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森轻:刻骨铭心的爱(四十六)
    ,!

    沈轻轻好奇地摸了摸手腕上的表,正想问她“除了看时间,还有什么作用”,岂料,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负责把风的另外一名暗卫就偷偷跑进来,催促她,“快走,快走,再不走的话,就再也走不了了。”

    “是啊,少夫人,赶紧换装吧。”

    “那你们呢?”

    沈轻轻关心问道。

    “我们自有办法脱身,您尽管放心。”

    “那好吧,谢谢你们了。”

    生怕自己耽搁下去会拖累她们,沈轻轻也不敢再磨蹭了。

    伪装成那名医生成功逃出,沈轻轻在山林中跑了好几公里,才敢停下来歇一会儿。

    想起稍早之前的经历,她心里非常担忧那几名救她出来的暗卫,也不知她们到底怎么样了?

    而她,在异国他乡,身上没有钱,也没有任何通讯工具,她能去哪呢?

    去警察局?

    去大使馆?

    不,她只要一出现,恐怕就会被布鲁克的人给抓住吧?

    这儿可不是s市……

    哎!

    沈轻轻擦擦额头上的汗,眼角眉梢间,尽是一片茫然。

    望着蔚蓝的天空,她突然灵光一闪:咦,有了,她只要下山,找到好心人借电话打一下,不就可以联系上顾祁森了吗?

    顾祁森既然已经让暗卫来保护自己,暗卫也趁机帮她逃走了,想必,j国还有顾祁森的人吧?

    这个认知,让沈轻轻精神为之一振,瞬间斗志满满。

    其实,她猜得没错,顾祁森亲自来了。

    他此时,正在驱车前往山上的路上。

    顾祁森开车,秦瑄则坐在副驾驶座,满是愧疚。

    刚刚暗卫传来消息,少夫人成功离开,而她们也会选择时机撤退,他便马上汇报给自家boss了。

    原以为,boss会特别兴奋,谁知,他的神色却愈发阴森可怕。

    “你们就让她孤身一人逃出来?她一个弱女子,万一路上遇到危险怎么办?你们……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顾祁森一向很少喝斥他手底下的人,今天,实在是恼火得快抓狂了。

    他之所以不敢轻易让人去带走沈轻轻,就是担心途中发生变故,救她不成反而会害了她,毕竟他的轻轻完全没有武术功底,也没任何自保能力,试问如此柔弱的她,单独逃走怎能不让人担心?

    于是,他方寸大乱,不顾暴露自己的身份,当即就驱车上山。

    “对不起,boss!”

    见boss说得有道理,秦瑄理亏地低下头,内心无比自责。

    一路上,顾祁森始终绷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让秦瑄更加无地自容。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安慰他:“boss,您不要担心。少夫人既然已经从里边顺利逃走,危险系数已经降低一半了,咱们在半路找她,总比进布鲁克的那个山庄强。”

    “闭嘴!”

    顾祁森没心情跟他说话,索性出声警告。

    秦瑄抿唇,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刚好这时手机响起。

    见是安德烈打来的,顾祁森顺手按下接听键,用蓝牙耳机进行通话,“事情办得怎样?”

    安德烈激动的声音从电波中传来,“已经将奥德里奇收监了。”

    顾祁森浓眉微蹙,沉声问:“布鲁克呢?”

    “他……没有来!”

    安德烈有些心虚开口。

    “什么?”

    顾祁森一听,直接炸毛。

    他一向是沉稳温润的人,然而,在沈轻轻失踪的这段日子里,他的性情已经渐渐发生了改变,脾气也比以前暴躁了。

    也对,任谁丢了心爱的老婆,也不可能会心平气和……

    “你放心,我们得知他已回到私家山庄,目前正派人去抓他,他逃不了的。”

    安德烈急忙保证。

    “呵……”

    顾祁森冷冷一笑,说出来的话,却让安德烈不寒而栗,“我老婆要能平安无事还好,万一她因布鲁克而受到任何伤害,我保证跟j国势不两立!”

    “森——”

    安德烈一直心惊,正想说些什么,电波中已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啊——

    不就一个布鲁克吗?

    现在失去了奥德里奇的庇护,他什么都不是了,还能嚣张多久?

    可是,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他心里却迅速泛上一股不好的预感,似乎,他与顾祁森会因为这事产生隔阂……

    “啊,该死!”

    安德烈大声咒骂一句,索性打电话给自己的贴身护卫,备车上山。

    为了弥补自己方才的过失,他一定要亲手抓住布鲁克,以向顾祁森赔罪!

    ……

    另一边。

    对奥德里奇被抓这事毫不知情的布鲁克,此时正在大厅内,狂摔杯子训斥山庄里的护卫们。

    “砰——”,又是玻璃落地的声音。

    护卫们纷纷低头站着,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就怕不小心被这位殿下注意到,丢掉了小命。

    “人呢?两个小时过去了,怎么还没找到?”

    “对……对不起,殿下。前方是深山老林,想找一个人,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管事缩缩脖子,哆嗦着回答。

    他们虽然探测到沈轻轻人就在森林里,但森林那么大,处处充满陷阱,他们也不是神,能那般轻而易举就把人给找到啊……

    “废物!”

    “是、是、是!”

    管事忙不迭应了几声,一点争辩的胆量都不敢有。

    他说完,旋即补充,“殿下,他们已经派人守在另一端的森林出口,那是悬崖边,只要沈轻轻一出现,必定能将她抓住,现在只是时间问题,还请您稍安勿躁。”

    “真的?”

    未料到他们竟还能想到这个办法,布鲁克铁青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一些。

    管事立马回答:“千真万确!”

    “好!本殿下就等着!”

    布鲁克摸摸下巴,锐利的眸子倏地一眯,迸出一缕嗜血的厉光。

    沈轻轻,被本殿下抓住的话,你就等死吧!

    “哈哈——”

    他突然发疯似的狂笑出声,随后抬手打了个响指,“来人,把这里打扫干净,再给本殿下上一瓶好酒!”

    “是!”

    家里的佣人即刻躬身退下。

    布鲁克重新坐回沙发,优雅地翘起了二郎腿,一副静候佳音的架势。

    不一会儿,佣人就将一瓶82年的拉菲拿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