慰她,一边拿出纸巾帮她擦泪。

    “呜呜呜……可我就是替她难过啊……呜……”

    沈轻轻越想越难受,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掉,怎么止都止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