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5章 贪婪原罪
    银色的瀑布垂挂在山涧,远远看去,犹如道道匹练。

    白色的水汽蒸腾,氤氲弥漫,恍若仙家灵境。

    云雾缭绕中,恢弘庄严的宫殿建筑群若隐若现。

    金黄的琉璃瓦,闪耀着绚烂的光芒。

    五步一座高楼,十步一座亭阁,长廊如带,迂回曲折。

    屋檐高挑,象鸟喙一样在半空飞啄。

    亭台楼阁凭借不同的地势,参差环抱。

    走进正殿,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

    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地铺白玉,内嵌金珠,温润细腻。

    云白光洁的大殿倒映着泪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灵虚幻,美景如花隔云端,似梦似幻。

    这就是四大宗门之一,神池宫所在地。

    返回秘境后,林婉儿独自离开,步履匆匆地去寻找师傅。

    而白师兄则带着师弟师妹一干人,急不可待地来到了一栋偏殿前

    门顶上挂着一块牌子,四周镶着金边,上刻着两个醒目的金字:刑堂。

    进入殿内,一股沉甸甸的压迫感自四面八方涌来。

    空气中弥漫着阴森森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正对殿门的白玉座椅上,端坐着一名阴骘老者。

    他身上散发着令人心寒的酷冷,目光犀利,好似可以洞彻人心。

    “刑长老,弟子有事禀告。”

    白师兄等人毕恭毕敬地朝老者鞠躬施礼,一副乖巧晚辈的模样。

    “白师侄刚刚返回宗门,有何事禀告?”

    阴骘老者俯视着下方,脸上挤出一缕微笑。

    那一抹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

    尽管老者竭力想要表现的和蔼一些,但阴恻恻的微笑,却流露出阴冷刺骨的错觉。

    “刑长老,这次我护送师妹下山,在外界的废墟之地,竟遇到了一胆大妄为的狂徒,口出污言秽语,污蔑我神池宫清誉……”

    白师兄满脸悲愤,将事情的过程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遍。

    说完之后,他双膝跪地,恨声喊道:“请刑长老出手,严惩狂徒,以正我神池宫清誉。”

    话音未落,身后的师弟师妹们也齐刷刷地跪在地上。

    “严惩狂徒,以正清誉。”

    悲愤的喊声,在空荡荡的大殿内回音不绝。

    此刻,端坐在上首的刑长老依旧保持着阴骘的表情。

    那双三角眼中,精芒闪烁。

    思索了片刻后,他慢悠悠地说道:“尔等身为神池宫弟子,被人当面羞辱师门,理应拔剑怒起,血溅五步,为何当时不动手,反而回到宗门后才来哭诉?”

    这个问题,让跪在殿内的几人顿时为之语塞。

    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作为神池宫的弟子,被人羞辱师门,那怕明知不敌,也应该殊死一搏。

    但他们几人,当时却无一人敢动。

    连直面敌人的勇气都没有,仅凭这一点,就足以令人不齿。

    “刑长老,您有所不知,那狂徒在废墟之地得到了上古修士的传承,修为强横,我等几人拼命对抗,却终归不是对手。”

    白师兄说起瞎话来,脸不红,气不喘,特别的从容。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