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5章 落日月,逆阴阳
    片刻之后,那不男不女的家伙,再次凭空出现。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右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眉宇之间,多了一丝淡淡的痛楚。

    显然,刚才的那一次交手,让他付出了代价。

    如羊脂白玉般的手指,通红一片。

    一丝丝血迹,缓缓地渗了出来。

    “哼,就凭你这不男不女的家伙,也想在我身上玩杀人诛心那一套,换成你道祖爷爷来了,也没什么这种可能。”

    此刻,叶秋哈哈大笑。

    笑声中,透着一股嘲讽的意味。

    刚才对方用拳法对战,心思歹毒之处,他早有预判。

    用自己最擅长的拳法,来击败自己。

    这家伙不仅想要胜,还想要完胜。

    可惜的是,那不男不女的家伙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低估了叶秋的拳法。

    不要说是他,就算是道祖亲临,若是不动用至尊力量,单以拳法而论,也绝不可能压制叶秋。

    因此,刚才那一番故作姿态,实在是贻笑大方。

    “小子,你激怒我了。”

    那不男不女的家伙,第一次变了脸色。

    不仅仅是因为刚才的负伤,更是因为叶秋的嘲讽。

    本想着展现一下实力,可不曾想,转眼间就被当众打脸。

    身后的圣地内,无数双眼睛正盯着自己。

    相比,之前的以拳对拳,今后将成为他不自量力的污点。

    “哈哈,原来你还会生气,我以为像你这样不男不女的玩意,是永远不会发怒的。”

    叶秋再次大笑道,一副不屑的模样。

    三言两语间,成功地挑起了对方的怒火。

    这并非是叶秋想要偷机取巧,而是希望速战速决。

    虽然他确定了妹妹的下落,可一刻见不到妹妹,便一刻难以心安。

    谁能晓得,在这第一圣地内还隐藏着多少高手。

    如今之计,他最好的办法就是速战速决。

    将这祖庭圣地内的人,逼的没有退路。

    “牙尖嘴利!”

    那不男不女的家伙,轻轻地哼了一声。

    左手缓缓抬起,轻抚了一下额头的发丝。

    这个动作,娇美无限,却又带着三分刚毅。

    将他的每一个动作,细细分解的话,会骇然发现,动作的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的完美无瑕。

    “小小武尊,也敢妄言,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随着声音响起,他轻轻地伸出一指。

    苍穹深处,太阳太阴二星受到了某种莫名的牵引。

    两道流光,破空而来。

    一股是极致的灼热白炽,另一股是清辉冷凝。

    两股截然不同的光,汇聚在他的指尖。

    相互交融着,迸发出夺目的光彩。

    顷刻间,天地失色,黯淡无光。

    似乎整个空间,都变成了一片黑漆漆的死寂。

    唯有指尖灼亮无匹,犹如一道光柱擎天,流辉溢彩。

    只见,那不男不女的家伙,嘴角泛着淡淡的微笑,缓缓地探出了手指。

    璀璨无比的日月光辉,融为一炉。

    在瞬间,朝着叶秋迸射而去。

    犹如日月齐聚,光暗共鸣。

    虚空在这根手指面前,恍若气泡一样。

    被轻轻一戳,旋即破灭。

    此时,叶秋眉头微皱。

    如今,这才是对方真正的本领。

    一指之间,日月齐落。

    叶秋微微眯了眯眼,仍旧是一拳轰出。

    他的拳路,永远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直接。

    没有任何的花哨,也仿佛没有任何的技巧。

    任你万般神通,他一拳直来直往。

    咔嚓咔嚓……

    拳头,以最简单的直线轨迹,轰击过去。

    所过之处,空间绽开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细密裂纹。

    就像是冰面,被外力击碎了一样。

    这一拳的气势之猛烈霸道,更胜前两拳。

    日月光辉,煌煌流烁。

    一根手指,兀然点在了叶秋的拳头上。

    指拳瞬间相触,听似静寂无声。

    又仿佛在幽远的虚空深处,响起震动的回音。

    那不男不女的家伙和叶秋两人,身体齐齐一震。

    日月光芒,骤然大放。

    旋即,熄灭无形。

    叶秋的拳头,也似乎被层层包裹,次第消磨。

    但他却一鼓作气,不退反进。

    此刻,他的拳头速度看上去并不快。

    似乎,被一层层的日月之力所阻挡,所消磨。

    速度开始变得迟缓,晃晃悠悠。

    可是,却始终在前进着。

    拳头突破一层又一层的阻力,牢牢锁定了对手的气息。

    见势不妙,那不男不女的家伙连续晃动。

    虚空中,浮现出重重叠叠的身影。

    在光暗之中,忽左忽右,令人眼花缭乱,难分真假。

    无奈的是,叶秋的拳头却追着他真身不放。

    那只拳头,死死地锁定了他精神核心的一丝气机。

    拳势一往无前,不破不还。

    “哼……”

    不男不女的家伙,目光一凝,轻声冷哼。

    随即,他竖起两指,轻轻一弹。

    一根手指,漆黑无比。

    另一根手指,洁白如玉。

    黑白双色流转,变化莫测,交替往复。

    时而阴变阳,时而阳变阴。

    将阴阳两仪的奥妙,尽显无余。

    这种神通手段,隐隐间甚至比之前的孔雀王还要更胜一筹。

    当两指点出的一刹,整个天地都被逆乱了阴阳。

    变幻无穷的两根手指,点在叶秋的拳头上。

    阴阳之力,不停地缠绕变幻。

    犹如一根根蛛丝,将叶秋的拳头死死缠绕。

    指拳相抵处,无数道阳气,阴气的暗流汹汹奔腾,来回撕扯、撞击、缠绕。

    恍若平静海面下,隐藏的凶险漩涡。

    无穷无尽的阻力,横亘在叶秋的拳头前。

    那种感觉,似乎沉没在深不见底的泥潭之中。

    即便如此,叶秋的面色仍然一如既往地坚定。

    拳势,也一如往初的勇猛霸道。

    一层层阻力,被拳势崩毁。

    犹如一把长刀,在劈风斩浪。

    片刻之后,拳指骤然一分。

    拳头,依旧向前轰击。

    但那不男不女的家伙,却借助着一刹那的震荡,身形再次消失无踪。

    他的身体,仿佛光与暗的宠儿。

    无论是光明,抑或是黑暗,他都能融入其中,无迹可寻。

    此刻,叶秋又一次失去了目标,无法继续锁定对手。

    他的拳,骤然停顿。

    跨出的步伐,也随之停了下来。

    眯起的眼睛,闪烁着一抹凝重的目光。

    凝神屏息,暗暗戒备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