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6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十六)
    ,!

    沈轻轻幽幽睁开眼,发现自己双手双脚被绑得死死的,无论她怎么挣脱都无济于事,而她所处的地方潮湿又有一股难闻的海水味,由于不是第一次被绑,她第一反应便猜到,此时此刻,自己应该是在某条船上。

    很快,她的这个想法就得到证实,因为海浪突然间翻滚了一下,出于惯性,她的身子也随着一阵摇摆。

    到底是谁绑架了她?

    蓝馨吗?

    沈轻轻蹙着眉,脑海中不自觉闪过蓝馨的脸,旋即就被她否认。

    不,那个女人虽然自私,但并不像是有胆子做这种事的人。

    许天容?

    她也没那么大的能耐。

    沈轻轻将怀疑的对象一个一个剔除,却始终没有联想到顾冉冉身上,毕竟,在她的认知中,顾冉冉已死。

    她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是谁策划了这场绑架,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这时,关着的门吱呀一声从外边被打开。

    沈轻轻下意识扭过头望去,却在见到来人时,整个人霎时愣住,小脸上尽是不敢置信。

    顾冉冉……她没死?

    顾冉冉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好久不见了,嫂子!”

    这句嫂子,她故意加重了语气,落在沈轻轻耳里,只觉得满满的,全是恶意。

    沈轻轻打了个哆嗦。

    “怎么?见到我活得好好的,你很失望吧?”

    顾冉冉让保镖站在门口,自己慢慢踱步进来。

    沈轻轻下意识咽咽口水。

    知道顾冉冉一直痛恨自己,所以,在这个节骨眼,她也不可能声泪俱下去质问她为什么,于是,收起刚开始的震惊,她语调淡淡对顾冉冉说:“你想怎样?”

    “哟,都快死到临头了,还装逼?沈轻轻,你挺有能耐的啊。”

    顾冉冉一边说,一边踩着高跟鞋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瞪她。

    她的话语间无一不在透出对沈轻轻的厌恶,沈轻轻却置若罔闻,继续问她:“你想要把我绑到哪里?”

    “绑到非洲当ji女,如何?”

    顾冉冉笑眯眯道。

    “你——”

    她的话让沈轻轻的心猛地一跳,精致的脸蛋再也无法掩饰地泛起一缕恐惧。

    顾冉冉看她总算害怕了,不由得更加得意,“你可别心存幻想,以为我大哥会来救你。哈哈,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你丢了,哈哈……”

    “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轻轻瞪大眼,被顾冉冉搞得一头雾水。

    顾祁森怎么可能不会发现她丢了,怎么可能?

    沈轻轻心里拼命否认,可不知为何,见顾冉冉笑得那么肆意猖狂,她竟隐隐相信了她所说的话。

    糟糕,难不成……

    不,不可以!

    顾祁森一定不会认错人的,一定不会……

    她连连摇头,不断地安慰自己,神色十分惊惧痛苦。

    顾冉冉欣赏着她这副担惊受怕的模样,眼底的笑意愈发阴冷了,“不错嘛,沈轻轻,这么聪明就猜到已经有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替身在我大哥身边。哦呵呵,你说,看着最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睡了,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看着自己曾经的对手,假扮成自己的模样,不仅接管了自己老公,又霸占了自己一双儿女还有后半生的幸福,又是什么样的感受呢?哈哈,沈轻轻啊沈轻轻,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种生不如死,痛彻心扉的感觉呢?嗯?哈哈……”

    “……”

    沈轻轻闻声,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她死死地咬住唇瓣,想要忽略顾冉冉这段令人诛心的话,然而,明知道她是在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击自己,可偏偏,她却无法做到不受任何影响……

    “你……你说的那个曾经的对手,是谁?”

    好不容易,她总算挤出一句话出来。

    顾冉冉倒也不隐瞒,“白天天啊,还能有谁?噢,指不定你这两年混得风生水起,早就把那个曾经被你打压得无路可走的可怜女人给忘记了。”

    沈轻轻“呵”一声笑了。

    白天天被她打压?

    说出来要笑死人。

    分明就是她心术不正,一而再再而三地陷害自己,作茧自缚,怪得了谁?

    不过,跟顾冉冉这种人,也讲不了理。

    如果她三观正的话,也不至于三番两次做出这种绑架嫂子的事了……

    哎!

    沈轻轻心里暗暗叹气,这一刻,控制不住自己,疯狂地想念顾祁森。

    老公,你可千万要擦亮眼睛啊,假的轻轻哪有我可爱,呜呜,老公……

    胸腔迅速涌起浓浓的委屈,沈轻轻极力压住那股想要泪奔的冲动,做了个深呼吸之后,她冷眼看向顾冉冉,还是忍不住问出声:“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

    顾冉冉未料到她这个时候都能如此镇定,眸光迅速闪过一丝异样。

    “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你要屡次加害于我?”

    自从认识顾祁森以来,那一次又一次的意外,几乎全是这个女人的手笔,沈轻轻真的难以想象,会有人恨自己到要她去死的地步……

    讲真,虽然她不在乎顾冉冉,但还是有点难过的。

    “这个问题问得好!”

    顾冉冉语带兴奋开口,但下一句话却是,“不过,我拒绝回答。”

    沈轻轻垂眸,无奈地吐了一口气:“不说,我也能猜到原因。顾冉冉,你喜欢顾祁森,是吧?”

    讲到这,她抬起头,眸光如炬射向她,“喜欢一个人,不应该让他幸福吗?可你,对他做了什么?”

    顾冉冉嘴角的笑意倏然一僵,瞬间变脸:“你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肤浅,一辈子只知道情情爱爱!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跟你们说话,简直白费口舌!”

    她气急败坏讲完,立马转身往外边走。

    走到门口时,恶狠狠对保镖说:“把她给我看紧了,不许给她任何东西吃,包括水!”

    “是!”

    ……

    顾家老宅。

    嚎嚎啕啕的周岁宴进行了一整天,终于在晚上落下帷幕。

    送走宾客,顾祁森这才有时间与老婆孩子在一起。

    不过,嚎嚎啕啕早就玩累了,这会儿已被姚沐溪带到房间哄着睡觉,偌大的客厅,只剩顾祁森与“沈轻轻”两个人。

    ps:不好意思,可能因为前几天一直熬夜的缘故,抵抗力太差感冒了,现在很难受,我必须睡了,因为再写我也写不出来了,等明天好了再多更点,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