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三十四)
    ,!

    沈轻轻一时不注意,脚没刹住,直接撞到顾冉冉的后背。

    “噢,sorry!”

    她赶忙道歉。

    顾冉冉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冷着脸,神色十分严肃。

    沈轻轻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这样子的顾冉冉有些不正常,不禁蹙蹙眉,问:“怎么了?”

    顾冉冉依旧没搭理她。

    沈轻轻摸摸鼻子,只讨了个没趣,就见顾冉冉猛地闭上眼睛,接着很快又睁开,压低声音对她说:“不想死的话,就躲起来!”

    “啊?什么?”

    风有些大,沈轻轻听不清她的声音。

    顾冉冉见时间不多,没好气推她一把,“快躲起来!”

    “躲?哦!”

    虽然不知道为何她会让自己躲起来,可见她样子挺吓人的,也不知为何,在这一刻,沈轻轻竟就这么被唬住,乖乖听话,迅速躲到旁边的大石头后边。

    石头周围全是杂草,倒是能将她娇小的身子掩盖住。

    顾冉冉神色复杂往她的方向看一眼,随后,又恢复一贯冰冷的模样,挺直背脊往海滩走去。

    沈轻轻偷偷将脑袋探出来,骨碌碌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顾冉冉的背影,不停地猜测她让自己躲起来的目的,难道,是有人来了吗?

    这个认知,让她的心跳陡然间漏了一拍。

    如果真有人来,会是谁呢?

    是顾祁森的人,还是顾冉冉的?

    正常情况下,应该会是前者吧?

    毕竟,顾冉冉肯定是不希望顾祁森找到自己的,而如果是后者,她又何必让她躲起来呢?

    沈轻轻咬着唇,愈发认为是顾祁森派人来了。

    所以,要出去吗?

    还是……再等等?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经过一番纠结,最终决定暂时按兵不动,看看顾冉冉那边的情况。

    正当她脑海中挣扎不已时,一辆直升飞机突然在空中出现,慢慢地从海中央飞过来。

    果真,有人来了!

    沈轻轻下意识瞪大眼,双手合十,拼命祈祷是顾祁森。

    可惜,这一次老天爷并没有站在她这边,因为,不一会儿,直升飞机就在沙滩上停下了,而从飞机上走下来的那群人,压根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

    他们人高马大,表情格外冷酷,乍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为首的,是一个十分年轻的男子,他的外表非常出众,只不过,眉眼间那抹邪妄的戾气,却是硬生生为他的颜值扣了不少分。

    这个男人很危险!

    沈轻轻暗暗腹诽,同时,有些好奇他的身份。

    看着他步履矫健走向顾冉冉,嘴角挂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眼神更是充满掠夺,这让沈轻轻禁不住想到五个字:老鹰与小鸡。

    男人是凶狠的老鹰,而顾冉冉,当然就是那只小鸡了,尽管,这个比喻其实不太恰当,但沈轻轻就是有这种感觉,认为那两人之间的关系,约莫如此。

    距离隔得不远,沈轻轻耳力又好,于是,他们的谈话,一字不漏落在她的耳中。

    “厉害啊,这么快就找到这了!”

    顾冉冉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喜怒哀乐。

    “哈,那是,也不看本殿下是谁!”

    男子轻笑,随后,抬手勾起她的下巴。

    顾冉冉板着脸“啪”地一下就拍掉他的手,冷声道:“既然是来接我的,那就快走吧。这里太冷,我不想呆了。”

    她说完,旋即转身往直升机的方向走。

    沈轻轻见状,整个人瞬间懵住了。

    顾冉冉……顾冉冉竟然没有把自己供出去?

    她这是打算放过自己了吗?

    可为什么呢?

    沈轻轻唇瓣颤了颤,这一刻,心里有一股暖流涌起,渐渐填满整个胸腔。

    她以为男人会听顾冉冉的话,与她一起走上直升飞机,谁知,她还是低估了那个男人的敏锐程度。

    “等等——”

    顾冉冉刚走两步,就被他叫住。

    顾冉冉背着他,迅速敛去眼底的异样,然后缓缓转身,挑眉,“怎么了?”

    她问这句话时,沈轻轻亦是屏佐吸,内心害怕得要命。

    妈妈咪呀,他该不会是发现自己了吧?

    嘤嘤嘤,怎么办?

    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善茬,指不定就是他指使顾冉冉干那么多坏事的,而自己若是落到他手里,还能有活路吗?

    沈轻轻一边想,一边冒冷汗。

    怕引起对方注意,沈轻轻动都不敢动,任由冷汗刷刷地流,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菩萨保佑,让那个危险的男人快点走吧,只要他们走了,她就暂时安全了……

    呜呜呜,菩萨保佑,保佑……

    沈轻轻心里不断地祈祷着,可接下来,男人的声音,却将她仅有的一丝希望捏碎——

    “这岛上,只有你一个人?”

    果真,她还是被发现了吗?

    沈轻轻小脸煞白,霎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顾冉冉倒是比她淡定多了,“不是还有你们?”

    “呵!”

    布鲁克闻声冷笑一下,“索菲亚,没想到时隔几日不见,你倒是学会幽默了。”

    “过奖!”

    顾冉冉不慌不忙应了一声,继续说,“岛上确实只有我一个人,也不知其他人哪去了。”

    “整艘船都翻了,只活下来几个人。”

    布鲁克如实道。

    他也是因为找到了那艘船,才一路搜寻来到这儿。

    “喔,沈轻轻呢?有找到她吗?”

    顾冉冉假意问。

    沈轻轻一听到她提自己的名字,一颗心又被掉到半空中。

    布鲁克“哈哈”笑了两声,突然抛下顾冉冉,往另一边的沙滩走去。

    顾冉冉不明所以,但还是强装镇定跟上。

    沈轻轻眸底掠过一抹慌乱,踌躇着要不要干脆往山林里边跑,毕竟,现在偷跑的话,不至于那么快被抓到……

    她紧张地攥攥手心,刚想悄悄移动身子,就听男子质问的声音如同冬日里的冰雪,让人霎时间冷到了骨子里——

    “索菲亚,我再问你一遍,这个岛上,是不是就你一个人?”

    顾冉冉面不改色:“是!你还要我说多几遍?”

    “啪、啪——”

    清脆的掌声响起,布鲁克用力拍了拍掌,接着,恶狠狠说,“那么,你来告诉本殿下,前边那两排大小不一的脚印,是你自己印上去的吗?”

    ps:弱弱地求点月票、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