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2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二十二)
    ,!

    管家神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接着说:“少夫人,您坐下,我去给您准备早餐。”

    “好的。麻烦您了。”

    白天天学着沈轻轻的口吻,亲切地对管家说。

    “不客气。”

    管家欠欠身,很快就转身走进厨房。

    不一会儿,一名佣人就笑眯眯端着托盘过来,“少夫人,这是您的早餐,请慢用。”

    佣人说完,直接把托盘放在饭桌上。

    白天天心情大好享受着这一切至高无上的服务,嘴角不禁咧开一抹灿烂的笑。

    然而,当她扭过头看到早餐的菜式时,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那是一碗放了无数辣椒的面条。

    轰——

    s市的饮食素来以清淡为主,身为s市土生土长本地人的白天天,更是一点都吃不了辣,而她亦知道,沈轻轻跟她一样,口味很清淡,可为什么这家里的佣人却偏偏给她准备这么一大碗辣面?

    天,她能不能不要?

    白天天费好大的劲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没别的早餐了吗?我今天不想吃面呢。”

    “喔,好的,那少夫人想吃什么?”

    佣人面色不改,恭敬问出声。

    “牛奶和三文治吧。”

    “好,您稍等!”

    “嗯。”

    ……

    坐在餐桌上等了一会,佣人就端着一杯牛奶和一小碟三文治过来。

    白天天伸手拿起三文治咬一口,立马难受得吐出来,“天啊,怎么会有辣椒?”

    尼玛!

    这分明是在恶整她吧?

    可为什么呢?

    她可是堂堂少夫人啊……

    难不成,沈轻轻在这个家当真一点地位都没有,佣人表面尊敬,私底下却想尽一切办法欺负她?

    嗯,以沈轻轻那性子,倒是有可能被欺负……

    白天天眸光闪了闪,突然认为自己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否则大家会对她有所怀疑。

    于是,她赶紧喝下一口牛奶压压辣,就听佣人忙不迭摆手解释,“少……少夫人,您忘了吗?你特别喜欢吃辣,每次吃三文治,都特别吩咐我们要加多几片辣椒啊。”

    这……

    是沈轻轻要求的?

    白天天一阵风中凌乱,下意识抬眸,探究般看了对方一眼。

    对方看起来非常委屈,确实不像是在说谎。

    我靠!

    这个该死的沈轻轻,什么时候口味变那么奇葩,无辣不欢了?

    啊啊啊,该死的!

    白天天气得肺疼,但没办法,只好忍气吞声扮演下去。

    只是……只是……吃辣简直是要她的命啊……

    硬着头皮用完早餐,白天天捂着被辣得发麻的嘴巴,面色难看回到沙发。

    这时,管家领着一个中年男人进来了。

    对方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一看就是医生。

    白天天眉心一跳,不知为何,心里顿时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果真,下一秒就听管家笑意盎然说:“少夫人,梁博士过来帮您打针了。”

    “打……打针?”

    天啊,这沈轻轻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啊……

    白天天原本难看的脸色愈发苍白。

    管家看着她如此惊讶的模样,不禁无比诧异:“对啊,上次您说身子不舒服,梁博士就每天早上过来一趟,帮您打一针调理身子。他就昨天没来,呵呵,你该不会忘了吧?”

    “没……没忘呢。”

    生怕露出马脚,白天天马上讪讪一笑,“我是以为可以不用再打了。”

    “打多一个月吧。”

    梁博士扶扶鼻梁上的眼镜,正色道。

    白天天:“……”

    她最怕的就是吃辣和打针,没想到今天一早,两样却同时遇上,这到底是有多倒霉?

    此时此刻,白天天不由得想,她的少奶奶日子才开始呢,可接下来会不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哎……

    ——————

    另一边。

    时间回到前一天晚上。

    顾祁森跟姚沐溪发完短信后,便打了个电话给管家。

    管家是他的心腹,所以,顾祁森压根不担心他会泄露任何秘密。

    结束与管家的通话,刚好走到停车场,顾祁森打开车门坐上去,一边发动引擎,一边拨打宫天祺的号码。

    虽然已是深夜,但他知道,宫夜猫现在肯定没睡。

    果真,宫天祺立刻就接起了电话。

    “三哥,找我啥事?”

    “沈轻轻丢了!”

    “啊?什么意思?”

    宫天祺一头雾水。

    顾祁森简明扼要告诉他事情的大概经过,未等宫天祺开口,他又继续说:“你去找梁博士,告诉他……”

    他将自己的计划讲了出来。

    宫天祺连应几声“ok”,心情沉重挂掉电话。

    沈拂晓从洗手间出来,敲见宫天祺放下手机,两条浓眉纠成一团,心事重重似的。

    她蹙蹙眉,语带关心问:“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你先休息,我出去找一下梁博士。”

    怕她担心,宫天祺并不打算告诉她沈轻轻不见了这事,一骨碌就从床上爬起来,手忙脚乱换衣服。

    “出什么事了?”

    沈拂晓明显不放心。

    “我三哥想跟梁博士要点东西,我帮他去取。”

    宫天祺故作轻松说,穿好衣服之后,他揉了揉她的脑袋,温柔地哄她:“你先睡,我去去就回来。”

    “嗯,那你路上小心点。”

    “没问题!走咯!”

    宫天祺不敢耽搁,急匆匆就走了。

    他家三哥交代他,到实验室拿一种特殊的药剂交给梁博士,让梁博士每天一瓶,注射到那个胆敢假扮他家三嫂的坏女人的身体里……

    呵,这招果真够狠,要知道,被注射那种药剂的后果,便是生不如死,看来,他家三哥这次,是彻底动怒了!

    宫天祺以最快的速度完成顾祁森布置的任务,兄弟爱爆棚的他,这种时候断不可能回家睡大觉,他干脆调转车头,火急燎原将车子开往顾祁森所在的地方。

    市郊,某座废弃的仓库。

    许天容与蓝馨惊恐地跪在地上,一个劲地对着围在她们身边的几个高大凶猛的男人磕头求饶——

    “呜呜呜,几位大哥饶命,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你们要把我和我妈绑到这呢,呜呜呜……”

    “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好不好?你们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只要你放过我和我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