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6章 有苦自知
    只有一股萧杀的压抑之气,笼罩天地。

    后山禁地内,隐藏在此的剑宗弟子一个个看的热血沸腾。

    老剑圣挥洒出的剑意,似乎让他们看到了剑道的极致。

    原来,剑还可以这样用。

    一剑之威,居然可以开辟混沌,居然可以断裂阴阳。

    看到这样的剑意,让他们这些剑修不由自主地为之疯狂。

    心中,不停地自我印证着。

    拳与剑碰撞的声音,在骤然间,传遍整个天地。

    这一次,叶秋居然被动地退了半步。

    一缕缕殷红的鲜血,自胸前流淌下来。

    伤口,深可见骨。

    血肉绽开,露出白森森的颜色。

    下一个瞬间,血肉缓缓蠕动。

    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一缕缕锐利至极的剑气,被逼出了伤口。

    叶秋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狼狈。

    第一次交手,拳头受伤。

    第二次交锋,身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由始自终,仿佛都处于弱势的位置。

    “哼,想在我们剑宗逞凶,他可是打错了算盘……”

    “什么武尊,居然想要毁掉我们剑宗圣地,真是不自量力……”

    “这一次,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

    “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

    刚才还惴惴不安的剑宗弟子,转眼间变得趾高气昂。

    让他们畏之如虎的武尊,貌似也没有太强……

    不,准确地说,老剑圣的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居然,孤身一剑,挡住了凶威滔天的武尊。

    剑意之强,简直凌绝千古。

    在那种剑意下,什么剑神西门无恨,都要为之慑服。

    只不过,他们没有看到,老剑圣眼底深处的那一抹痛苦。

    此等无上剑意,根本不是他所能施展出的。

    强大的剑意,超出了他身体承载的极限。

    “厉害,真是厉害!”

    这一刻,叶秋挑起了大拇指,啧啧赞叹道。

    生平第一次,被意念逼退。

    霸道无匹的拳意,在那一道剑意面前,暴露了唯一的弱点。

    拳意,虽然霸道绝世,却有些散乱,不够凝练。

    与那股剑意相比,始终是弱了一筹。

    犹如木头,碰到了铁钉。

    “看样子,我的拳意尚需打磨,想不到啊想不到,世上居然有这样的一柄凶剑……”

    说话的时候,叶秋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

    他望着老剑圣手中的那柄剑,不禁流露出一抹钦佩之色。

    通过刚才的交锋,他能够推断得出,这柄剑的主人所选的路,与传授他拳法的那位强者,殊途同归。

    就在这时,老剑圣并未趁胜追击。

    反而将剑横在身前,慢慢地调整着呼吸,平复着体内的气血。

    刚才的交手,表面上他出尽了风头,占尽了优势。

    但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清楚,形式不容乐观。

    因为,叶秋凭借的完全是自己的实力对战。

    而他,则是借助山川地脉,才能运转无上凶剑。

    否则的话,以他的实力来说,两剑过后,身体早已崩碎。

    “武尊,事已至此,还不知难而退吗?”

    老剑圣横剑身前,缓缓地逼近了一步。

    “我剑宗与令妹的事情,本就毫无瓜葛,若是真要打生打死的话,最乐意看到这一幕的,恐怕应该是你真正的敌人吧。”

    直到现在,老剑圣依旧没有完全放弃劝说叶秋。

    即便是占据了上风,他也很清楚,想要打杀武尊的话,势必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更何况,他们剑宗根本犯不上这么做。

    那等于是替别人背了黑锅,打碎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

    更重要的一点是,老剑圣发现武尊的实力之强,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

    要知道,手中的这柄无上凶剑,威力之强,至尊之外,强者尽可斩杀。

    若是拼尽底蕴,施展出最强的剑意,几乎可以与真正的至尊相媲美。

    意外的是,眼前的武尊竟然硬生生地接下了两剑。

    虽然身体负伤,却并不致命。

    一身的战力,非但没有下降,反而隐隐间有着上升的趋势。

    可怕,真是可怕。

    有一种人,越是面对强大的对手,越能激发自己的潜力。

    而武尊,无疑就是这种人。

    面对这样的对手,不到最后一刻,胜负难料。

    听了老剑圣的一席话,叶秋嘴角轻轻扯动。

    “我说过了,只要你告诉我实情,我立刻就走。”

    尽管身处下风,可叶秋的气势不减。

    一身的战意,更加的昂扬。

    “武尊,何苦来哉,你我并非仇敌,用得着分出生死吗?”

    老剑圣缓缓地调整地呼吸,继续说道。

    随即,他语气一转。

    “本座只是不想替别人背黑锅,如果你以为我剑宗怕了你,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说到这里,老剑圣的声音中透出一缕缕肃杀之意。

    “假如你执迷不悟的话,那么本座也只能将你打杀了,到了那个时候,看谁还能去救你的妹妹。”

    此刻的老剑圣,心头萦绕着一股怒火。

    这股怒火,不仅仅是因为叶秋的误打误撞,更是因为三教与道祖圣庭的袖手旁观。

    “呵呵,这样的一柄无上凶剑,又加上附近积蓄了万载的山川地脉精华,让你支撑到现在都未显颓势,真是难得,难得啊……”

    叶秋眼中异芒炯炯,嘴角却是露出一丝微笑。

    淡然的声音中,蕴含着笃定的轻松。

    闻言,老剑圣面色一变,沉声问道:“你此话何意?”

    “呵呵,此剑凶戾无双,本不是你能够掌控的,为了与我对战,你引动附近山川地脉,强行驾驭凶剑,与我而战,胜负未知,却必定会遭受反噬。”

    “现如今,你的身体已经到了承载的极限边缘,若是继续打下去,恐怕你的下场比死还要惨,我劝你还是说出实情吧。”

    叶秋淡淡地说道,目光闪烁。

    他早已察觉到,老剑圣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力量。

    不是因为对他心存善念,而是因为不敢肆意挥洒。

    一旦用力过巨,引起反噬的话,对方的下场比横死还要凄惨。

    自己虽然表面上处于下风,但实际上却掌握着主动权。

    对方看似占尽了优势,实则有苦自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