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 森轻 刻骨铭心的爱(四十)
    范洛斯看了顾冉冉一眼,眼神复杂,似乎在思索着该不该告诉她。

    顾冉冉迟迟听不到答案,不由得有些气急败坏,“不明不白的事,我不会做!”

    “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对付她?怎么现在反倒是不愿意了?”

    范洛斯不禁反问。

    “哼!”

    顾冉冉冷哼出声,旋即道,“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呵……”

    范洛斯又冷笑。

    顾冉冉有些恼羞成怒,“你笑什么?”

    “这个问题我也拒绝回答!”

    “你——”

    “好了,说正事!”

    范洛斯迅速敛起嘴角的弧度,说,“顾祁森得罪了上面的人,这个理由够吗?”

    “你的意思是……顾祁森得罪神龙集团的人,对方想对付他,所以想先从沈轻轻下手!”

    顾冉冉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原本就黯的眸光,一点一点沉下去。

    范洛斯颔首,“对!”

    “如果我拒绝呢?”

    顾冉冉试探道。

    若在以前,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答应,然而现在,她却动摇了……

    她绝不会承认是在那个孤岛上,沈轻轻给予过自己一丝丝的温暖,所以才不想要她的命,她只是不想,利用沈轻轻去对付顾祁森而已,因为,经过这一次,她已经无比清楚地明白顾祁森对沈轻轻的爱有多深,如果沈轻轻死了,顾祁森应该也会生不如死吧?所以……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范洛斯斩钉截铁掐灭顾冉冉的念头,一点余地都没有留给她,“你不接这个任务,他们会直接派人出手,而你则会因为违抗组织的命令,面临严苛的惩罚!”

    换言之,不是沈轻轻死,那就是她死了……

    顾冉冉小脸一阵煞白,下意识望向一直闭着眼睛的劳多尔。

    许是感受到她凌厉的视线,劳多尔抬了抬眼皮,缓缓睁开眼。

    顾冉冉攥紧手心,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一些,“他说的是真的吗?”

    “嗯……”

    劳多尔艰难地点了下头,含糊不清应一句。

    顾冉冉见状,垂眸思考一番,随后,下定决心冷冷地说:“好,这个任务,我接了!”

    ……

    ————

    顾祁森一下飞机,便直接去了苏晗家。

    “baba……”

    “呜呜baba……”

    正在哭闹的嚎嚎啕啕一见到风尘仆仆赶来的爸爸,立马丢掉姚沐溪塞给他们的玩具,争先恐后扑过去。

    宝宝们虽然刚满一岁,可奔跑的步子却很稳,完全遗传了父母在运动方面优良的基因。

    手足无措哄着宝宝的姚沐溪,见自家boss来了,不自觉松口气。

    唉,他再不来的话,他们这么多人,真的搞不定嚎嚎啕啕兄妹俩了……

    “baba,baba,想麻麻哇呜……”

    两个孩子边跑边哭,凄凄惨惨的样子,让顾祁森眼眶不禁一湿,霎时间,那股痛彻心扉的感觉,又再一次汹涌而来。

    轻轻,我和宝宝们都想你了,好想你……

    轻轻,你在哪?老公没用,老公把你弄丢了……

    对不起,宝贝!

    对不起……

    顾祁森强忍着心中的疼痛,蹲下去,双手将孩子们拥到怀里。

    “呜呜,baba……”

    两个宝宝紧紧抱住他,一个抱住他的脖子,一个抱着他的手臂,小小的身子依靠在爸爸怀里,原本是很和谐的画面,在这一刻,却充满了伤悲。

    在一旁的苏晗和姚沐溪见状,亦是受到感染,红了眼眶,特别是苏晗,她禁不住背过身,偷偷抹去眼角的泪。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对待她的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

    老天爷啊,就不能让他们一辈子安安稳稳地度过吗?

    呜呜呜,如若可以,她真想用自己的幸福,去与他们交换……

    呜呜呜,求求您了,让我们家轻轻早点回来,好不好?

    ……

    顾祁森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接着重新睁眼,对他们温柔一笑:“妈咪很快就会过来了,宝宝们先跟小溪阿姨去午睡一下,睡醒了就看到妈咪了,嗯?”

    现在已经是中午一点多,正是午休的时候,这两个小家伙这几天一直哭闹不肯睡觉休息,顾祁森着实担心他们。

    “真的吗?”

    嚎嚎吸吸鼻子,瞬间停止了哭泣。

    啕啕一听可以看到妈咪了,也眨巴着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看他。

    顾祁森“嗯”一声点了点头,抬手摸了摸他们小小的脑袋瓜,笑着说:“对的,爸爸现在就去接妈咪,你们赶紧去睡觉。”

    “嗯嗯,好!”

    兄妹俩总算破涕为笑。

    姚沐溪见boss 两下半就把孩子们哄好,不禁心生佩服。

    不过……少夫人不是还没找到吗?

    他怎么……

    她疑惑地看向顾祁森。

    顾祁森低声开口,“带他们去午休,其余的你别管。”

    “……是!”

    既然boss都这么说了,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她还是遵照执行就好。

    姚沐溪很快就带着孩子们离开,这时,佣人们也都退下了,偌大的客厅,只剩顾祁森,还有苏晗。

    顾祁森按了按酸疼的眉心,就见苏晗走过来,一脸关心问:“中午有吃东西吗?家里还有汤,我给你舀一碗?”

    “不用了,谢谢。”

    他想都不想直接拒绝。

    毕竟,现在这个时候,哪有心情吃东西?

    苏晗就知道顾祁森会这样说,她摇摇头,无奈叹气:“你这几天肯定是不吃不睡吧?再这样下去怎么行呢?就算吃不下,也要逼自己吃一些,要不然,哪有精力去找轻轻?轻轻要是知道你这么糟蹋自己,也会很心疼的!”

    “……”

    顾祁森沉默。

    苏晗干脆转身往厨房走,很快就给他端来一碗老过汤,“喝下去!”

    她的声音虽然轻柔,却带着一抹不容拒绝的魄力。

    顾祁森微微怔住,缓过神来时,她已经用勺子舀了一口汤,送到他嘴边,就好像是,喂孝一样……

    心,霎时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顾祁森如同魔障那般,竟真的张嘴,喝下她喂来的汤……

    一口又一口,汤碗很快见底。

    看着他如此配合,苏晗眼底有一簇泪光迅速闪过,安慰之余,却又心疼极了。

    ps:高铁上用手机码一章。么么哒。月票碗里来,我就不虐那么久了,让轻轻早日回家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