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二十五)
    ,!

    “有心了。”

    顾祁森看宫天祺一眼,语带感激。

    他把最新情况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宫天祺没想到他家三嫂失踪这事竟跟蓝馨母女有关系,气得差点冲进去教训她们。

    “那现在除了查神秘号码是谁,咱们是不是应该回吉祥院找线索?”

    宫天祺忍不住提议。

    顾祁森颔首,“已经在找了。”

    他的话音刚落,手机突然响起。

    第一时间按下接听键,电波中传来崔拓的声音,“我费了点功夫,把你们顾家周边的监控恢复了。”

    “辛苦了!有发现没?”

    顾祁森忙不迭问。

    崔拓叹气,“就是没有才觉得奇怪。我看,要么就是你自己疑神疑鬼,你老婆根本没出事,要么……你们家有密道,而抓走她的人,敲非常熟悉顾家!”

    讲到最后,崔拓的神色愈发冷峻。

    哪怕顾祁森看不到他的表情,他也能猜出,崔拓与自己一样更倾向后者,甚至怀疑那是顾冉冉的杰作。

    该死!

    顾祁森攥紧手机,俊脸倏然一沉,“嗯,密道这事,只有我爷爷清楚,我这就回去找他!”

    他与崔拓聊多两句就挂掉电话。

    宫天祺见状,立马问:“三哥,怎么说?”

    顾祁森神色未见缓和,“我回家找我爷爷,暂时不需要你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我再给你电话。”

    “那好吧。”

    宫天祺并不精通找人,而且见顾祁森都已经广派人手了,在这个节骨眼自己亦帮不上太多忙,于是没再坚持。

    告别顾祁森之后,宫天祺迅速驱车回家,而顾祁森则是风一般赶回顾家老宅。

    此时,顾长谦已经入睡。

    顾祁森火急燎原走到他房门口敲门,可不知为何,平日一向浅眠的老爷子,竟是怎么叫都叫不醒。

    难道出事了?

    顾祁森蹙眉,眼底划过一抹担忧。

    老爷子的房间大门异常坚固,除非用钥匙或者很专业的器具,否则很难打开。

    知道这一点,顾祁森没有耽搁太久,立刻就下楼,去杨伯的房间找他。

    杨伯是爷爷的心腹,家里只有他有备用钥匙。

    “少……少爷?”

    杨伯被敲门声吵醒,披着大衣前来开门,见到顾祁森,不由得吓一跳。

    顾祁森直截了当开口:“爷爷房间的钥匙呢?刚刚怎么叫他都没有反应,我有点不放心。”

    “啊?”

    杨伯一脸震惊,反应过来,马上说道,“您等我一下。”

    他说完,赶紧转身,快步走回屋里取钥匙。

    拿到钥匙后,两人迅速往楼上走,不一会儿,就打开顾长谦卧室里的门。

    “爷爷——”

    见顾长谦躺在床上睡得特别沉,顾祁森禁不住大声喊他一句。

    “老爷子——”

    杨伯也跟着喊。

    顾长谦没任何反应,继续呼呼大睡,若不是他此时呼吸均匀,兴许他们会认为他已经不行了。

    “爷爷,您醒醒——”

    顾祁森用力推推他的肩膀,试图再次吵醒他,可惜老爷子压根没受影响,依旧睡得死死的。

    “奇怪啊,老爷子是不是病了?”

    杨伯喃喃自语,言语间尽是担忧。

    顾祁森黑着脸,“他应该是被人下了安眠药,我找梁博士过来看看。”

    他一边说,一边拿起手机给梁博士打电话。

    一听到老爷子有事,梁博士不敢怠慢,拎着医药箱气喘呼呼赶来了。

    帮老爷子检查一通,诊治的结果果真如顾祁森所料,老爷子是被人下了药。

    而且,这种药不是普通的安眠药,而是没任何解药的迷药,只有药效过了,才能醒来。

    听完梁博士的汇报,顾祁森眯起眼,格外不悦:“所以,你的意思是,不能让他快点醒?”

    “这个……”

    梁博士擦擦冷汗,在他迫人的目光下,只好硬着头皮说,“抱歉,真的无能为力!”

    顾祁森:“……”

    极力压抑住即将爆发的怒气,顾祁森冷声问:“最快什么时候醒?”

    “如无意外的话,算算时间,还有四个小时,药效应该就散了。”

    梁博士如实说。

    尽管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他隐隐猜到,这铁定跟沈轻轻有关,要不然,稍早之前,宫四少不会无缘无故拿着一堆药剂来找自己……

    “好,我知道了!”

    知道再逼梁博士也无济于事,顾祁森当即就打消了念头,转移话题道,“你今晚就在这住下吧,明天一早过去吉祥院打针。”

    “……是!”

    梁博士恭敬应一声,旋即退下。

    梁博士离开之后,杨伯关心问顾祁森:“大少,是出什么事了吗?”

    “是有点急事。”

    顾祁森随口敷衍一句,接着说,“杨伯,很晚了,您去休息吧。”

    “好!”

    杨伯点头,随后问,“那大少您呢?”

    顾祁森望向顾长谦,不加思索道:“我在这守着爷爷。”

    “那好吧。”

    见他主意已定,杨伯只好识相告退。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顾祁森祖孙二人。

    顾祁森靠在墙边,仰起头,盯着天花板,深邃的眸子里,尽是浓浓的痛楚与恼恨。

    如今看来,那个抓走轻轻的人,十有**是冉冉了……

    只有她,才最可能知道密道的存在,也只有她,才清楚,如果自己发现沈轻轻不见了,绝对会找爷爷问密道的事……

    呵,顾冉冉啊顾冉冉,你真要对你哥做到这么绝吗?

    顾祁森越想越恨,最后遏制不住攥起拳头,狠狠砸向坚硬的墙壁。

    鲜红的血,顺着雪白的墙壁缓缓流下,伤口处那剧烈的痛,却远不及他心底疼痛的万分之一……

    翌日清晨。

    顾长谦幽幽睁开眼,却被坐在他床边椅子上的顾祁森吓一跳。

    “你……你怎么在这?”

    他瞪大眼,兴许是刚刚醒来,说话声音有些嘶哑。

    “爷爷,吉祥院那儿,是不是有密道?”

    顾祁森直接问。

    像这种只有家主才能知道的机密事,换做以往,他是绝对不会主动问的,哪怕他极可能是下一任家主,可这一刻,他也顾不上其他,满心满眼,只有沈轻轻的安危。

    顾长谦微微一怔,显然没料到顾祁森一大清早跑来,就是为了问他这事。

    ps:今晚加班到很晚,状态也很差,写不出多少字,明天尽量更多点吧,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