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 森轻 刻骨铭心的爱(九)
    蓝馨拿着自己和沈轻轻的头发样本,悄悄去了医院做dna检测,傍晚时,才回到许家。

    这时,家里只有许天容一个人。

    许天容见到蓝馨回来,马上迎上去,一脸期待问道:“妈,怎样?沈轻轻的外婆有答应把房子卖给你吗?”

    一提到这个问题,蓝馨就心塞。

    她面无表情摇摇头,“没有呢,多少钱都不卖!”

    “哎,那这可就难办了。”

    许天容无比失望,倏然转身往屋里走。

    蓝馨见状,赶紧跟上去,“天容啊,要不咱们还是把这个硬骨头丢给许妘笙吧?何必吃力不讨好,去接这个活呢?反正你爸爸一直很疼你,你就算不成为女强人,他也不会不喜欢你的。”

    许天容一听,郁闷跺跺脚,“就是因为是硬骨头,才能出成绩。而且,我要是把这个购物中心的开发案丢给姐姐,万一她成功了,以后在许家,更没咱们母女的地位了,你懂不懂?”

    “怎么会呢?你爸爸不是那种人!”

    “爸爸可能不会太看重这个,但爷爷呢?妈,爷爷可是特别偏爱姐姐的,而且咱们许家真正的财富,可都集中在爷爷手里。”

    “可是……如果沈轻轻的外婆死都不肯卖那套房子,妈也没办法啊。”

    蓝馨低下头,有些心虚地闪了闪神。

    近日,许氏集团意图将城区某块老旧的社区打造成地标性的商业中心,也获得了当地各部门的大力支持,但却有几个钉子户迟迟不肯将房子卖给他们,而何思月就是其中之一。

    蓝馨原本还以为自己可以助许天容一臂之力,帮她拿到那套老房子的产权,谁知,许天容自己把其他钉子户都搞定了,她这边依然一无所获,这还真挫败。

    思及此,蓝馨对何思月和沈轻轻的怨气,不由得更大了。

    许天容并不知道她的心思,此时此刻,她一心只想顺利完成这个案子,只要成功,她就能在集团建立自己的威信,爷爷和爸爸也会看到她的努力和能力,这样,她才更有资本去跟许妘笙争家产。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干脆对蓝馨说:“妈,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了,我自己处理就行。”

    “啊?”

    蓝馨猛地抬头,“不可以!”

    “为什么?”

    许天容眼底划过一抹狐疑。

    “……”

    蓝馨被她问住,微愣一秒后立马就说,“妈再试试吧,如果还是搞不定,再跟你说。”

    “……那好吧。”

    许天容睨她一眼,最终点了点头。

    蓝馨这才偷偷松一口气,毕竟,她太担心许天容会与何思月有什么牵扯,万一何思月被激怒,直接爆出自己与她的关系,后果可不敢想象,不过,现在的情况亦是不容乐观,她到底要想什么法子,让她们婆孙二人妥协呢?

    蓝馨眸光闪了闪,表情陡然变得格外凝重。

    ……

    三天后,dna结果出来了。

    蓝馨一大早就开车去医院取报告,当看到自己与沈轻轻毫无血缘关系时,她足足震惊了好久。

    怪不得……

    怪不得她每次看见沈轻轻,都生不出一丝母爱,原来啊,她们根本就不是母女!

    轰——

    若是这样,那她的女儿呢?

    何思月把她的亲生女儿藏哪去了?

    蓝馨狠狠咬唇,脑海中瞬时闪过一个可能性,禁不住攥紧了拳头。

    尽管对那个所谓的女儿没什么感情,但这一刻,她仍是感到愤怒不已,心里还隐隐有些难受。

    她坐在车里思考一番,最后索性开车去了养老院。

    今天天气很好,何思月正在院子里晒太阳,见蓝馨气势汹汹走来,她脸上的笑意倏地僵住,旋即扭过头,不想去搭理她。

    蓝馨像是习惯了何思月的态度,她压根不在意,直接绕到何思月面前,将dna报告摊开,一边咬牙切齿说:“轻轻根本就不是我女儿!我女儿呢?”

    何思月被她突如其来的咄咄逼人给吓一跳,“什么意思?轻轻……轻轻不是你女儿?”

    蓝馨冷笑:“呵呵,妈,您装得倒挺厉害的啊。轻轻不是我女儿,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何思月这才将低头看了看那张密密麻麻的报告,看到在最下面一行的结论,她呆了许久,才缓过神说:“挺好挺好,轻轻不是你女儿,我真为她高兴啊……”

    “你……”

    “好了,我已经知道了,你是不是可以走了?”

    何思月实在不想跟她聊下去。

    在她心中,无论轻轻是不是她的亲外孙女,都没有任何区别。

    有血缘关系,那又怎样?比如这个站在眼前的亲生女,还不如不生来得好!

    蓝馨被何思月的态度气得跳脚,但为了那套房子,她还是硬生生忍了下来,“妈,轻轻都跟你没任何关系了,你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一个嫡亲的女儿,喔,还有天容,她才是你外孙女,所以,你是不是可以把房子给我们呢?”

    “想得美!”

    何思月毫不犹豫拒绝。

    然而,蓝馨却十分不要脸地说,“我知道您在生我气。妈,您放心吧,我会回去跟向国说明情况,把您接回许家安度晚年的。沈轻轻这个外人,咱们还是不要麻烦人家了。”

    “呵呵……”

    何思月无语笑了两声,“这下怎么就不害怕被他知道我俩的关系了?”

    “您是我妈,血浓于水啊,前阵子您做手术,我不也给您捐骨髓了吗?如果不在乎您,我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的。妈,过去就让它过去吧,我承认我做得不对,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您总要给我尽孝道的机会,是不是?”

    蓝馨由衷说。

    她最大的目的,是为了那套房子,但却不可否认,对何思月,她仍是有几分真心。

    以前,怕自己未婚生子的事东窗事发,她不敢与何思月相认,现在反正沈轻轻都不是自己女儿了,她与那谁当年也没结婚登记过,当然就无所畏惧了。

    何思月像是看怪物那般看着她,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你是被鬼神附身了吗?”

    蓝馨听明白她话里的讽刺,脸黑成一团。

    咽咽口水正想反驳,就听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ps:去吃饭然后继续码字,月票很快就不翻倍了,还没投的宝宝们赶紧投哟,月票涨得快,我今晚更一万字才睡哇。拜托拜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