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三十)
    ,!

    此时的顾冉冉,由于刚刚退烧,身体还很虚弱,她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压根没有力气。

    沈轻轻认真地烤着地瓜,又因为背对着顾冉冉,所以,没发现她这边的异状。

    顾冉冉试了几次都站不起来,干脆放弃,继续躺着打量沈轻轻。

    从她的角度望去,敲看到沈轻轻那瘦削的背影。

    这么冻的天,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毛衣,难道不冷?

    顾冉冉蹙眉,下一秒,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质地轻柔又十分暖和的外套。

    这衣服不是她的,难道是……

    想起来了,这是沈轻轻身上穿的衣服。

    顾冉冉咬咬唇,不知为何,一时间,心头竟莫名百感交集。

    若换做是她,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狠狠踩敌人一脚已经算很好了,怎么可能还善心大发,不仅救了对方,还把自己身上保暖的衣服都奉献出去了……

    这沈轻轻到底傻不傻?

    难不成她以为这么做,自己就会对她感恩戴德吗?

    哼,做梦吧!

    顾冉冉恼恨地瞪了她一眼,下意识攥紧身上的衣服,做了个深呼吸。

    许是她的动作太大,终于惊扰到沈轻轻。

    沈轻轻立马转过头,敲与顾冉冉微眯的眼睛对上。

    察觉到对方眼底复杂难辨的光芒,沈轻轻微微怔住,知道顾冉冉是在嘲笑自己,她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需要笑我傻,也不需要笑我太天真,毕竟,我不会奢望你因这事就选择放弃对付我。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做人的原则,刚好,我的原则是无法见死不救而已。”

    “呵呵……”

    未料到沈轻轻竟会跟自己开门见山说这些话,顾冉冉禁不住冷笑出声,“听说过农夫与蛇的故事吗?难道你不担心,把我救活了,会反过来伤害你的性命?”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没办法。”

    沈轻轻神色认真说,随后,话锋一转,“不过,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也杀不了我!”

    顾冉冉:“……”

    确实,她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怎么可能伤害得了她?

    思及此,顾冉冉俏脸一黑,整个人瞬间颓废了许多。

    沈轻轻见状,便不再搭理她。

    一阵烤地瓜的香气扑鼻而来,沈轻轻立马从火堆里翻出一个烤熟的地瓜,捧到鼻子前方闻了闻。

    “嗯,好香,好满足。”

    她眯了眯眼,嘴角溢出甜美的笑容。

    经她这么一说,顾冉冉也觉得饿了,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更是黑得彻底。

    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她握紧拳头,没好气瞪她一记。

    “咕噜咕噜……”

    肚子很不争气叫出声。

    顾冉冉赶忙伸手捂住,假装不屑地扭过头。

    沈轻轻余光淡淡瞥她一眼,接着说:“要吃东西吗?”

    “不用!”

    顾冉冉冷冷回应,她才不会吃她烤的东西。

    “不吃的话,饿死或者冻死,可就不关我事了。”

    沈轻轻凉凉开口补充。

    顾冉冉不出声,高傲得要死。

    沈轻轻扁扁嘴,“算了,不吃更好,我还担心被你瓜分一半,晚上饿肚子呢。”

    她说完,咬了一口香甜的地瓜,刹那间,只觉得整个身子都暖和了许多。

    顾冉冉闭上眼,强迫自己不去受那阵迷人香气的蛊惑,可肚子还是背叛了她,一个劲咕噜咕噜响个没完。

    最终,顾冉冉还是受不了了。

    她转过身,态度不甚友好地对沈轻轻说:“喂——”

    沈轻轻充耳不闻,继续吃自己手中美味的食物。

    顾冉冉当然知道她是故意的,不由得气炸,“沈轻轻,你给我把地瓜拿过来。”

    沈轻轻扭过头,朝她笑得格外灿烂,“不好意思啊,被我吃完了。”

    话落,她又故意摸了摸肚子,舒服地喟叹一句,“哇,好饱!”

    “你——”

    顾冉冉气得牙疼,若不是此时自己动不了,她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死丫头不可。

    “行了行了,不就一个地瓜吗?再给你弄一个就是了。”

    沈轻轻见好就收,拿起一根树枝在火堆里搅啊搅,不一会儿,又翻出一个地瓜。

    “烤得有些焦,不过应该更好吃。你要不要啊?”

    她转过头看顾冉冉,一边扬了扬手里滚烫的地瓜。

    顾冉冉嘴馋得很,这会儿也顾不上面子了,直接点了头,旋即命令:“拿过来!”

    然而,沈轻轻却不配合:“要吃就自己过来拿,我又不是你的丫鬟。”

    “你——”

    “哎呀行了行了,忘记你动不了,我就好人做到底呗,谁让你是我老公最在乎的家人呢。”

    沈轻轻拿起地瓜走向她,一边仍不忘记强调顾祁森很在乎顾冉冉这点。

    其实,正是因为知道这个事实,她才没办法做到真正仇恨顾冉冉,毕竟,如果没有顾冉冉陪着他一起长大,把他从自闭症的世界里一步一步带出来,兴许就没有现在的顾祁森了……

    所以,基于这点,纵使她痛恨顾冉冉,但为了顾祁森,她还是宁愿自己委屈一下。

    在沈轻轻走过来的空档,顾冉冉总算强撑着爬起来,背靠着墙壁。

    可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她又再次把力气耗光,难受地喘着气。

    沈轻轻走到她旁边,微微倾身把手中的地瓜递过去。

    顾冉冉伸手接过,嘴上却说:“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你以为说几句好听话,我就会放你走吗?”

    “随你怎么说。”

    不想再跟她探讨这些无意义的话题,沈轻轻掉头就走,当然,还顺手把自己的衣服抢回去,边走边穿上。

    “哇喔,好暖啊,刚刚可冷死宝宝了。”

    “你——”

    顾冉冉被她挑衅的行为气得肺疼,“哼,等我体力恢复,你就等死吧。”

    “啊哟,我怕怕!”

    “你——”

    “顾冉冉——”

    沈轻轻突然停住脚步,就在顾冉冉附近的石头上坐下。

    顾冉冉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幽深的眸光闪烁一下,就听沈轻轻语气有些感伤地说:“你一向怨天尤人,认为一切不幸是顾家造成的,把顾家当成这辈子最大的仇敌,可你知不知道,爷爷和顾祁森……他们有多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