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1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二十一)
    ,!

    白天天的声音此时无比地温柔,也像极了沈轻轻关心自己的口吻,顾祁森禁不住有些恍惚,脑海中迅速闪过沈轻轻那张明媚的笑脸,心,在这一刹那,痛得无法呼吸。

    轻轻,你在哪……

    轻轻……

    他在心里疯狂呼喊着她的名字,有多想念她,就有多想将眼前这个假冒她的女人挫骨扬灰,然而,他不能,至少,暂时不能……

    在未搞清楚对方底细之前,他只能先稳住对方,免得打草惊蛇……

    白天天见顾祁森一直不搭理自己,心里不由得着急,于是,她赶忙绕过大班桌,走到他身旁。

    很想很想上前搂住他的脖子,可碍于这男人身上与生俱来的威慑力,在这一刻,她还是胆怯了,只好乖乖地站在他身边,小心翼翼提醒:“老公,茶快凉了。”

    女孩娇滴滴的声音再次入耳,顾祁森来回飘远的思绪,抬眸淡淡睨了她一眼,幽邃的眸光中,隐藏太多的情绪,有愤怒,有嫌恶,还有浓浓的讥讽……

    呵!

    若不是他对轻轻早已熟悉到骨子里,或许,就被她给迷惑了吧?

    幸好,他知道他的轻轻,因自小就出来兼职,勤工俭学干粗活的缘故,掌心中有一层薄薄的茧;

    幸好,他多留个心眼,随口试探了一句……

    对的,大姨妈!

    上一周她的大姨妈才刚来完,怎么可能这么快又来?

    所以,这个女人是冒牌货无疑了!

    顾祁森不敢再往下想,因为越想,他越控制不住那股想拆穿她真面目的冲动。

    无法忍受与这个女人在同一个空间呼吸,他索性站起身,假装无奈说道:“最近胃有些不舒服,医生让我晚上不能喝茶,你忘了吗?”

    啊?

    还有这事?

    白天天小心脏抖了抖,顿时泛上一丝紧张,就怕不小心自己就暴露了。

    不过,他应该还没看出自己不是沈轻轻吧?毕竟,如果他知道真正的沈轻轻丢了,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平静的样子……

    嗯,白天天,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暗暗做了心里安慰之后,白天天马上挤出一抹娇笑,解释道:“参茶不是普通的茶啦,也不伤胃的,但既然你不喝,那我就自己喝了喔。”

    “嗯!”

    顾祁森点点头,接着走到挂衣架旁,拿起在上面挂着的大衣穿上。

    白天天见状,立马瞪大眼,“老公,你这么晚还要出门?”

    “嗯,约了朋友喝酒。”

    顾祁森敷衍应了一句。

    白天天顺着他的话往下问:“什么样的朋友呀?”

    她心想,自己这话绝对没毛病,当丈夫的大晚上出门,说是要跟朋友喝酒,当妻子的肯定会问去哪儿喝、跟谁一起诸如此类的这些问题,因此,她问完顾祁森之后,还暗自窃喜,觉得自己越来越入戏了。

    白天天想得特别美,却万万没有想到,顾祁森的反应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你难道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些什么了吗?”

    男人低沉的声音陡然响起,夹杂着毫不掩饰的不悦。

    白天天被他突然大变的态度吓一跳,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应。

    她眨了眨受伤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吸了吸鼻子,干脆保持沉默。

    是的,这种时候说多错多,她还是充当哑巴好了。

    顾祁森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拆穿她,于是,直接告诉她答案,“哪个男人不出去应酬?你不要每次都问我去哪里,跟谁在一起,像个黄脸婆似的,讨人嫌!”

    “我……”

    原来,他们夫妻也没自己想象中那么恩爱,瞧,沈轻轻竟连问顾祁森去哪的资格都没有……

    也对,那两人身份差距那么大,双方在婚姻当中的地位,怎么可能会平等?

    “行了,我今晚不回来了,你早点睡。”

    话落,顾祁森再也不看她一眼,假装被她的态度激怒,冷着一张俊脸大步流星踏出房间。

    他一离开,白天天立马拍拍了胸脯:哎,总算走了。

    看样子,沈轻轻之前过得并不怎么好嘛,呵呵……

    白天天忍不住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

    顾祁森匆匆下了楼,一边往外走,一边给姚沐溪发短信,吩咐她明天一大早就将嚎嚎和啕啕送到苏晗那儿去,并且要避开沈轻轻。

    姚沐溪觉得特别奇怪,便回他:“为什么?”

    顾祁森简单编辑四个字发过去:“她是假的!”

    “好的,明白。”

    姚沐溪迅速回了短信,本来差点去见周公的她,因自家boss这条信息,瞌睡虫尽失。

    现在这个少夫人是假的?

    天啊,长得一模一样呢……

    幸好boss发现了,否则得多危险?

    少夫人在哪呢?boss是不是正到处找她?

    哎,可惜自己没能帮上忙,只能帮她保护两个宝宝了……

    思及此,姚沐溪攥了攥手心,躺在牀上翻来覆去,怎么努力都睡不着,一直到三更半夜,眼皮撑不住了才渐渐闭上眼。

    第二天一大早,姚沐溪就醒了,与她一同起床的,还有嚎嚎啕啕。

    “婶婶……早!”

    “婶婶……早!”

    两个宝贝奶声奶气的,异口同声,别提有多萌了,萌得让姚沐溪控制不住,抱着他们各自亲一口。

    “早,两个小宝贝。”

    姚沐溪眉眼弯弯笑了笑,与他们相处越久,她越恨不得自己也去生一个。

    帮宝宝们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姚沐溪便一手牵着一个下楼来到饭厅。

    他们今天起得特别早,白天天还没起床,因为据白天天对沈轻轻的了解,她一般是睡到**点才起的,既然想要取代人家,在这点上绝对要学得像。

    八点半,白天天总算从房间出来。

    “少夫人,早!”

    “少夫人,早!”

    一路上,时不时就有佣人跟她打招呼,大大满足白天天的虚荣心。

    她一路微笑摇曳来到饭厅,做任务那般问起嚎嚎啕啕,却被管家告知,他们早被姚沐溪送到爷爷奶奶家去了。

    “哦,原来如此。”

    白天天勾唇朝管家笑了一下,一想到今天不需要跟嚎嚎啕啕相处,她明显松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