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8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十八)
    ,!

    海中央,某辆挂着皇室旗帜的奢华游轮。

    顶级的套房里,顾冉冉坐在沙发上,一边摇曳着杯中的红酒,一边与白天天发短信。

    当见到白天天竟让她将沈轻轻丢进海里喂鱼这条短信时,顾冉冉“哈哈”笑了出声,微眯的眼睛倏地迸出一抹极致的冷光。

    好一个白天天,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竟敢对本小姐指手画脚?

    呵!

    找死!

    顾冉冉敛起嘴角的笑意,阴着脸回复:“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命令我了????”

    她特地加了好几个问号。

    白天天看到信息,仿佛能想象顾冉冉此时森冷到极致的表情,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做了个深呼吸,忍气吞声回她:“不,不敢!主人,我错了。”

    顾冉冉看完信息,勾唇冷笑一声,接着将手机随意一抛,继续品酒。

    另一边,白天天迟迟等不到她的回复,只好吊着一颗心,走到隔壁的衣帽间。

    衣帽间一排排未拆封的大牌服饰,直接乱花白天天的眼。

    她知道,这儿其实并不是顾祁森与沈轻轻居住的地方,因为要准备嚎嚎啕啕的周岁宴,所以他们夫妻俩前几天才搬到这边来。

    于是,在白天天的认知当中,沈轻轻顶多也就放几套换洗衣服在这,谁知,现实会那么令人震惊。

    果真呐,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好美……

    好漂亮……

    女人一看到漂亮衣服,便如同蜜蜂见到了花儿,兴奋得不得了。

    饶是处于任务中的白天天,依然躲不过各种名品服饰的诱惑,左摸摸、西摸摸,恨不得将这些衣服全部穿到身上去。

    也正因为如此,她愈发嫉妒沈轻轻,也愈发坚定了想取代她的生活的决心。

    其实在未见到顾祁森之前,白天天并不怎么认同顾冉冉的做法,甚至还想过打退堂鼓、找机会逃跑,可在近距离与男神接触、亲眼所见他对沈轻轻的呵护宠爱之后,她发现,自己突然间就改变了初衷。

    人心,是贪婪的,而她白天天,本身也不是善良之人,正如顾冉冉所说的,既然已经决定踏上这条路,就没有回头的余地,所以,她也不想回头了,她只想享受这一份属于沈轻轻的幸福生活,将她最痛恨的沈轻轻狠狠地踩在脚底下。

    只不过……

    像沈轻轻那么狡猾的女人,只要活在世上一天,自己便一天都不会有安稳日子……

    也不知顾冉冉怎么打算的?

    看她那副样子,似乎并不想要沈轻轻的命,万一……万一哪天被沈轻轻逃了,她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不,不行,她得背着顾冉冉做点什么……

    白天天咬着唇,脑子迅速运转,拼命想对付沈轻轻的办法。

    ————

    冬天的温差特别大,特别夜里,更是寒冷交加,尤其,在海上。

    “哈秋——”

    “哈秋——”

    沈轻轻蜷缩在冷冰冰的地板上,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冷,刺骨的冷……

    她身子颤了颤,手脚和鼻子全被冻僵了,一整天滴水未尽,整个人难受得仿佛下一秒就要死掉一样。

    “哈秋——”

    “哈秋——”

    喷嚏一直不停地打着,她只能用力摩挲着双手双脚,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稍稍暖和一些。

    被绑到船上以来,她一直浑浑噩噩的,也不知时间到底过去了多久,也不知外面的情况是怎样,顾祁森发现自己失踪了吗?嚎嚎啕啕想妈妈了吗?还有还有,看外边的天色,现在已是深夜了,他们会不会……

    不——

    顾祁森一定不会这么残忍对待自己的!

    沈轻轻猛地摇摇头,极力抹去这个一想到就痛彻心扉的可能性,不断地安慰自己,顾祁森一定能够发现那不是她,呜呜呜,那真的不是她……

    呜呜呜,顾祁森,救我——

    呜呜,老公——

    沈轻轻原本只是在心里呐喊,然而,因为太难过,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嘤嘤啜泣出声。

    “老公,呜呜……”

    她一边哭,一边疯狂地想念顾祁森。

    想着他如天神般的俊颜,想着他对自己的宠溺,想着他与自己这一路走来的每一个脚印,脑海中每掠过一个画面,她的心就像是被刀子狠狠刺一次,一遍又一遍地泛疼……

    “呜呜呜,老公——”

    她越哭越伤心,凄厉的哭声在潮湿的房间内飘荡,令这个寒冷的冬夜,越发的渗人。

    守在门口的保镖被她吵得实在不耐烦,气急败坏打开门,“啪”的一下把灯打开,厉声痛骂:“臭娘们,大半夜的哭什么哭?”

    “呜呜……”

    沈轻轻被他的凶狠吓一跳,立马闭上嘴,只是,依然没能控制住扑簌掉下的眼泪。

    男人最怕女人哭,眼前这个也不例外,尤其,像沈轻轻这种顶级美女,哭一哭,让人心烦的同时,也让人不自觉心软了。

    这个保镖原本想教训她一顿,然后再关门重新守门口睡觉的,结果,见沈轻轻这副我见尤怜的模样,他口中那句“再哭把你扔海里喂鱼”硬生生卡在嗓子眼里,愣是发不出来。

    沈轻轻手脚被绑住,没办法擦泪,只能低着头,用膝盖上的布料胡乱地将眼泪抹干。

    那人见她总算乖巧了,便没再说什么,只警告一句“不许再哭”,然后就退出去,准备关门。

    这时,沈轻轻猛地抬头,可怜兮兮对他说:“这位大哥,能不能给我点热水喝啊?给我点热水喝,我就不哭了。”

    顾冉冉吩咐他们不许给她东西吃,连水都不给,而在这种大冷天,若再继续这么饿下去,不用等顾祁森来救她,她非活活饿死不可,因此,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办法先保命才对。

    沈轻轻不笨,她看得出,眼前这个保镖应该不至于那么冷血,所以,她便试着为自己争取一下。

    对方听到她的请求,第一反应当然是拒绝:“我们主子吩咐过,不能给你水喝!”

    “可是……现在她肯定睡觉了,你发发善心给我点东西吃,她也不可能会知道啊?求求你了,这位大哥,我要是太渴了,或者太饿了,就会控制不住自己想哭……呜呜呜……我也不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