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3章 你是我的幸福(八)
    ,!

    “有用吗?”

    沈拂晓并不抱多大希望。

    那天,她与顾祁森两人,把该谈的话都谈了,艾威尔的态度还是那般坚决,断不可能改变,再者,其实她也挺担心,闪闪亮亮若留在这边,身份一旦曝光,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最后,只能选择妥协。

    人,一旦有了弱点,便会处处受到束缚,而闪闪亮亮,就是她最大的软肋。

    “有没有用,再试试就知道了。”

    沈轻轻眨眨眼,随后将杯子放下,起身把沈拂晓从沙发上拉起来,“好啦,走啦,我都饿死了,能不能陪我出去吃点东西呢,嗯?”

    “呵,那走吧。”

    经沈轻轻这么一劝,沈拂晓沉闷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虽说她依然认为劝服艾威尔国王的成功率等于零,但不可否认,有沈轻轻这个开心果在,她的心,没那么痛了。

    想起这么多年来,无论她遭遇多大的打击,陪在她身边的,一直是这个美好而坚强的女孩,沈拂晓禁不住走前一步,把沈轻轻紧紧抱住,由衷地说:“轻轻,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傻瓜,你是我姐姐,我不陪你,陪谁呢?”

    沈轻轻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催促道,“那走吧,咱们先去吃顿大餐,然后去大使馆找国王。”

    “嗯,好!”

    沈拂晓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旋即松开她,“我去换套衣服。”

    “去吧。”

    沈轻轻应一声,看着她缓步走回卧室,她咬了咬唇,接着从包里拿出手机,打电话到明月楼订了位置。

    大约过了五分钟,沈拂晓出来了。

    可能是稍早之前的状态太差,她扑了一点粉,整个人看起来精神许多,让沈轻轻放心不少。

    驱车来到明月楼,沈轻轻停好车,与沈拂晓相携往门口走去,谁知,好巧不巧,远远地就见宫天祺从里边出来。

    此时,他身旁已有一位如花似玉的美女。

    沈轻轻虽不追星,但还是第一眼就认出,那是新晋的小天后宋盼凝。

    两人走在一起,尽管没有非常亲密的动作,可男才女貌,在外人眼里,活脱脱一对登对的璧人。

    这宫小四怎么搞的?

    跟堂姐分手没几天呢,又去拈花惹草了?

    沈轻轻正想走前去质问,手腕被沈拂晓死死拽住。

    而宫天祺明显是看到她们,却是故意假装视而不见,当着她们的面,竟揽上宋盼凝的肩膀,直接上车走了。

    呼!

    就这么逃了?

    连招呼都不打?

    哇,这不是心虚是什么?

    气死她了!

    沈轻轻差点跺脚,缓过神,猛地转过头看向沈拂晓。

    见她脸色惨白,似乎被打击得不轻,沈轻轻心一揪,赶忙安慰道:“姐,兴许这两人是有工作在谈呢,我听顾祁森说,宫氏集团正找代言人,指不定刚好宋盼凝适合……你不要想太多。”

    “没事。如果他能够找到幸福,我也放心了。”

    沈拂晓勉强地挤出一抹笑,“走吧,你不是饿坏了吗?咱们赶紧去吃饭吧。”

    “哦……好。”

    沈轻轻挽着她的胳膊,下意识往宫天祺离去的方向瞄一眼,心头倏地泛上一抹沉重。

    不行,这事必须搞清楚。

    如果宫天祺在短短的几天内真移情别恋,哪怕是被堂姐伤得太深而找了女人,这种男人也可以不要了,但如果是误会,那必须得解开啊,要不然就算跟艾威尔谈判赢了,也没多大意思。

    心里搁着事,这顿饭,两人都食不知味。

    买单后,沈轻轻拍拍衣服站起身,对沈拂晓说:“走吧,去找艾威尔。”

    沈拂晓双手托腮:“算了吧,应该没用的。”

    “哎呀,那就当散散步,而且,也不一定去了就能见到人。”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戳了戳她的肩膀,“快快快,不要像个老太太。”

    “噗……”

    沈拂晓被她逗笑,“怕了你了。”

    ……

    半小时后,i国驻s市大使馆。

    “对不起顾太太,陛下在今早已经回国了。”

    i国的使者认出沈轻轻,语带恭敬道。

    “这么快?”

    沈轻轻一脸诧异,扭过头看沈拂晓。

    沈拂晓给了她一记算了的眼神,她只好抿抿唇,礼貌地跟对方说了声“谢谢”,然后拽着沈拂晓走了。

    回到车里,沈轻轻皱了皱眉,有些不解:“他怎么那么快就回去了?不跟你争闪闪亮亮吗?奇怪啊!”

    “也许i国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吧。”

    沈拂晓幽声说完,突然自嘲一笑,“而且,我和孩子们都在这儿,跑也跑不掉,不是?”

    “哎,扎心!”

    沈轻轻倾身过去靠在沈拂晓的肩膀上,郁闷地鼓起了腮帮子。

    沈拂晓也靠着她,心情低落地闭起了眼睛。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宫天祺搂着宋盼凝离去的那一幕,心,隐隐泛着疼。

    ……

    沈轻轻特地开车去了一趟顾氏集团。

    原本她是打算等回家再找顾祁森打探宫天祺的混账事,可左思右想,终究还是等不及,因此,送堂姐回家陪她聊了一会儿天,她便争分夺秒跑顾祁森那儿去了。

    不需要人带,沈轻轻熟门熟路来到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门口。

    敲敲门,没人应。

    她索性指纹解锁走进去,发现里边空无一人,心想顾祁森约莫还在开股东大会,不想打扰他,于是她走进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花茶,窝在沙发里开始玩手机。

    手机玩到没电自动关机,顾祁森还是没有回来,沈轻轻打了个呵欠,眼皮困得直打架,撑不住了,干脆侧身躺下,一眨眼的功夫就睡着了。

    另一边。

    紧张的股东大会持续了一天,总算顺利落下帷幕。

    顾祁森大步流星走出会议室,立刻拿起手机拨打沈轻轻的号码。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怎么关机了?

    顾祁森拧着眉,很快就拨给姚沐溪。

    姚沐溪正在陪嚎嚎啕啕玩,一听手机响,见是顾祁森打过来的,立马接起:“boss!”

    “沈轻轻呢?”

    许是因为太过担心,顾祁森的语气有些冷。

    姚沐溪心里一阵咯噔,顿时掠过不好的预感,“……少夫人?我和嚎嚎啕啕在爷爷奶奶这边,少夫人没跟我在一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