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十九)
    ,!

    “行了行了,不就是一杯水吗?等着!”

    那人也是个脾气暴躁的直性子,见她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看着太过心烦,于是,不耐烦答应了。

    他走出门,在过道上取了一个一次性水杯,给她装了点热水,然后又倒回去,递到沈轻轻面前。

    沈轻轻双手被绑着,压根没办法将杯子接到手里,不由得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意思很明显,可以帮我把绳子解开吗?

    那人盯着她看了几秒,心想,她一个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暂时松开她的手应该也没事,因此,又不耐地说:“行了行了,老子好人做到底,帮你解开便是了。”

    话落,他将杯子放在旁边的地板上,动手帮沈轻轻解开手腕上的麻绳。

    沈轻轻朝他感激一笑:“谢谢你了,这位大哥,你真是好人!”

    这话,夹杂着几分吹捧,也有几分真心,毕竟,他们这些人之所以会绑架自己,只是遵从主子的命令,而他能够冒着被顾冉冉惩罚的风险为自己雪中送碳,已经很难得了。

    那人显然没想到沈轻轻会说他是好人,微微愣了一下。

    他们早已习惯了杀戮,习惯了血腥,却未曾想,会有这么一天,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夸自己是好人……

    尽管知道她是在讨好自己,但不可否认,男人心里还是乐滋滋的。

    沈轻轻双手很快就获得自由,她捧起温热的杯子喝起热水,一杯热水见底,总算没那么冷了。

    那人见她把水喝完,又再次把她的手重新绑上,接着便关灯退了出去。

    门,关上,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沈轻轻一个人。

    由于刚刚喝水的缘故,沈轻轻终于找回一点点力气。

    她试着挣扎手中的绳子,意外发现,这绳子竟不若之前绑得那么严实,若多费点劲儿,指不定还能够将绳子解开……

    思及此,沈轻轻心中一喜,使出浑身解数开始各种挣脱。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长达一个小时的艰苦斗争,她成功地将手中的麻绳解开。

    耶,太棒了!

    继续解脚上的。

    她不敢耽搁,弯腰飞快地解起捆住她双脚的绳子。

    这一次,比刚才容易得多,不用几分钟,她就能自由走动了。

    她不敢惊动任何人,也没时间感受这一份成功的喜悦,因为,她必须得找机会逃走。

    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她当然不会首先跳海,当初幸好有东方珏路过救了自己,今天……肯定没那么幸运了,况且现在是大冬天,身上衣服那么多,跳海不等于自杀么?

    所以,万万使不得……

    可除了跳海,她还能怎么办呢?

    难不成,由着他们的船继续往前开,越来越远离s市么?

    哎!

    烦!

    沈轻轻郁闷地敲敲脑袋瓜,深深认为,自己处于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真是不逃也是死,逃也是死……

    要不,还是先暂时按兵不动吧?

    无奈之下,沈轻轻只好选择这个保险的方法。

    她重新坐回原位,主动把自己的双手双脚绑起来。

    绳子打结非常有技巧,她只是稍稍更改了一下步骤,表面上看起来与刚刚的死结无疑,可实际上却非常容易挣脱。

    嗯,就先这样吧,好累,睡会儿再说……

    ————

    顾祁森让白天天回楼上休息之后,便直接走到厨房,吩咐佣人给她弄一杯红糖水。

    等佣人煮水的空档,他拿出手机,给秦瑄发一条短信。

    短信刚发完,佣人就将暖暖的红糖水装好,恭敬地对他说:“大少,红糖水弄好了,需要我端去给少夫人吗?”

    “嗯,去吧!”

    顾祁森微微颔首,淡淡对她说了一句,随后补充,“顺便告诉她,我在书房开跨国视频会议,让她先睡。”

    “好的,大少!”

    佣人欠欠身,端着红糖水上了楼。

    望着她的背影,顾祁森厉眸一眯,迅速泛过一簇冷光。

    他回到书房,锁上门,走到大班桌前打开电脑。

    这时,手机响起,秦瑄的电话打了进来。

    “怎样?有查到可疑人物进出大宅没有?”

    顾祁森冷声问,言语间,有着掩饰不住的愤怒与慌乱。

    是的,前所未有的慌乱……

    他发现,他的轻轻丢了,在他们顾家,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的轻轻居然丢了,而他,甚至连她是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

    想到这儿,顾祁森狠狠攥拳,眼底蕴满了浓浓的肃杀之意。

    “抱歉boss,今天进出顾宅的人,都透过指纹鉴定的,皆是邀请函上的人物,也是与顾氏来往紧密的人,照理说他们不会对少夫人不利,所以……暂时没有线索。”

    秦瑄越讲到后面,越没有底气。

    他们家的少夫人竟然丢了,此刻在boss身边的,居然是个冒牌货,这件事怎么看都觉得匪夷所思,可却偏偏真的发生了……

    哎,他们难辞其咎!

    “对不起,boss,请您责罚!”

    秦瑄心里既难受又愧疚,不加思索请罚。

    顾祁森不留情面训他,“在这种节骨眼,不许给我想有的没的,天亮之前,必须找到轻轻的位置,否则家法伺候!”

    “是!”

    秦瑄重重地应一声,别说天亮之前了,他恨不得现在就家法伺候,少夫人可是boss的命啊,万一真出了什么事,他敢保证,boss绝对会做出毁天灭地的事情来……

    挂掉秦瑄的电话后,顾祁森马上拨打崔拓的号码。

    崔拓刚从顾家老宅离开回到自己家,脱掉大衣准备洗澡,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敲震了震,响起悦耳的铃声。

    见来电显示上闪烁着一个“森”字,崔拓马上按下接听键,勾唇调侃他:“嚎啕之爸,这种时候不去抱老婆暖被窝,找我这单身狗有什么事?”

    顾祁森没心情与他说笑,直截了当表明来意:“轻轻失踪了,我要你帮忙,将s市所有的监控调出来!”

    “什么?弟妹失踪了?怎么回事?”

    崔拓倏地怔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顾祁森无暇跟他解释,“反正现在就有个假冒她的人在我家里,这个先不管,你先把监控调出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