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1章能量暴走
    此时,天地造化八卦炉中,忽地凝聚出一柄大锤。狂沙文学网

    自半空之中,呼啸砸落。

    无边的焰火,将叶秋笼罩。

    纯粹能量凝聚的大锤,以泰山压顶之势,结结实实地砸在他的(身shen)上。

    咣……

    音波震((荡dang)dang),狂风呼啸。

    饶是以叶秋的忍耐力,都不(禁jin)闷哼出一声。

    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同时巨震。

    火星迸溅,一丝混浊的轻烟飘出。

    这一刻,叶秋再也支撑不住,轰然倒地。

    眼冒金星,耳鼓轰鸣。

    四肢乱颤,头晕目眩。

    整个人晕乎乎的,随时都有可能昏厥过去。

    一簇簇火苗,((舔tian)tian)舐着血(肉rou)。

    犹如一把把小刀,在(身shen)上一刀刀地剐蹭。

    钻心的切肤之痛,让他几乎陷入崩溃的边缘。

    大锤更是凶猛,虽是由能量幻化而成。

    但砸在(身shen)上,却比真正的铁锤都要凶狠。

    大锤砸落在(身shen)上的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身shen)体连带着灵魂都在剧烈地震((荡dang)dang)。

    此刻的叶秋,喉咙耸动,死死地憋着一口气。

    对他来说,昏过去都已经成了一种奢望。

    尽管头晕目眩,可(身shen)体的感觉却比以往都更加的清晰。

    一丁点的痛苦,都传递出放大十倍的痛觉。

    这种生不如死的痛苦,让他的心底甚至有一种咬舌自尽的冲动。

    痛……

    痛……

    实在是太痛苦了……

    咣咣咣……

    大锤在半空中,不断地砸落。

    带起一股股呼啸的劲风,形成了一道道幻影残痕。

    狂风暴雨般密集落下,砸的叶秋肝肠寸断,痛的死去活来。

    但他依旧硬撑着,憋住一口气,连哼都不再哼一声。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全(身shen)大汗淋漓,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身shen)体近乎虚脱,像条半死的鱼,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无法形容的痛苦,让他几乎失去了生的希望。

    以至于,连痛痛快快的死亡都成了一种奢求。

    道祖八大门徒,不断地移形换位。

    一股股力量,注入到阵中。

    火舌,更加的炽烈。

    笼罩在叶秋的体表,诡异的是却没有将他烧伤。

    这种特别的焰火,似乎主要作用在灵魂上。

    更吊诡的是,焰火似乎在淬炼着叶秋的(身shen)体。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块生铁被扔到了火炉之中。

    半空中砸落的大锤,好似将叶秋当成了一块铁在猛烈地锤砸着。

    砰砰砰……

    叶秋的(身shen)体颤抖不停,内腑震((荡dang)dang)。

    异种能量形成的丹丸,似乎也有被震散的迹象。

    大锤,不断地砸落。

    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凶猛,力量也愈发的澎湃无匹。

    异种能量吞噬叶秋血(肉rou)精华形成的丹丸,被敲散了一丝一缕。

    轰……

    敲散的的能量,纷乱流窜体内。

    在奇经八脉中,毫无头绪地乱闯一通。

    这一刹,叶秋可谓是陷入了内忧外患之中。

    体内,异种能量暴走。

    体外,不断地忍受着火舌的炙烤与大锤的轰砸。

    此时的他,根本没有余力去控制体内的力量。

    只能,任凭能量暴走不停。

    砰砰砰……

    大锤不断地砸落着,将他匍匐在地的(身shen)体当成了一块顽铁。

    每一次的锤砸,都在他的(身shen)上带走一缕青烟。

    那一缕青烟,仿佛是叶秋体内被淬炼出的杂质。

    虽然,他的气血已经衰败到极点。

    但(肉rou)(身shen)却在锤砸下,变得越发的精粹。

    一丝丝平(日ri)里根本察觉不出的杂质,都被硬生生地砸了出来。

    犹如铁锤将生铁中的杂质,一点点地排斥出去。

    百炼成钢,也莫过于此。

    尽管叶秋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却并非没有一点好处。

    福兮祸之所隐,祸兮福之所伏。

    生的极致便是寂灭的死亡,死亡的尽头便是重生的希望。

    在炉火的淬炼与大锤的砸击,在给叶秋带来无法承受的苦难同时,也在炼造(肉rou)(身shen),锻打出血(肉rou)里的杂质,提纯体内精元。

    而且,连带着神魂识海也去芜存菁,令叶秋受益匪浅。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他能够熬过去,并且脱离危险。

    不过,根据叶秋的(情qing)况来看,这一次他注定了难以逃脱。

    道祖八大门徒,各个都是顶尖的强者,合在一起组成绝世杀阵,又有上古造化的神通加持……

    如此种种,让叶秋插翅难逃。

    更何况,虚空之中,还有一道道深不可测的神识牢牢地锁定了他。

    那怕是能够打破天地造化八卦阵,他也不可能逃的出去。

    祖庭圣地一行,对叶秋而言是无法解开的死局绝境。

    可此刻的叶秋,早已没有闲暇去考虑其他。

    无边无际的痛苦,让他几乎丧失了任何反应能力。

    大锤一次又一次地砸在(身shen)上,火舌让他承受了比千刀万剐更难忍的痛楚。

    更让他心急如焚的是,体内异种能量凝聚成的丹丸,已经被彻底震散。

    丹丸散成一股股澎湃的能量,在体内肆意暴走。

    于是,在天地造化八卦炉中出现了惊奇的一幕。

    只见叶秋的(身shen)体,像是吹气球一样迅速涨大。

    涨大的(身shen)躯,并非只是一具躯壳。

    里面,蕴含着一股股暴走的能量。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大锤继续砸落下来。

    膨胀到了极限的暴走能量,在外界的刺激下,彻底失控。

    原本叶秋用最后一丝余力,还勉强能控制暴走的能量只在经脉中肆虐。

    可是,被造化八卦炉中的大锤这么一砸。

    能量彻底爆开,侵入四肢百骸,侵入肌(肉rou)骨骼,侵入五脏六腑……

    那一股股能量,在他的体内仿佛一条条挣脱锁链的恶龙,暴走怒腾。

    这一刹,叶秋心头大骇。

    汹涌澎湃的能量在血气衰竭的(身shen)体里暴走,下一刻他就有可能自爆(身shen)亡。

    但不知怎地,半空中凝聚成的大锤,却总能在能量撑破(身shen)躯的一刹,轰然锤落。

    锤落的频率中,似乎蕴藏着一种特别奇妙的韵律。

    每一次砸在叶秋的(身shen)上,都是生死存亡之际。

    让他在生与死的边缘,不断地游走不定。

    那种恐惧,简直无法想象。

    饶是以叶秋坚韧的(性xing)格,都有点崩溃了。

    暴走的能量,被体外的大锤压制。

    反弹之激烈,如同山洪溃堤,海啸拍岸,一发不可收拾。

    不断地锤击,令暴走的能量不断地被提纯,不断地壮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