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6章 你是我的幸福(十一)
    ,!

    沈拂晓不是傻瓜,见宫夫人要来找自己,她心想,肯定是与宫天祺有关的,毕竟,今天是他们的登记日不是?

    心里暗暗叹气,拒绝的话说不出口,于是,她只好轻轻点点头:“只是嗓子疼,没其他大碍的,谢谢伯母关心。我在家。”

    “是你妈妈家吗?”

    “嗯,是的。”

    “那好,我现在立刻过来。”

    “好的,伯母。”

    沈拂晓挂掉电话,一边咳嗽一边从床上爬起来,把睡衣换了,然后拖着虚弱的身子,走进洗手间洗漱。

    另一边。

    宫夫人将手机放进包包里,随口报了个地址给司机。

    车子缓缓启动,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就来到沈拂晓所住的小区附近。

    出于礼节,她特地让司机去买了个果篮。

    拎着果篮来到沈拂晓家门口,她敲了敲门,不到几秒,沈拂晓就前来应门了。

    几天不见,沈拂晓至少瘦了一圈,原本神采飞扬的大美女,此时却娇弱得仿佛连风一吹就会倒下,宫夫人看了,心疼不已。

    看来,她与小四果真是出大问题了!

    “伯母,谢谢您能来看我。”

    招呼她坐下后,沈拂晓端一杯果汁递给她,苍白的小脸努力挤出一抹浅笑,可那虚弱的笑容落在宫夫人眼里,却多了几分我见尤怜的感觉。

    造孽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们分手了……

    宫夫人接过果汁说了声“谢谢”,却没有心情去喝,而是迫不及待切入正题:“我昨晚才听小四说你们不结婚了?这是吵架了吗?”

    她潜意识里仍不能接受他们分手的事实,私心认为,只是情侣之间闹闹矛盾。

    沈拂晓捧着温水杯,垂眸,敛去眼底的黯淡。

    娇唇蠕动着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咽下,实在是说不出……

    歉疚,理亏,伤心,难过,这么多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就像是一张网,将她的心牢牢捆住,她想挣脱这个牢笼,可却深知,无论她怎么做,都是徒劳……

    纤瘦的手指禁不住握紧了杯子,肩膀微微抖动着,明明想要隐忍的,可在这一刻,沈拂晓无比清楚,她不是一个演员,情绪收放自如这种本领,是自己永远都学不会的。

    宫夫人将她的痛苦看在眼底,眸光不自觉闪了闪。

    放下果汁杯,她情不自禁将手伸过去握住她的,语气诚挚对她说:“拂晓啊,我和小四的爸爸,是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你和闪闪亮亮,也把闪闪亮亮当成我们自己的孙子。我之前也有跟你说过,小四那方面……所以,如果你不是嫌弃他这辈子没办法跟你一起生属于你们的孩子,也不是不喜欢他了,能不能答应伯母,跟他和好呢?就当是伯母求你了。”

    “伯母,我……”

    未料到宫夫人竟会对自己说出这些话,沈拂晓心里一阵钝痛,霎时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沉闷在胸腔处慢慢扩开。

    她当然不介意他有那方面的毛病,她又怎么可能介意?

    不对!

    沈拂晓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一个事。

    如果他真无法生育,为何那一天还要逼自己吃避孕药?

    啊啊,是!她懵了,宫夫人明明说过他不知道自己有问题的,她真是糊涂了……

    “拂晓啊,小四这孩子呢,是有不少大少爷的坏脾气,但他心地善良,为人也负责任,嫁给他,他一定会对你好的。”

    见她没有表达,似乎还在挣扎、考虑,宫夫人忙不迭继续苦口婆心劝她,那副架势,就只差没在沈拂晓面前跪下了。

    沈拂晓心底的疼痛一寸一寸蔓延,深吸一口气,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出一句话:“抱歉,伯母。我与天祺……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为什么?”

    宫夫人霍地瞪大眼,依旧不愿相信,不由得将她的手抓得更紧,急得连声音都颤抖起来,“是……是不是小四欺负你了?还是说,你……你爱上了别人?”

    天,这不可能吧?

    前几天还浓情蜜意打算去登记,怎么一眨眼就变了?

    现在的年轻人,难不成真的都将爱情当快餐?

    不不不,不行!

    他们要是不结婚,她的孙子可怎么办?

    短短的两秒之中,宫夫人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有猜测,有慌乱,还有莫名的恐惧,就仿佛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沈拂晓有些诧异她如此激烈的反应,她心头迅速泛上一缕疑虑,但很快就将疑虑压下,如实开口告诉她:“实不相瞒,我和天祺的感情并没有破裂,这一次结不成婚,完全是我做下的自私的决定。闪闪亮亮的家人找到了我们,他们身份特殊,我没办法对抗,只能选择妥协。为了能跟孩子一块生活,我只能选择对不起天祺了……对不起,伯母。我辜负了你们的好意……我不祈求能够得到你们的原谅,但还是厚着脸皮拜托您和伯父,好好关心天祺,以后给他找个更加适合的妻子……”

    这一段话,这几天其实已经在她心里翻来滚去了好几遍,可如今说出来,却几乎费尽了她全部力气,而幸运的是,全程她都没有哭,她比想象中坚强多了。

    空气中一片静默,谁都没有出声。

    沈拂晓抬手揉了揉眼睛,舔了舔干涩的唇,接着抬眸望向坐在对面的宫夫人,却发现她两眼无神,整个人坐着一动也不动,恁吓人了。

    “伯母,您怎么了?”

    她轻轻拍拍宫夫人的肩膀,言语中夹杂几丝关心。

    宫夫人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对她的叫唤没有反应。

    “伯母,伯母——”

    她猛地站起来,用力推了推她。

    宫夫人总算缓过神了,保养得宜的脸上掠过一抹慌乱。

    沈拂晓眯着杏眸,探究般睨她一眼,心里隐隐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可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上来。

    “您怎么了?”

    想了想,她仍是小心翼翼试探。

    “啊,没事。”

    宫夫人朝她微微一笑,极力掩盖着自己的心虚,道,“我就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对方是什么人来的?背景大得连我们宫家都拼不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