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二十七)
    ,!

    知道是顾冉冉来了,沈轻轻赶忙检查绑手脚的绳子是否松了,然后,在门被推开的前一秒,立刻闭上眼睛装睡。

    顾冉冉踩着高跟长靴款款踏进来,见沈轻轻蜷成一团,冷得直哆嗦,不禁勾唇灿烂一笑:“早安啊大嫂,昨晚睡得好吗?”

    她笑意吟吟往沈轻轻走过去,也不管她是真睡还是假睡。

    沈轻轻不想搭理她,没有睁开眼。

    顾冉冉走到她旁边,抬脚踢了踢她,凉凉开口道:“这么冷的天,也能睡得着?看样子,是因为身上的衣服太多了吧?”

    沈轻轻被她这话气得直咬牙,干脆也不装睡了。

    她倏地张开眼睛,毫不客气碡去:“顾冉冉,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这么伤害你的家人,你就快乐吗?”

    “哈哈,家人?”

    顾冉冉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那般狂笑几声,接着恶狠狠瞪沈轻轻一眼,眉眼间潋滟无限的恨意,“家人?我那些所谓的家人,一个个恨不得我去死,这样的家人,你要吗?”

    “顾祁森很爱你!”

    沈轻轻忍不住道。

    当然,她所说的爱,是兄妹之爱。

    顾冉冉听到她的话微微僵了一下,很快,她又笑了,笑中夹杂着一抹化不开的怨,“是,在你出现之前,我相信我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可你出现之后,一切都变了……”

    讲到这,她看向沈轻轻,眼里加多一缕复杂的情绪,“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三番两次要加害你吗?对,你猜对了,就是因为他!”

    “我……”

    尽管自己早猜到这个答案,可这一刻,见顾冉冉亲口承认,沈轻轻心里依然难掩震惊。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永远都会是他最在乎的人,可你……你为什么要出现呢?你们明明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们明明不该有交集的,可你……为什么偏偏要去招惹他呢?”

    顾冉冉越讲越气愤,微眯的黑眸迸发出来的厉光,宛若点燃的熊熊烈火,足以将沈轻轻给灼伤。

    沈轻轻咬着唇瓣,无奈地眨眨眼,随后,一字一句无奈地说:“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其他的女人走进他的心里,难不成你想要他一辈子只守着你这个妹妹,永远单身吗?”

    “有何不可?”

    顾冉冉歇斯底里反驳。

    沈轻轻摇摇头,轻声叹息:“顾冉冉,现在回头还不晚,你爷爷,还有你哥,其实都在等你回家。”

    “呵,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心软放了你!”

    顾冉冉冷哼。

    沈轻轻如实回应,“我没这么奢望过,我只是不希望你再伤害那些真正爱你的人!”

    “说得你好像很伟大似的。”

    “我没这么想——”

    “噔……”

    沈轻轻话还没说完,旁边的地板上出现一把刀,是顾冉冉扔的。

    她讶异瞪大眼,对顾冉冉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懵。

    顾冉冉扯出一抹邪恶的微笑,“既然如此,你干脆在我面前自杀!”

    “什……什么?”

    她疯了吗?自杀?

    沈轻轻:“……”

    “你只要自杀了,我立刻回去自首,不再与顾祁森作对,怎样?”

    “……”

    “还是说,你不敢?”

    顾冉冉微微倾身,凑到她面前,嘴角勾起极致的讽刺。

    沈轻轻往后缩了一步,语带认真道:“人的命,是上天给的,只有老天爷,才能将它收回去。顾冉冉,你可以对你的生命,对你的人生不负责,但我不行!自杀这种蠢事,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不也就是怕死嘛。呵呵,还以为你有多爱顾祁森呢,也不过尔尔!”

    顾冉冉自顾自地说,接着弯腰把匕首捡起,拿到手中随意比划了两下。

    沈轻轻看着她拿刀子的动作,心里七上八下的,突然有点害怕她一个发疯,就刺到自己身上来。

    但在这个节骨眼,她只能强装镇定,不敢去激怒顾冉冉,因为她发现,顾冉冉或许有精神方面的某种疾病,根本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判断……

    哎!

    心里第n次叹气。

    两人一高一低对峙着,正当沈轻轻担心顾冉冉会对自己做些什么时,她终于把匕首收好,藏在口袋里,然后,转身往外走。

    沈轻轻偷偷松一口气。

    然而,未等她高兴太久,游轮突然发生剧烈的晃动。

    “啊——”

    “啊——”

    她与顾冉冉同时惊叫出声,还来不及搞清这是怎么回事,一个个可怕的巨浪汹汹扑来,而就在这一瞬,平稳行驶在海面上的游轮竟180度翻转,彻底淹没在海中央……

    她们这是遇到海啸了吗?

    失去意识之前,沈轻轻脑海中闪过这么一句话。

    ……

    另一边。

    顾祁森刚开车抵达海边,手机适时响起。

    见是宫天祺打来了,他立刻按下接听键,“怎样,飞机准备好了吗?”

    宫天祺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颤抖着声音说:“三……三哥,有个消息,你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

    顾祁森闻言,心头倏然一震,泛过几丝不安,“说!别这么磨磨唧唧的。”

    “刚刚接到消息,距s市东南方600海里左右的海面突然卷起一股灾难性的海浪,附近大大小小的船只都淹没了……”

    “什么?”

    顾祁森痛苦地瞪大眼,禁不住拔高音调,“你给我再说一次?”

    “也许三嫂没往东南走,我这就派人四面八方去找。三哥,三嫂是个有福气之人,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宫天祺极力安慰他,尽管,他知道自己此时的安慰十分乏力,毕竟,东南方向更快逃出国境,从常理推断,顾冉冉一定会选择往那边走……

    “我知道了,你去做吧。”

    顾祁森捏捏疼痛的眉心,声音难掩疲惫,“派多几辆专机和我一起前往东南,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沈轻轻。”

    “……好的。”

    宫天祺重重点了点头。

    挂掉电话后,顾祁森望着浩瀚无边的大海,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大约过了三分钟,直升机“嗡嗡”的声音传来,他飞速奔跑过去,身手矫健跑上飞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