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0章 最硬的骨头
    离开剑宗圣地后,叶秋的步伐不疾不徐。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脑海中,反复地琢磨着老剑圣所说的话。

    “……可惜骨头还是不够硬……”

    这句话,在耳畔萦绕,久久不绝。

    比三教更硬的骨头,在人族之中,有且只有一个。

    想到这里,叶秋猛地抬起头。

    深邃的眼眸,望向了人族第一圣地。

    也就是,道祖传道所在的圣地,被修行者尊称为“祖庭”的地方。

    只有这个地方,称得上是比三教一宗更硬的骨头。

    除了是道祖的道场之外,在这座圣地内还坐镇着一众高手。

    其中,甚至有道祖的亲传弟子。

    这一刻,叶秋心头稍稍有些纠结。

    究竟,老剑圣的暗示是不是真的?

    到底是,怀有善意的感谢?

    抑或是,故意引叶秋去啃最硬的骨头?

    对于老剑圣的话,叶秋做不到无条件的信任。

    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

    那就是,妹妹与西门无恨的失踪,必然与人族至尊有着直接的关系。

    否则的话,老剑圣不会这样的讳莫如深。

    此刻,叶秋的目光,从祖庭圣地的方向,缓缓偏转。

    三教圣地,也在他的视线内一一扫过。

    事关妹妹安危,让他心急如焚。

    一个剑宗,想要攻破山门,就已然如此的不容易。

    若是三教圣地,岂不是难度更高。

    至于祖庭圣山,想必应该更难攻破。

    不过,叶秋并未被困难吓倒。

    他唯一的顾虑的就是,老剑圣话中的深意究竟是真还是假?

    一边慢悠悠地走着,他一边低头思索。

    片刻之后,他忽然目光一凝。

    通过妹妹失踪后的种种迹象来看,祖庭圣山的嫌疑最大。

    以三教的名望而言,还不至于让剑宗的老剑圣那么的忌惮。

    更何况,自从妹妹失踪以后,三教一宗乃至整个修行界都对此避而不谈,讳莫如深。

    除了祖庭圣地,三教还没有这样的威望。

    念及此处,叶秋抬起头。

    既然锁定了目标,他再也没有半点的迟疑。

    脚下轻轻跨出一步,千里之远也不过咫尺之间。

    ……

    此时,玄教大殿内,气氛沉重。

    “想不到,那武尊居然主动认输了,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了剑宗!”

    玄教之主喃喃自语着,面色难看的厉害。

    在他的设想中,武尊至少也应该和剑宗拼一个两败俱伤。

    到时候,三教便可以渔翁得利。

    谁知,一场厮杀下来,无论是老剑圣,还是武尊,两者都相安无事。

    这种结局,无疑是最坏的那种。

    “剑宗内的那柄无上凶剑,据说连至尊都要忌惮三分,怎么没能杀掉武尊?甚至都没有能够将他重创?看来那柄剑也不过如此……”

    空荡荡的大殿内,只有他一人在自言自语。

    其他弟子,都跪在地上。

    每一个玄教子弟,都预感到麻烦即将到来。

    那武尊打上了剑宗,一无所获之后,必定不肯善罢甘休。

    接下来,极有可能轮到三教倒霉。

    只是不清楚,武尊究竟会先攻打那里?

    “连剑宗的无上凶剑都无法制服他,看样子,唯有祈祷至尊出手了……”

    这一刻的玄教之主,心头沉重而压抑。

    他的实力与老剑圣相差仿佛,属于同一等级的强者。

    但是,玄教内却没有无上凶剑,没有以至尊残骸铸造的绝世神兵。

    即便是启动护山阵法,底蕴尽出,想要拦住武尊恐怕也将十分的困难。

    武尊攻打剑宗的过程,他早已查的一清二楚。

    若是没有祭出无上凶剑的话,堂堂剑宗在武尊面前竟不堪一击。

    武尊轰破剑宗山门之后,几乎是以摧枯拉朽之势,横冲直撞。

    甚至老剑圣亲自出手,都不是一合之敌。

    光是想想那种画面,就让玄教之主感觉恐怖。

    假如自己出手的话,下场应该也好不到那里去。

    所以,为今之计,只有请求玄教祖师,人族四大至尊之一降临出手。

    此时,玄教之主恭恭敬敬地焚香沐浴。

    召集玄教上上下下,齐聚在大殿之内,向祖师爷祈祷。

    ……

    禅教大殿内,黑压压跪了一地的人。

    为首的是禅教掌教,身后并排跪着十大长老。

    再往后,是一名名禅教弟子,从大殿内一直跪到外面的广场。

    将偌大的广场,都跪满了。

    “祈求祖师降临,护佑我禅教,度过劫难!”

    “此子来势汹汹,实力强横,若无祖师出手,我等恐不能敌……”

    禅教之主手里捻着香烛,一脸虔诚地祈祷着。

    大殿内正上方,供着祖师爷的塑像。

    在危急存亡之秋,他们只有向祖师求援。

    因为武尊的实力,实在是太强横了。

    在剑宗的无上凶剑下,竟然都可以全身而退。

    即便是所有的禅教强者集合在一起,恐怕也绝非对手。

    更何况,当初的武域一战,武尊早已杀出了赫赫凶名。

    凶威所至,饶是禅教这样的名门正宗都不禁为之人心惶惶。

    嗡嗡嗡……

    祈祷的声音,绵绵不绝。

    就在这时,祖师塑像上忽然氤氲出一层蒙蒙的光辉。

    随即,一道神圣浩大的声音,在所有禅教弟子的耳畔回荡。

    “此子已赶往祖庭圣山,不必为此忧虑!”

    听到这个声音,禅教众人微微一怔。

    随即,喜形于色。

    同时,脸上还夹杂着一缕震惊。

    武尊没有选择三教之中的任何一个,反而直冲祖庭圣山。

    那可是人族第一圣地,道祖传道授业解惑的地方。

    想不到,那家伙居然胆大包天到了这种程度,简直是丧心病狂。

    ……

    此刻,名教之中,处处透着一股如释重负的轻松。

    名教之主目光闪烁,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圣殿内,所有弟子早已全部退了出去。

    唯有他一人,孑然独立在大殿中间。

    “居然直接去了祖庭圣山,这个武尊真是胆大妄为,竟连道祖的地盘都敢乱闯……”

    “不过这样一来也好,让道祖的传人去头疼吧,起码我们三教是安全了……”

    “哼,去祖庭圣山,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冷笑连连。

    作为名教之主,他对内情了解的比较多。

    隐隐间,猜到了祖庭圣地的人想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