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 你是我的幸福(四十一)
    ,!

    宫天祺在登机之前,突然想起了蒋京修。

    记得上次他在盛怒之下将他往死里打,二哥都没回一次手,他心里有些愧疚,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忍不住拿起手机,拨打起蒋京修的号码。

    今天是周末,蒋京修并没有上班,此时正在公寓里休息。

    当然,上次被宫天祺打那么惨,为了形象考虑,他就没再外出了。

    看到宫天祺打电话过来,蒋京修有些意外,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

    他淡淡地应了声,镜片底下,那双精锐的眸子微微闪动了一下。

    “二哥,你的伤好了吗?”

    宫天祺语带关心问。

    “……”

    未料到他的态度竟会来个180度的大转弯,蒋京修抿了抿唇,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他继续道,“拂晓的孩子没有打掉,我想了想,这事肯定是你跟她一起窜通起来骗我的,对不对?”

    “既然你心里都有答案了,何须来问我?”

    蒋京修面无表情说,不承认,也不否认。

    宫天祺闻言,只好无奈叹一口气:“好吧,我知道了。对不起了二哥,等我从i国回来,我再当面向你赔礼道歉。”

    两人一起长大,感情比亲兄弟还亲,他当时实在是太过冲动了,毕竟,二哥那么疼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他的事呢……

    “你要去i国?”

    蒋京修冷淡的语气总算有了波动。

    宫天祺听出他对自己的关心,心尖不禁一暖,“是的,我要去把拂晓和孩子们接回来。”

    “你一个人?”

    “是!”

    “你疯了吗?”

    蒋京修不自觉拔高了语调,很快就斩钉截铁道,“你在哪,我找阿拓和阿森,我们跟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有事的。”

    宫天祺无比笃定地说。

    蒋京修却坚持,“不行,那儿太危险了。”

    “二哥,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如果没有把握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去做?安啦,我这次是去跟艾威尔国王谈判的,而且我手中握有很重要的筹码,稳赢的。你就在家安心养伤吧。”

    “真的?”

    “当然!”

    宫天祺再三保证,却死都不肯告诉他,那所谓的筹码是什么。

    毕竟,他是卢卡斯王子这个秘密,除了父母和艾威尔之外,他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因此,哪怕亲如兄弟的几个哥哥,他也不会告诉,免得东窗事发的那一天,连累他们一起被拂晓憎恨,尤其是蒋京修与顾祁森这两个与沈拂晓关系熟悉的,宫天祺更不愿让他俩去趟这趟浑水……

    “那好吧。有任何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见他似乎真的胸有成竹,蒋京修总算掐掉想跟他一起出发的念头,不过,挂电话前,他仍是不放心叮嘱他。

    宫天祺感动不已连应几声“好”,然后才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蒋京修拧拧眉,突然回想起前些天沈拂晓打给自己的那一通电话——

    “师兄,我与小四明天就要去登记了。”

    “喔,恭喜你了!”

    见她与小四有情人终成眷属,蒋京修打心眼里替她高兴,所以,一听说她终于要结婚的消息,他除了祝福,还是祝福……

    然而,他却万万没有想到,沈拂晓接下来会求自己帮忙,不仅拜托他找借口迷晕小四,更让他利用宫天祺的手机发了那条打掉孩子的短信……

    蒋京修对沈拂晓一向是欣赏的,也知道她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就做出这样的决定,于是,他二话不说便选择了帮忙。

    其实现在想想,他这个二哥,还真有点胳膊往外拐的嫌疑……

    蒋京修陷入自己的回忆中,直到对面的沙发有人坐下,他才缓缓回过神,长眸微眯看向来人。

    见对方将几张a4纸摊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他深邃的眸底倏然划过一缕危险:“若我没记错的话,咱们的合约是今晚十二点到期。”

    他的声音难掩怒意,可范迎萱一点都不惧怕,甚至还朝他嫣然一笑,笑意却不达眼里:“是这样没错,但……蒋大律师你可不要忘了,你之前答应过我,合约到期后,要签署这份协议的。”

    她说完,扬了扬手中的文件,嘴角若有似无勾起一缕挑衅。

    “等今晚十二点过后再说!”

    蒋京修冷着脸,看都不看那份文件一眼,霍地站起身,双手插袋、迈开长腿往书房走去。

    范迎萱也不再坚持,动作利索把文件收起,一边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那在最后的几个小时里,还有需要我效劳的吗?”

    她没心没肺的话语,莫名让蒋京修觉得特别刺耳,他的脚步霎时顿住,藏在裤袋里的两只手禁不住紧握成拳。

    范迎萱站在原地盯着他高大的背影,眸光有那么一瞬间的迷离,可下一秒,她就恢复正常,继续若无其事往下说,“既然没有,那我先走了,明天再过来找你。”

    话落,她拎包打算离开,可还没踏出两步,手腕便被他拽住,她低呼一声,整个人已被他推在墙角处。

    尽管刚刚她表现得十分镇定,但这会儿被困在墙壁与他之间,她仍是有着无法遏制的紧张。

    她用力推了推他的肩膀,语调有些气急败坏,“放开我!”

    盯着她那张因愤怒而涨红的俏颜,蒋京修好看的唇角划过一丝讽刺,“商人与律师向来都是精打细算的,距离十二点,还有八个小时,不做多几次,我这个商人兼律师岂不是很吃亏?”

    “你——”

    范迎萱咬着唇,被他这些无情的言语伤得体无完肤。

    她强忍着心中的剧痛,极力让自己冷静,而在她晃神的这一刻,男人却伸手扣住她精巧的下巴,不顾她的反抗,霸道地吻住她的唇……

    她挣扎着偏过头,不想配合他,谁知,吻不到她的唇,他倒不介意,薄唇顺着她好看的下巴一路往下,大手也没闲着,三两下就剥掉了她落肩款的上衣。

    女孩近乎完美的曲线赫然映在男人的视线里,让他森冷的眸,顷刻间像是染上了一层血雾,火红的光,浓烈得想要将人灼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