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神秘的男人(二十五)
    ,!

    顾祁森醒来时,已是隔天的清晨。

    阳光照射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带来一缕温暖的气息。

    此时,他就躺在河流下游处的一堆小石子上,清澈的河水从他身上流过,把他身上的衣服全淋湿了。

    他眨了眨眼,脑海中快速闪过一系列的画面,直升飞机,悬崖,布鲁克的狂笑,还有沈轻轻撕心裂肺的呼救……

    “老公救我——”

    “老公——”

    “轻轻——”

    顾祁森脸色陡然大变,猛地站起身,可还没站稳,却突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头疼得厉害,差一点点摔倒。

    他强撑着站稳身子,抬手按了按难受得快要爆炸的太阳穴,然后,跌跌撞撞往河岸上走。

    艰难爬上岸,顾祁森已经有些撑不住了,直接跌坐在岸边的草地上。

    寒风呼啸,吹拂着他湿透的头发,冰冷的水滴噼啪噼啪地打在他那张英俊的脸颊上,格外地不舒服,可他却置之不理。

    脑袋依旧嗡嗡嗡地响,霎时间,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炸裂那般,心口疼得让他喘不了气。

    他做了个深呼吸,又强忍住那蚀骨的头痛,再次爬起来。

    “轻轻——”

    “轻轻——”

    “沈轻轻——”

    顾祁森一边沿着河岸走,一边用嘶哑的声音,呼唤着沈轻轻的名字。

    “轻轻,你在哪?”

    “轻轻——”

    周遭一片寂静,哪里有人回应?

    顾祁森慌了,眼眶迅速泛红,蕴满了恐惧。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最新的记忆,只停留在亲眼目睹沈轻轻被布鲁克扔下飞机的那一段,后面,他应该是一起跳下来了……

    可……轻轻呢?

    她在哪?

    啊——

    他该死的,怎么就什么都想不起来?

    按照他的身手,再加上飞行装的作用,他不至于摔倒昏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现在距离事发那一刻,究竟过了多久?是一天,还是两天,还是……

    天,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顾祁森惊恐地瞪大眼,随即捂住自己还在发疼的头,往前走,继续东张西望,可随着时间渐渐流逝,他却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淡定……

    “轻轻——”

    “轻轻你在哪?”

    “轻轻——”

    许久许久,都没有沈轻轻的音讯,到最后,顾祁森是崩溃着哭喊出来的。

    从未试过如此绝望,也从未试过如此无助,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从半空中被人推下去了,就如同幼年时的他,看着母亲抱着冉冉从楼上跳下,却什么事都做不了一样……

    他怎么就那么无能,连最爱的人都护不住……

    “啊——”

    沈轻轻坠机,母亲跳楼,这一幕一幕惨痛的往事不断交织钻进脑海里,顾祁森压根没有控制住心头不断涌出的痛意,他分不清是虚幻还是现实,只好紧紧抱头,半蹲在地上,宛若在地狱里受尽折磨那般……

    秦瑄和秦浩赶到时,入眼的,便是这样一副情景。

    他们的boss,他们尊贵无比的boss,此时却像一个无助的孝,半倾着身子,双手抱头痛哭。

    难道少夫人已经……

    秦瑄秦浩两人不约而同互望一眼,俊脸倏然变得无比沉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