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5章 你是我的幸福(四十)
    是啊,不管他们曾经做过什么,他都无法否认,身为父母,他们是合格的,而且,他们是那么那么地深爱着自己……

    缓缓抬脚走过去,宫天祺半倾着身子,拿起旁边的纸巾盒抽出一张纸,轻轻帮宫夫人擦了擦泪。

    他突如其来的贴心举动,让宫夫人有些受宠若惊。

    她下意识眨了眨满是泪水的睫毛,开口想说话,却听到他沉声说:“妈,无论我在哪里,我永远都是宫家的孩子。我会把拂晓他们带回来的,你们放心吧。”

    宫夫人闻言,猛地瞪大眼,一脸不敢置信:“你……你说真的?”

    他还会再回来?

    这是真的?

    不,怎么可能……

    她摇摇头,忙不迭抓住他的手,颤着声问:“你是在哄我开心吧?”

    宫天祺露出一缕苦涩的笑,语气透出几分笃定:“没有!我对当国王什么的没有任何兴趣,我也不打算让拂晓知道以前的事情,所以……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咱们都不要再提,就让我用余生所有的时光,来补偿他们母子俩……”

    “你是说……”

    “我不敢告诉她!”

    宫天祺直接承认,心底暗暗嘲笑自己的胆小与懦弱。

    “天祺……”

    听着他自嘲的话语,宫夫人心脏又是一阵抽痛。

    这一刻,她忍不住想,如果当初,他们能够仔细去查沈拂晓的背景,如果他们能够勇敢地负起责任,结果,是不是就会不同了?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若不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后悔的事了……

    母子俩各怀心思,彼此的心情都格外沉重。

    这时,宫父抱着一叠资料,走了回来。

    “这一些都是证明你是卢卡斯的证据,你拿去吧。”

    话落,他把资料塞到宫天祺怀里。

    宫天祺双手捧着那叠厚厚的资料,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沙发上找了个位置坐下。

    放在最上面的那一份,是医院出具的dna报告,用牛皮纸袋装着。

    他颤着手指将袋子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系列的专业术语。

    宫天祺没耐心逐项去看,索性直接翻到最后一页,毫无悬念,最后一行写着父子亲缘关系的几率为百分之99点99……

    尽管早已知道那两个孩子是自己的骨肉,可当证据明明白白摆在眼前时,宫天祺的心情,却是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

    闪闪……

    亮亮……

    爸爸对不起你们……

    爸爸怎么会那么眼瞎,认不出你们是我的儿子……

    爸爸怎么会那么狼心狗肺,骂你们是野种……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万句对不起,都不足以表达我对你们的歉疚……

    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眼眶有一缕湿意迅速氤氲,生怕泪水再次掉下来,他干脆仰起脸,试图想将泪水倒回去,然而,泪水却不听话地涌出来,一滴一滴地,最后,化成汩汩的小溪,爬满他那张被上帝亲吻过的俊脸……

    宫父宫母见状,也不自觉跟着湿润了眼眶。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钟过去,宫天祺总算将dna报告合上,小心翼翼地装回袋子里。

    接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本相册。

    从封皮上来看,已有一定的年份。

    宫天祺翻开第一页,就听宫父开口解释:“这是你八岁以前的相册,你可能都忘记自己八岁之前长什么样了,现在看看吧。”

    “嗯。”

    宫天祺轻轻颔首,将视线落在那些老旧的相片上。

    而当他看到第一张照片的第一眼,突然就笑了,因为如果不是照片上清清楚楚显示了年份,他指不定还以为,那是他的亮亮……

    童年的自己,与亮亮至少有七分像,尤其笑容,更是如出一辙。

    其实论五官,他跟闪闪亮亮的相似度约莫只有百分之四五十,兴许是亮亮的性格随了自己,所以笑起来,才更像吧?

    宫天祺一边翻着相册,一边想着闪闪亮亮,胸腔瞬时被父爱填得满满,简直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们,哪怕他们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为他们做到……

    看完相册,他从里边抽出了好几张,塞进dna报告放着的那个牛皮纸袋里,然后抬眸,半眯着眼看向了自己的父母,语带疑惑问:“为什么我跟小时候差距那么大,不仔细看,根本瞧不出是同个人?”

    虽然有句话叫男大十八变,可他,也未免变化太大了……

    “你八岁的时候因为贪玩,跑到你顾伯伯的实验室去捣乱,还被化学剂误伤了脸,当时情况特别危急,差点毁容,后来留下伤疤,我们特地带你去韩国做了手术……”

    回忆起他的童年,宫父严肃的眉眼间,禁不住泛上几丝柔和,落进宫天祺眼底,让他感受到妥妥的父爱。

    “原来如此……”

    经父亲这么一提,宫天祺隐隐记起似乎有这回事,不由得嗤笑一声,“呵,如果不是我当年做过植皮手术,兴许早就被认出来了。”

    “这真不好说。”

    宫父喃喃应了声,随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欧式壁钟,见时间不早了,不禁催促他,“事不宜迟,你快出发吧。”

    “嗯,好!”

    宫天祺将东西收好,重重点了点头,旋即站起身。

    宫夫人立马跟着站起来,与宫父一起,送他到停车场。

    见他拉开法拉利的车门,宫夫人倏地拉住他的胳膊,依依不舍道:“要不……我们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一个人能搞定。”

    知道他们担心自己搞不定艾威尔国王,宫天祺微微一笑,给予他们一记安心的笑容。

    养育之恩,定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如果他们当年没有捡到自己,兴许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他这个人了,他又怎么舍得让他们去承受艾威尔国王的责怪呢?

    所以,一切都交给他吧……

    “那……你一路小心!”

    宫夫人只好松开他的手,哽咽着说。

    “嗯。谢谢爸爸,妈妈!”

    宫天祺分别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接着毅然转身,弯腰坐进了驾驶座。

    红色的法拉利很快就疾驰离去,开往国际机场。

    宫父宫母站在大门口,一直到视线中再也见不到他的车影,两人才郁郁寡欢回了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