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森轻:刻骨铭心点爱(二十)
    ,!

    听到顾祁森这么一说,崔拓一刻都不敢耽搁,一边穿回身上的大衣,一边拿起车钥匙讲着电话往门口走。

    要调全市的监控,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至少,需要有一定的装备,而这套装备目前不在家里,他只能匆匆离开,去了公司。

    “半个小时后,再联系。”

    上车后,崔拓挂掉电话,猛踩油门离开。

    顾祁森捏了捏疲惫的眉心,整个人无力跌坐在大班椅上,眼底陡然掠过一抹痛苦。

    轻轻……

    轻轻,你在哪里……

    他嘶哑地呢喃着她的名字,言语间蕴着浓浓的担忧与悔恨。

    都怪他!

    如果早知道坏人会那么神通广大,甚至还处心积虑找了个冒牌货,他就应该寸步不离守着她的。

    是谁?

    到底是谁设计了这一切?

    顾祁森眯着眼,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一张清丽的脸蛋。

    顾冉冉,是你吗……

    你没有死,对不对?

    虽说之前蒋胜涛有跟他提过这个怀疑,但后来警方一直追查都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慢慢的,顾祁森也就放下了这个事,岂料,今天轻轻就出事了。

    而除了顾冉冉之外,他真找不出想对付轻轻的人……

    又或者,那人想对付的,不是轻轻,而是他?

    留个假货在他身边,是想打探更多属于顾氏的机密?

    这个可能性也很大……

    不管答案是哪个,他现在最先要做的,就是第一时间找到轻轻……

    轻轻,宝贝,你一定要好好的!

    老公一定会尽快找到你……

    心中窜起一个无比坚定的念头,顾祁森立马又振作起来。

    现在时间紧急,他不可能在家里坐着干等消息,他,必须做些什么!!!

    思及此,顾祁森抿了抿唇,脑子飞速转动一下,倏地就想到一个可疑的人物:蓝馨。

    如果说今天受邀的嘉宾,当真有人要害轻轻的话,那么这个人,绝对非蓝馨莫属,她不仅有动机,她还曾经与轻轻呆一起过……

    顾祁森猛地握拳捶了桌子,心中懊恼无比。

    当时因为接到一个电话,说是顾氏制药在a国的工厂发生爆炸事故,他忙着去处理了,而在那样火急燎原的节骨眼下,他根本就无暇去思考蓝馨会有不良的目的,毕竟那是在顾家,且他还特地留下了贴身保镖保护她……

    或许,他应该顺着这个线索查下去!

    顾祁森很快就拿起电话,打给秦浩:“让小郭来一趟二楼书房。”

    小郭,便是下午保护沈轻轻的保镖。

    秦浩这时也在忙着找沈轻轻,听到顾祁森的吩咐,二话不说,第一时间就先找小郭了。

    小郭来得飞快,不用五分钟就抵达了。

    “boss——”

    他也知道少夫人丢了的消息,不禁觉得匪夷所思。

    “你下午跟着少夫人,可有异样?”

    顾祁森冷声问他。

    小郭是秦浩手底下数一数二的暗卫,从未出过状况,可偏偏……轻轻十有**是在他的眼皮底下丢的。

    这个认知,让顾祁森身上的温度陡然冷了几度。

    “回boss,没有!”

    小郭如实道。

    “没有?”

    顾祁森挑眉,明显不信。

    “是真的没有。”

    小郭非常肯定地说。

    可顾祁森却不买账,“你再想想!”

    “好!”

    小郭恭敬地鞠躬,然后,努力回想今天与沈轻轻相处的任何一个片段,最终将范围缩小,“boss,当时少夫人进到最东边那家会客室,属下只在外边守着,但提前检查了现场。少夫人与许家那位太太一起进去之后,许家太太呆了大概两分钟就出来,少夫人自己在里面呆了十多分钟。所以……属下猜测,少夫人很可能在那时被人抓走……”

    讲到这,小郭扑通一声跪下,“属下保护不力,请boss责罚!”

    “起来!”

    顾祁森是个很明理的主子,知道小郭已尽责,不会因这事惩罚他。

    “谢谢boss!”

    小郭感激涕零,内心发誓以后一定要更加卖力为顾祁森赴汤蹈火。

    而下一秒,他就有了这个机会——

    “你现在去一趟许家,给我神不知鬼不觉,把蓝馨和许天容抓到这个地方。”

    顾祁森说完,用钢笔龙飞凤舞写下一个地址,补充,“我随后就到!”

    “是!”

    小郭把地址记住,当着顾祁森的面撕掉纸条,扔进垃圾桶。

    他一离开,崔拓的电话便打过来。

    顾祁森迫不及待接起,“怎样?有线索了吗?”

    崔拓语带无奈:“事情很棘手。”

    “why?”

    “对方显然是害怕我们发现冒牌货后会查全市的监控,已经先一步将下午三点到晚上八点这个时间段的所有画面删掉,而且,他们的手段非常高超,巧妙地嫁接了以往的画面,除非是顶级黑客,否则根本看不出监控被做了手脚。”

    “……”

    顾祁森沉着脸消化完崔拓的话,咬牙切齿道,“也就是说,你那边一无所获?”

    崔拓叹气,“可以这么说!”

    “行了,我知道了。”

    顾祁森说完,不等崔拓开口,直接挂掉电话。

    刚挂线,拿起手机准备往外走,这时,传来一阵“叩叩叩”的敲门声。

    猜到来人是谁,顾祁森眼底划过一缕阴婺,紧接着,又恢复了一贯的清雅从容。

    他重新回到大班椅坐下,淡淡地说:“进来!”

    男人低沉的嗓音,不带任何一丝感情落入白天天耳里,她心跳骤时漏了半拍,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推开门。

    “老公,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白天天娇滴滴地说。

    顾祁森抬眸看了她一眼,见那张与他家轻轻一模一样的脸蛋,此时却完全没有任何心动,有的只是恶心。

    同样一张脸,安在不同的人身上,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呵!

    这个女人,不配拥有这样一张绝美无暇的脸,也不配叫他老公……

    顾祁森越想越恼,整个身体因愤怒而紧绷着,不过他演得很好,至少白天天并未发现他的异常。

    她步履轻盈走过来,手中端着一杯参茶,放在大班桌上,笑意吟吟开口:“知道你要开会,我特地给你煮了参茶,喝一口吧?”

    ps:你们说,森森怎么认出那是冒牌货的?今晚一共更新八千。晚安,票票投一投,明晚继续多更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