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森轻 刻骨铭心的爱(二)
    跟顾祁森共识要为嚎嚎啕啕大办周岁宴之后,沈轻轻第二天上午就打电话给顾长谦。

    此时,顾长谦刚晨练回来,听到手机响,顾不上换衣服,立马就按下接听键。

    “轻轻啊,这么早找爷爷,是打算告诉我好消息吗?”

    顾长谦语带期待问。

    自从那天与沈轻轻冰释前嫌后,他又恢复了以往那个和蔼的老爷爷形象,不对,应该说,比以前对她更慈祥了,也比以前更加真心。

    毕竟,当初撮合她与顾祁森,动机并不单纯。

    沈轻轻握着手机,眉眼弯弯笑道:“对啊,爷爷。顾祁森答应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

    顾长谦喜出望外,脑海中已经浮现他带着两个可爱的娃儿,在众多亲朋好友中炫耀的场景。

    嗯哼,别提有多骄傲了!

    “当然是真的了。”

    沈轻轻依旧笑意盎然,接着主动问他,“不过爷爷,地点您打算选在哪里办?需要我帮忙做些什么吗?”

    “就在咱们老宅吧,不需要去外面了。至于帮忙,不用啦。你若是有时间的话,带着嚎嚎啕啕来老宅看看我就好了。”

    “好啊,没问题。明天您有时间吗?有的话,我带他们过去。”

    今天虽说是周六,但她已经约了范迎萱,所以只能改天了。

    顾长谦闻言,顿时乐呵呵点头:“有,当然有,你什么时候过来,爷爷都有时间。”

    “嘻嘻,那就这么说定了喔。”

    沈轻轻说完这句话,正准备跟他说声“再见”,腿突然被一双胖乎乎的小手抱住了。

    她下意识低头,敲见啕啕正仰起一张粉嘟嘟的小脸,骨碌碌的眸子一瞬不瞬瞅着她。

    额,这小丫头眼巴巴的,想做什么呢?

    沈轻轻愣住,耳畔就传来啕啕软软糯糯的声音:“太爷爷早安!”

    “噗——”

    因她突如其来的打招呼,沈轻轻禁不住扑哧一笑,手一抖,差点把电话摔了。

    她赶忙抓住手机,便听到顾长谦哈哈大笑:“哟,是啕啕吗?太乖了,太爷爷的心肝宝贝。”

    尽管隔着电波看不见老爷子灿烂的笑容,但沈轻轻却知道,这一刻,老爷子的心情绝对是超好的。

    也对,她的嚎嚎和啕啕两个小宝贝,遗传了她良好的基因,天生自带开心果功能,只要他们愿意,绝对能把冰山也哄得绽开笑颜……

    某女不要脸地在心底暗暗自夸,她家的小啕啕却迅速抢走她的手机,贴在耳边跟顾长谦讲起电话。

    她只有一岁,好多话儿都不会讲,但又很想证明自己很能干,于是拼命地在那叽叽喳喳,说一堆连沈轻轻都不明白的字眼。

    这种事情沈轻轻司空见惯,不禁莞尔一笑,而顾长谦的耐心也比想象中好很多,一直都在陪着啕啕说。

    看着小啕啕与老爷子的有爱互动,沈轻轻唇角勾了勾,胸腔不自觉涌起层层的暖意。

    孝子的眼睛果然最雪亮,老爷子以前就算再如何**,都不能否认他对嚎啕兄妹俩真挚的疼爱,所以,啕啕自然也愿意跟他亲近了。

    顾长谦与啕啕讲了十来分钟的电话,后来因为沈轻轻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才结束。

    一大早就发生这么美妙的事,顾长谦非常高兴,生平第一次在家里哼起了歌。

    老杨进屋刚好看到老爷子一边哼歌一边上楼,不由得眨眨眼,然后又抬手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

    用完早餐,顾长谦便对老杨说:“备车!”

    “好的,老爷子。”

    老杨恭敬应了一声,却忍不住问,“您打算去哪儿呢?是去大少那边吗?”

    “不,去找正弘。”

    顾长谦神色认真道。

    “那我这就去准备了。”

    听到他要去找顾正弘,老杨瞬时心生喜悦。

    这些年来,他们父子俩一直因为苏晗而感情不和,上次发生顾冉冉的绑架事件后,虽说有了缓和的迹象,但积怨那么深,也不是一次两次就能彻底解决的,势必得有人主动踏出一步才行。

    如今见老爷子愿意主动,他……真的好欣慰啊!

    老杨的心思,顾长谦并不知道,他的注意力依旧绕着嚎嚎与啕啕转,简直恨不得将他们带回老宅,天天看着。

    五分钟后,顾长谦坐着黑色的房车离开顾家老宅。

    出发之前,他打探到顾正弘今天回大学里做实验,于是直接让司机将车子开往s大。

    顾正弘见到顾长谦时,温润的俊脸稍稍掠过一抹讶异。

    “您怎么会来?”

    他放下手中的仪器,一边脱手套,一边问他。

    顾长谦清清嗓子,如实回答,“有点事想跟你聊。”

    顾正弘微微怔了一秒,旋即反应过来,“哦好的,那跟我一起到办公室吧。”

    “嗯!”

    顾长谦颔首,带着老杨尾随他离开。

    顾正弘的办公室并不在这栋实验大楼,要经过一条林荫大道才到。

    顾正弘在s大的声望极高,路上,不时有学生恭敬地喊“顾教授”,他都一一淡笑回应了。

    回到办公室,老杨在外边守着,屋里只有他们父子两个人。

    坐下后,顾正弘泡了一杯上等的红茶递给顾长谦,开门见山问:“您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

    顾长谦并未马上回答,而是端起手中的茶杯,细细品了一口茶,语带赞赏说:“味道不错,很醇香。”

    “是轻轻特地让朋友帮忙在茶厂摘的,精挑细选出来的,味道肯定差不了。”

    提起沈轻轻这个儿媳妇,顾正弘脸上就有掩饰不住的喜爱。

    顾长谦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也跟着夸起了沈轻轻:“是啊。她的出身虽然比较差,但撇开这点不谈,这丫头性格人品真的好得没话说,也难怪阿森对她那么死心塌地了。”

    顾正弘不怎么喜欢听到顾长谦提“出身”之类的字眼,不由得反驳道:“出身这种东西,并不能说明什么,最重要的还是人的品行。有钱人不一定全是好人,穷人也不一定素质就差,芸芸众生在我眼里,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高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