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森轻 刻骨铭心的爱(三十九)
    布鲁克坐在沙发上没有防备,被文件砸个正着。

    额头被文件壳的边角砸伤,霎时间,鲜红的血液缓缓溢出来。

    布鲁克拿起纸巾擦了擦,对于自家父亲如此粗暴的行为,倒也不恼。

    他将沾满鲜血的纸巾随手丢进垃圾桶,凉凉开口说:“父王,别的事情,我可以答应您,但沈轻轻,我真没打算放人。顾祁森要是有本事,就让他放马过来呗,本殿下正好可以挫挫他的威风!”

    “所以,你这是死活不听劝了?”

    奥德里奇眯起精锐的眸,一张老脸布满阴霾。

    “对!”

    布鲁克毫不犹豫说。

    “给我滚!”

    “父王——”

    “我不想再见到你!等你什么时候把那一屋子的女人清理了,你再来见我。”

    奥德里奇说完,直接背过身,不理他。

    布鲁克只好耸耸肩,“行,那儿臣告辞了!”

    话落,他从桌上抽出几张纸巾捂坠在冒血的额头,大阔步走了。

    他一离开,奥德里奇重重叹一口气。

    这孽子……

    迟早有一天得死在女人手里!

    哎!

    ……

    另一边。

    顾冉冉跟范洛斯一起回到f组织。

    范洛斯果真没有骗她,劳多尔确实身受重伤,已经住进加护病房,奄奄一息了。

    许是察觉到有人靠近,劳多尔徐徐睁眼,见顾冉冉身姿笔挺站在床边,他微微怔住,在看到顾冉冉旁边的范洛斯之后,朝他使了个眼色。

    范洛斯意会过来,微微倾身,帮他把氧气罩拔掉。

    “父亲——”

    顾冉冉淡淡叫了他一声。

    虽说她与劳多尔是父女关系,但两人之间的情分却是很浅,至少,顾冉冉对他是无一丁点感情的。

    如今,见平日里无坚不摧的他躺在病牀,整个人如破碎的玩偶般毫无生命力,她心里亦是刮不起任何风浪。

    “索菲亚,你来了……”

    劳多尔声音嘶哑说出这一句话,随后,看向范洛斯,勾起一抹浅笑,“谢……谢……你把她带……带来,范洛斯。”

    “不客气!欠你的最后一个人情,必须还。”

    范洛斯语带认真说。

    他的话,让顾冉冉不禁拧眉,心底觉得有些怪异,但这种怪异从而何来,她一时间仍未理清。

    “索……索菲亚——”

    恍惚之际,就听劳多尔在喊她的名字。

    顾冉冉缓过神,“有什么事,说吧。”

    “我……我应……应该……是……he……撑……撑不过这一关了,以……以后,f……f组织就……就靠你了……”

    由于身体的状况格外糟糕,劳多尔几乎是费尽了力气才总算把话讲完。

    顾冉冉闻声,震惊得瞪大眼。

    什么叫f组织就靠她了?

    范洛斯呢?

    要知道,他可是呼声最高的接班人……

    想到这儿,顾冉冉立马看向范洛斯,却见他面不改色,似乎一点都不受劳多尔这句话所影响。

    顾冉冉心头的怪异感愈发强烈。

    她下意识攥紧手心,忍不住问:“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的反应在劳多尔预料之中,只不过,劳多尔现在说话太过困难,于是,向来寡言的范洛斯便替他解答了,“我不是你父亲的亲生儿子!”

    “什……什么?”

    顾冉冉更加意外。

    范洛斯不是劳多尔的儿子,也就是说,她是唯一的继承人?

    那她以前拼死拼活跟范洛斯争地盘争权力,又是图什么?

    顾冉冉瞬间风中凌乱了。

    她咬着唇,语调微颤问劳多尔,“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he……he……”

    劳多尔想告诉她,谁知一口气提不上来,压根说不出话。

    “算了,你说!”

    顾冉冉只好将视线投到范洛斯身上。

    这会儿知道他不是来跟自己抢地位的,顾冉冉倒没像以前那般忌惮他了,因为,她看得出,劳多尔非常相信这个人,或者说,劳多尔应该清楚范洛斯不会对f组织存在不该有的心思,所以才把他当心腹。

    范洛斯抬眸望向劳多尔,见劳多尔轻轻点了下头,他这才开口告诉她,“你父亲对我有过救命之恩,为还人情债,我便答应留在f组织帮他锻炼你。虽然你最近的表现差强人意,但以你父亲这种状况,估计撑不了多久,所以你必须尽快接手f组织。”

    若顾冉冉没记错,这应该是范洛斯跟自己说过最多话的一次,而他的话音刚落,她就迫不及待问,“那你呢?”

    范洛斯冷声说:“我会离开!”

    “去哪?”

    “回家!”

    “你家在哪?”

    “无可奉告!”

    顾冉冉:“……”

    深吸一口气,她很快就调适好自己的心情,接受事实。

    于是,她重新将氧气罩帮劳多尔戴上,语气十分认真地说:“行,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经营f组织的,您放心!”

    劳多尔微微颔首,疲惫地闭上眼。

    这时,范洛斯又说:“继任f组织统领之前,你有一件事必须去做。如果成功,才能获得各大长老点头,得到统领勋章。”

    “什么各大长老?f组织还有各大长老?前所未闻啊!”

    未料到半途居然还杀出一堆乱七八糟的长老,顾冉冉有些不耐烦了。

    “呵……”

    范洛斯难得勾起一抹笑,笑意很轻很浅,却充满讽刺,“你虽为劳多尔唯一的孩子,但对f组织却仅一知半解。f组织背靠神龙集团,神龙集团内的各大长老拥有话事权,你父亲也要听他们指挥。他虽提名了你,若你没能力,照样被换下!”

    顾冉冉眼神陡然变冷,半天不吭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总算挤出一句话:“这个神龙集团是什么来路,说清楚!”

    “我只听你父亲提过,它非常庞大,f组织仅仅是它其中一个机构。”

    范洛斯如实说。

    顾冉冉眸光闪了闪,干脆放弃打探,转移话题,“那件我必须去做的事,是什么?”

    “杀了沈轻轻!”

    “啊?”

    顾冉冉嘴张成o型,一脸难以置信,“杀了沈轻轻?why?”

    记得之前,劳多尔还屡次警告她不许得罪顾祁森,怎么这会儿,组织却让她去杀沈轻轻了?

    ps:如果看文很仔细的亲,应该会留意到,我很早之前有埋过一根线,就是顾祁森去查当年案子的时候,他查出背后有一只很强大的手在操纵着,嗯哼,我这不算剧透哟,算是小小点醒一下。明天要去长沙参加网站的作者年会,一大早的高铁,所以我得睡了,宝贝们晚安喔。最后再狂求月票哇,你们投月票,我明天在高铁上用手机码字更新,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