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2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四十二)
    ,!

    她不知道为什么顾祁森突然之间要给她看这样可怕的场景,只是,心里那抹不好的预感在这个节骨眼却是越来越重,就好像那只小白兔就是她自己一样,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一定不会的!

    白天天猛地摇摇头,想将脑海中那个荒谬的念头抹去,可是下一秒,她就听顾祁森用一种宣判她死亡的口吻,一字一句无比冰冷地说:“看到了吗?这……就是你不久之后的下场!”

    轰——

    像是验证了自己的猜想那般,白天天双脚虚软,瘫坐在地上。

    不,不会的……

    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变老变丑……

    “啊——”

    白天天猛地尖叫出声,双手急忙捂住脸颊,不断地在脸上摸来摸去。

    啊,她的脸……

    对的,她的脸这几天明显变黑变粗糙了,原以为是被顾长谦那老家伙威逼去田地干农活所致,她还想等过段时间可以去做做美容保养补回来,倒不曾想,罪魁祸首竟是梁博士,而她,即将像那只小白兔一样了吗?

    “啊——”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顾祁森,我是你老婆啊——”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受不了这样沉重的打击,白天天这会儿也藏不住了,歇斯底里尖叫出来。

    她的叫声凄厉又充满质问,让梁博士不自觉抬手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其实,他亦是不明白,为何他们家大少骤然会对自己的妻子下毒手,毕竟,曾经他们是那么地相爱……

    难道说,豪门世家里,女人真的只是用来生孩子的机器,而沈轻轻已经生完了两个孩子了,所以,就可以被抛弃了吗?

    这也太悲催了,唉……

    思及此,梁博士不禁有些同情眼前这个情绪处于崩溃边缘的女人,可怜的她,已经彻底不再青春貌美了,而他,是执行这一切的刽子手……

    没办法,他忠于大少,不管大少做任何决定,哪怕他心底有疑惑,他都必须全力执行……

    对不起了,少夫人!

    梁博士在心里默念,却是怎么想都想不通,为何大少要这般狠心去摧毁一个曾与他相濡以沫过的妻子……

    于是,他下意识看向顾祁森,想从他脸上窥视出一丝端倪。

    也不知顾祁森是隐藏得太好,还是太过冷漠无情,此时此刻,他眼角眉梢间的情绪,居然淡得像是在看陌生人似的。

    奇了怪了……

    再怎么没感情,也不至于这样吧?

    梁博士百思不得其解,白天天依旧歇斯底里大喊大叫,而这时,顾祁森突然开口了,“看来,你是已经知道这几天给你注射的不是普通的营养针了,所以,是想恢复原先的样子,还是在几天后变成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全在你一念之间……白、天、天!”

    轰——

    当顾祁森咬牙切齿喊出白天天这三个字时,白天天只觉得脑袋一阵剧痛,刹那间仿佛要炸开一样,眼睛瞪成铜铃,完全是见鬼那般看向顾祁森,颤抖着的唇瓣一张一合,想说什么,喉咙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勒住,愣是发不出任何声音。

    “白天天?”

    梁博士疑惑地念了出来,很快,就联想到某个可能,嘴巴微张,无比惊讶。

    “这……假的?”

    天,怪不得……

    但,如果这是个冒牌货,那真的少夫人哪去了?

    会不会遇到危险了?

    想到这儿,他又立马看向顾祁森。

    顾祁森眯着眼,深邃的眸子绽出极致的冷光,如刀般锋利射过来,道:“你当真以为我顾祁森是个瞎子,看不出你与我太太之间的区别?你当真以为顶着那张几乎跟她一模一样的脸,就可以顶替她的生活?太可笑太天真了,呵!”

    “大少,您怎么发现这是假的?”

    梁博士忍不住问。

    他是他们的家庭医生,这几年也帮沈轻轻看过无数次病,但说来惭愧,他是真的分辨不出来。

    “我自己的老婆,怎么可能辨不清真假?”

    他的轻轻,无论变成什么模样,他都绝对会把她给认出来,相反,那些不自量力想冒充她的,他当然也不可能让她们得逞……

    “那倒也是!”

    梁博士汗颜。

    除了暗暗赞叹他们夫妻情深之外,他便不再开口了。

    这时,白天天总算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她太惊恐了,他认出她是假冒的也就罢了,为何还会知道她叫白天天?

    难不成,顾冉冉已经暴露了吗?

    那沈轻轻呢?

    她到底死了没有?

    原本她还在幸灾乐祸沈轻轻婚姻没那么幸福,谁知,结果却是如此可笑……

    呵呵!

    原来啊,一切的一切,只是顾祁森要恶整自己而设下的局……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狠?”

    让一个女人痛失青春和美貌,这比要了她的命还难受,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因此,未能顾祁森回答为什么会知道是她,白天天又再次吼出声。

    “狠?呵!”

    顾祁森轻笑,笑意却不达眼底,“陷害我妻子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觉得自己狠?”

    “我——”

    “除了顾冉冉之外,还有谁是同党,给我从实招来!”

    顾祁森冷冷质问,阴森的气息滚滚袭来,让白天天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摇摇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呜……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看来,你是不想让你的家人活命了!”

    顾祁森见她不配合,索性亮出杀手锏。

    白天天吓得立马摆摆手,“不!你怎么可以……”

    “说!”

    “呜呜……”

    “秦瑄,给我把白家轰了!”

    “是!”

    在外面守着的秦瑄恭敬应声。

    “不不不,我说我说……”

    生怕顾祁森当真会对她的家人不利,白天天只好松口。

    她垂下眸,深吸一口气,接着一五一十将自己知道的事实讲出来,“你说得对,我确实是受顾冉冉指使才冒充沈轻轻,但我并不清楚她同党有谁,只知道前段时间,顾冉冉一直在j国。”

    “j国?”

    顾祁森一听,马上就联想到自己的梦,俊脸倏然一沉。

    看来,果真是布鲁克无疑了!

    ……

    ps:今晚参加网站的年会活动,要十一点多才回酒店,凌晨就不更新了哈,别等了哟。明天白天在高铁上码字更新哈。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