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森轻: 刻骨铭心的爱(四十九)
    ,!

    只见布鲁克嚣张地用枪支指着沈轻轻的脑袋,挟持她站在飞机门口。

    飞机门就那么敞开着,以他的架势,随时都会将沈轻轻给推下去。

    该死!

    顾祁森看得心惊胆跳,压根不顾自己的安危,发疯似的往悬崖边跑。

    “boss——”

    秦瑄一行人立马跟在后边。

    飞机虽然停在空中,但距离悬崖边却不算太远,所以,当顾祁森跑过去时,便清晰地看到布鲁克嘴角扬起的那抹邪恶的笑,以及沈轻轻那泪眼婆娑的模样。

    “轻轻……”

    “呜呜,老公……”

    他们互相呼唤着彼此,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在悬崖上回荡,带着令人伤痛的情绪。

    “哈哈哈……”

    布鲁克猖狂地大笑出声,边笑边下令,“给我杀了顾祁森!”

    “砰砰砰……”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枪声接二连三响起。

    “老公……啊……”

    沈轻轻吓得惊叫起来,这一刻,她完全忘记自己同样处于危险当中,视线全数落在利索躲过一发发子弹的顾祁森身上,心吊到嗓子眼,就怕他一不小心就被打中了。

    “boss,小心……”

    开枪的人都在飞机上,碍于沈轻轻在那边,秦瑄他们并不敢朝半空开枪,只能被动躲过。

    布鲁克见状,愈发得意洋洋:“哈哈哈,给本殿下狠狠地打,只要把顾祁森打死,本殿下重重有赏!”

    “是!”

    护卫们得到鼓舞,又开始进行新一轮的扫射。

    幸而顾祁森所处的位置有不少大石块可以遮挡,若不然,哪怕他们再厉害,都会被打成了蜂窝。

    枪声一直响个不停。

    秦瑄急得额头直冒汗。

    在这场枪战中,他们从一开始就处于劣势,毕竟,对方有那么重要的人质在手,当然可以有恃无恐,若再这样下去,别说救出少夫人了,恐怕连他们,都会有生命之忧。

    怎么办?

    得想个法子才行啊!

    秦瑄挠挠头,余光一瞥,却见自家boss大人正拿起手机讲电话。

    “立刻将奥德里奇带到北面的悬崖边,对,用直升机!快!”

    顾祁森干脆利落讲完,眼角眉梢间,泛上几丝冷厉。

    知道他这通电话约莫是打给安德烈亲王的,秦瑄不得不佩服boss的睿智。

    布鲁克既然能用少夫人牵制boss,他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奥德里奇威胁他。

    据他们所知,布鲁克这人虽自大狂妄,但却十分尊重自己的父亲。

    “砰砰砰……“

    枪声还在继续,其中夹杂着沈轻轻的哭叫,以及布鲁克丧心病狂的笑音。

    顾祁森好几次都想探出头去看她,然而,枪林雨弹中,分分钟都会要人命,他实在找不出任何机会。

    “对不起了,轻轻……”

    “再坚持一下,宝贝……”

    顾祁森咬紧牙根眨眨眼,心,痛得泣血。

    一分钟、两分钟……足足二十分钟过去,枪声总算渐渐减弱了。

    伴着枪声的戛然而止,布鲁克脸上狰狞的笑容亦是同时刹住。

    他阴着脸,森冷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气急败坏,“怎么回事?谁让你们停的?快给我打!打!”

    距离他最近的那名护卫硬着头皮说:“抱歉殿下,我们的子弹用完了。”

    “用完了?”

    布鲁克瞪大眼,“该死的怎么这么快?”他还没打够呢?

    “本来我们身上带的子弹就不多,刚刚又是疯狂扫射,所以……”

    护卫一脸为难。

    谁能想象,顾祁森身手竟那么敏捷,机关式的扫荡都没能让他受伤。

    如今子弹在不知不觉中用完,他们原本占据的优势,已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

    布鲁克低咒一声,极度愉悦的心情,显然被这事弄得格外阴郁。

    而沈轻轻闻言,不由得悄悄松一口气。

    她的表情没能逃过布鲁克的视线。

    “呵……“

    他冷笑一声,突然报复性地用手中的枪,敲了敲沈轻轻的头,阴恻恻道,“不要高兴得太早,就算本殿下的武器都用完了,想让顾祁森生不如死,有的是办法。“

    “你……”

    沈轻轻心里莫名咯噔一下,霎时窜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脸色一片惨白,几乎是费尽力气,才挤出一句话,“你……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

    布鲁克一边说,一边扣动了扳机。

    知道他这是打算杀自己,沈轻轻惊恐地屏佐吸,紧张得一动都不敢动。

    “哈哈……”

    见她被自己吓坏,布鲁克又将手指松开了。

    “嘶……”

    沈轻轻偷偷呼吸,脚差点软了。

    另一边。

    “boss,枪声没响了,我先出去探探风。”

    秦瑄提议。

    对方没有再开枪,要么是没有子弹,要么则是故意引诱他们现身,无论如何,都得去看看。

    于是,秦瑄说完,立马就起身,准备冲出去。

    顾祁森赶忙拽住他,“我自己去!”

    话音落下,未等秦瑄反应过来,他已矫健地跃过大石块,出现在布鲁克他们的视线中。

    “啧啧啧,终于肯出来了啊!”

    布鲁克抵着沈轻轻的脑袋,俊脸上尽是浓浓的恶意。

    顾祁森抬头,微微勾动唇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堂堂一国王子殿下,利用一个女人来当保护盾,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有什么好怕的?“

    布鲁克挑眉,很不以为然,“这个世界上,敢笑话本殿下的,通通都见鬼了,你不知道?哈哈……“

    顾祁森垂眸,眸光悄然闪了闪。

    细数时间,约莫再过一嗅儿,安德烈就能将奥德里奇抓来,因此,在这个节骨眼,他必须稳住布鲁克,不让他逃了。

    思及此,顾祁森很快就说:“你抓走我太太,无非就是想用她当筹码,与顾氏药厂合作。只要你放了她,我可以答应你!“

    “哈哈……”

    布鲁克仰天大笑两声,旋即恶狠狠道,“你以为本殿下会相信你?而且,本殿下现在可是通缉犯,还能有闲情跟你合作个什么狗屁药厂?顾祁森,你当我智商是负数吗?”

    顾祁森神色未改,抬起头,语气无比认真地说:“那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只要我太太平安无事!“

    ps:抱歉,卡文卡得生无可恋,现在才更新。我继续写,但不确保还能再更新,今晚状态太差了,望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