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5章 令人意想不到的峰回路转(五)
    “老公,东方珏和赫连律来s市了,我去机场接他们。”

    沈轻轻用手机捣鼓着这么一条短信发出去,然后,坐在后车座耐心等着男人的回信。

    结果,车子都开出几公里了,手机依然静静地躺在包里,压根没有信息进来。

    为了能随时与她联系,他就算是开会,都会将手机放身旁,以便第一时间跟她发短信的,今天是怎么回事?手机关机了吗?

    算了,先不管,反正他迟早会回自己信息。

    想到这,沈轻轻干脆把这事抛开,去逗嚎嚎啕啕玩。

    大约过了两分钟,顾祁森的短信总算发来了,只有简单的一个字“好”。

    意外之中的答案,让沈轻轻莫名郁闷:该不会真跟赫连律说的那样,自己一点魅力都没有,所以他根本都不担心她会被别的男人追走吧?嘤嘤嘤……

    “少夫人,你怎么啦?”

    见沈轻轻鼓着腮帮子直摇头,姚沐溪觉得奇怪,语带关心问她。

    沈轻轻双手捧着脸蛋,对姚沐溪抛了个媚眼,“小溪,你觉得我怎么样?”

    “啊?”

    姚沐溪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咽咽口水问,“什么怎么样?”

    “我美吗?嗯?嗯?嗯?”

    沈轻轻说完,不停地朝她眨眨眼。

    她的美貌是毋庸置疑的,饶是身为同性的姚沐溪,这会儿也不小心闪了神,只是,对于她发神经的问话,姚沐溪不禁扑哧一笑,“你怎么了?没发烧吧?”

    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沈轻轻的额头。

    沈轻轻挫败地推开她的手,“我跟你说真的啦,我像黄脸婆吗?”

    “哈哈,看来,你确实发烧了。要不要咱们转个方向,先去趟医院?”

    “去你的!”

    沈轻轻撅着小嘴,被她逗笑。

    经姚沐溪这么一揶揄,她也觉得自己十分好笑,怎么净问些没营养的问题。

    姚沐溪见状,眸光闪了闪,索性把坐在一旁婴儿椅上的嚎嚎抱在怀里,问他:“小帅哥,跟阿姨说说,你妈咪美不美?”

    沈轻轻未料到姚沐溪竟玩上瘾,亦是玩心大起,小脸凑到嚎嚎跟前,眨着卷翘的羽睫,故意用一种嗲嗲的声音问他:“嚎嚎呀,你妈咪漂亮吗?”

    “嗯嗯嗯!”

    小家伙点头如捣蒜,那乖巧的小模样,惹得沈轻轻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她情不自禁亲了他的小脸蛋一记,接着摸摸他的脑袋瓜,笑意吟吟说:“子不嫌母丑,你真是我的好儿子喔,宝贝!”

    “嘿嘿,麻麻漂亮!”

    被夸奖的嚎嚎别提有多高兴了,又雄赳赳气昂昂再次强调一遍。

    沈轻轻笑出声:“乖!”

    这时,坐在她另一边的啕啕不乐意了,“咿咿”叫个不停。

    “怎么啦宝贝?”

    沈轻轻把她抱在膝盖上,柔声问。

    啕啕她在怀里拱来拱去,咿咿呀呀地,也不知她想表达什么。

    沈轻轻看了一眼姚沐溪。

    姚沐溪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低头问嚎嚎:“妹妹怎么了?”

    “吃醋。”

    “噗——”

    这么小的娃儿,知道吃醋什么意思?

    牛!

    ……

    一个小时后,黑色房车顺利抵达机场。

    下车前,沈轻轻给赫连律打了个电话,确定他们在1号门附近的咖啡厅,于是便带着姚沐溪去了。

    顺着赫连律的提示,果真在那家咖啡厅的角落里,找到那两人的身影。

    这时候,咖啡厅人挺多,而他们出众的容貌俨然吸引了不少惊羡的目光,只不过碍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没人敢上前去打招呼,只能捧着咖啡杯,悄悄打量几眼。

    机场向来不缺大明星出没,因此,也有人以为他们是明星,暗暗猜测着是谁,可惜猜来猜去,整个娱乐圈里,竟没有能对得上号的,特别是那名黑衣黑裤又戴着墨镜的男人,帅得简直连号称娱乐圈第一男神的谁谁谁都比了下去。

    沈轻轻就是在这种被人羡慕嫉妒恨的注视之下,抱着啕啕来到东方珏旁边。

    姚沐溪和嚎嚎没有与沈轻轻在一起,因为半路嚎嚎吵着要上洗手间,姚沐溪只好带他去了。

    “珏哥,你真的来啦?我还以为赫连律骗我呢。”

    沈轻轻眉开眼笑对东方珏说,随后,挥了挥啕啕胖乎乎的小手,柔声哄道,“宝宝,叫舅舅喔。”

    “舅舅舅舅!”

    嚎嚎最喜欢高冷范的帅哥了,看到东方珏就跟看到闪闪一样,分分钟蜕变成楔痴,非常积极地想要东方珏抱。

    啕啕越长越像沈轻轻小时候,那粉嫩的小脸蛋落在东方珏眼底,轻而易举就将他冷硬的心化成绕指柔。

    他微微勾唇,把啕啕接到怀里,为表示自己对她的喜爱,他甚至还特地摘下墨镜,露出那双美到令人心颤的眼睛。

    “哇!”

    现场爆出一阵尖叫,还有人激动得差点撞到椅子。

    赫连律无语:至于吗?至于吗?不就长得比他帅一点点_!他发誓,以后再也不跟东方珏一起混了,有他在,害得他这个超级大帅哥都没人哈,啊啊啊,气死爷了!

    当然,路人还好,反正不认识,最让人难以忍受的,还是沈轻轻的态度。

    珏哥珏哥,她眼里怎么就只有一个珏哥?他也是她哥,好伐?

    赫连律越想越忿忿不平,忍不住抗议:“沈轻轻,本少这么大一个人在这,你看不见吗?”

    “看到了啊!”

    沈轻轻无辜地说。

    “那你怎么不让你家啕啕叫我?你怎么也不给我打招呼?”

    某男像是打破醋缸,酸溜溜质问。

    “噢,咱们都这么熟了,打不打招呼不都一样吗?”

    沈轻轻憋着笑。

    许是跟赫连律八字不合,每次见面,他们似乎都得吵一吵。

    其实,不是她想吐槽赫连律,而是他明明就一大酷哥,怎么就那么幼稚,非得跟她斗嘴才乐意。

    赫连律要知道沈轻轻这般看待自己,非气吐血不可。

    但显然,赫连律的心思,早就飞到啕啕身上。

    “小宝宝,给舅舅抱一个?”

    他盯着东方珏怀里的萌娃,嘴角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原以为自己的笑容迷死人不偿命,岂料,小丫头却不买账,死死搂住东方珏的脖子,无比坚定地拒绝:“no!”

    ps:珏哥哥说,为了感谢给轻轻送鲜花的宝宝们,特地出场了。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