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9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
    当叶秋欺近身前的一刻,老剑圣已经无法反抗。『→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手中的无上凶剑,将所有的剑意内敛。

    而他的身体,早已油尽灯枯。

    一时间,甚至连反应都未曾做出。

    任凭叶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宗主小心……”

    “当心……”

    “不要……”

    见状,禁地内剑宗子弟纷纷失声惊呼。

    他们都误以为,叶秋会对老宗主下毒手。

    形式,在骤然间完全逆转。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如今的老宗主已经油尽灯枯。

    若是没有祖师神剑的护佑,早已无法支撑下去。

    如今,被叶秋近身左右,后果不堪设想。

    众所周知,与武祖厮杀决不可让其近身。

    在修行界,这几乎是人尽皆知的道理。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纷纷闭上了嘴巴。

    因为,叶秋抓住老剑圣的手腕后,并未施以暴击。

    只见,他的手上忽然覆盖了一层翠绿欲滴的颜色。

    那种色彩,象征着最为纯粹的生命能量。

    随即,翠绿的色彩从叶秋的手上快速蔓延。

    覆盖了老剑圣的手腕,并顺着手臂,将全身笼罩其中。

    一缕缕生命能量,注入到他的体内。

    这种能量,与山川地脉精华截然不同。

    最精纯,最纯粹的生命能量,滋养着他油尽灯枯的身体。

    “你……为什么……”

    这一刻,老剑圣眼神中尽是讶然之色。

    根本就想不通,叶秋为何要救自己。

    早已干涸的血肉,犹如久旱逢甘霖一样,迅速充盈起来。

    被消耗殆尽的气血,一丝丝壮大。

    轰隆隆……

    从涓涓细流的声音,渐渐成为浪花奔腾的江河咆哮。

    气血充盈,精气直冲云霄。

    片刻过后,那犹如骷髅般的身体,完完全全恢复了正常。

    筋骨血肉,比之前还要强韧。

    体表的肌肤,更是充满了弹性与韧劲。

    不仅仅是恢复如初,而且血肉细胞变得比最初还要致密。

    身体的力量,凭空涨了一截。

    似乎,打破了之前困扰他的某种瓶颈。

    对于老剑圣而言,这可谓是因祸得福。

    此时的叶秋,松开了他的手腕。

    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刚才,他催动体内的生命之树,为老剑圣灌注了生命能量。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眼前的剑宗之主,撑不了多久,身体就会彻底崩溃。

    老剑圣若是身死道消,从此之后,叶秋就等于是和剑宗结下了死仇。

    以前的他,对此当然不会在意。

    但之前无上凶剑内的那一缕执念,对他手下留情,并让他体验到了最为真实的死亡与绝望。

    对叶秋而言,这一份经验弥足珍贵。

    有恩不报,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况且,现在他也并不想和剑宗结仇。

    因为,叶秋心里很清楚,妹妹和西门无恨的失踪,看样子与剑宗确实没有任何的关系。

    既然如此,他更不能恩将仇报了。

    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你为什么要救我……”

    恢复巅峰状态的老剑圣,一脸困惑地望着叶秋。

    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体内蓬勃无比的生机。

    悠悠岁月留在身上的痕迹,似乎也被全部抹除。

    现在的他,比最巅峰的时候,还要强横一筹。

    更惊喜交加的是,强行催发无上凶剑中的剑意后,他感觉自己的剑道瓶颈破开了一条缝隙。

    若是能够参透刚才出剑的那种感觉,他甚至有希望更上一层楼,彻底打破困扰已久的瓶颈。

    只是,老剑圣不太明白,叶秋的态度为何会转变的如此之快。

    和刚才相比,简直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让人猝不及防,一头雾水。

    “无他,一报还一报!”

    叶秋淡淡地说道,面色如常。

    只有亲身经历过真正死亡之后,才能体会到那种绝望到极致的恐怖。

    也只有那样的恐怖,才发激发出真正无畏的勇气。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叶秋都未曾体验过这样的绝望。

    没有任何依靠,直面死亡,灵魂在刹那间寂灭。

    那一刹,他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那种由死到生的轮回,帮助他对拳意的理解有加深了一层。

    “哼,就算是你救了本座的命,本座也不会告诉你任何事情,那件事与我剑宗无关,我们剑宗也不想趟这个浑水……”

    说这句话的时候,老剑圣目光闪烁,似乎有些亏心。

    虽然自己没有出手,但是当初也曾经有份参与围追堵截。

    所以,其实他也粘了一份因果。

    只不过,当时他确实没有出手,更没有卖力去围堵西门无恨师徒。

    况且,筹谋整件事的幕后黑手,是人族的几位至尊。

    剑宗没有至尊坐镇,自然也没有份参与这件秘事。

    “我不会再逼问你什么,反正还有三教,我一个一个地找过去,就不信逼不出一个结果。”

    说话间,叶秋一步一步地朝山下走去。

    眼看着,剑宗的一场绝大危机,消弭于无形之中。

    但老剑圣不知怎地,忽然冷笑起来。

    “呵呵,我还以为你只敢来我剑宗撒野呢,想不到你还有点胆量,敢去有至尊坐镇的三教闹事,武尊,你还真是一根硬骨头。”

    说到这里,他轻嗤了一声。

    “不过,你的骨头还是不够硬,所以也只敢来挑衅我们剑宗,不过经此一战,也可以告诉天下人,我剑宗即便是没有至尊坐镇,也依旧不可能任人揉捏。”

    闻听此言,禁地内的剑宗子弟都不禁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

    眼前的杀神,都已经准备离开了,自家宗主怎么又去主动挑衅。

    万一,这位武尊一时气愤,再次大打出手的话,剑宗即便是能退敌,也要蒙受巨大的损失。

    真是想不通,老宗主怎么会变得如此不理智。

    看样子,应该是被之前武尊的无理行径,给气昏了头。

    当老剑圣的一番话,传到叶秋耳中的瞬间,离开的脚步忽地停顿了一下。

    接着,他微微转过身去。

    双眼,凝视着老剑圣。

    两人,很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

    彼此的目光,都大有深意。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一幕,更是让剑宗子弟紧张不已。

    唯恐,大战再起。

    万幸的是,叶秋只是抱了抱拳。

    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