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9章 狂言惊人
    索取了具体位置后,叶秋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踏出的步伐,给人一种移山填海的错觉。

    龙行虎步间,威仪自生。

    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少年武夫。

    可气势上给人的感觉,却堪比那些顶尖的人物。

    一时间,客栈内鸦雀无声。

    众人浑浑噩噩,面色错愕。

    俱是一脸的呆滞,目光茫然。

    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视着那少年离开的方向。

    似乎,那道背影被烙印在他们的心头,永远都无法磨灭。

    过了许久,才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呼。

    “天杀的……那小子还结账呢……”

    客栈掌柜率先回过神来,一脸的悲愤之状。

    之前那少年武夫,一连吃了几桌子的饭菜,把厨房都给搬空了。

    本以为,今天遇到了一个貌不惊人的豪客。

    谁曾想,却被吃了一顿霸王餐。

    这下子,可真是亏到了姥姥家。

    “快去,把那小子给我追回来……敢在我这儿吃霸王餐,也不看这里是谁开的……”

    客栈掌柜大呼小叫着,一副肉疼的模样。

    此时,忽然有人说道:“不用追了……人家早就把钱给你留下了……”

    随着声音响起,说话那人指了指叶秋刚才所占的桌子。

    只见,桌面上安静地躺着一枚剑灵币。

    表面,散发着氤氲而通透的毫光。

    看到桌子上的剑灵币,客栈掌柜顿时化悲愤为狂喜。

    一个箭步,窜到近前。

    将剑灵币小心翼翼地放在掌心里,翻来覆去地看着。

    “呵呵,我就说嘛,今天早就预感着会发一笔横财……”

    对于他们这种小地方的人来说,剑灵币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

    正当掌柜满怀欣喜的时候,一道冷哼声响起:“哼,恐怕不是横财,而是横祸吧……”

    听到这话,不仅掌柜的面色剧变,就连客栈内的其他人也不禁纷纷变色。

    “那少年在这里大放厥词,辱骂了整个剑宗,如此狂徒,世所罕见,剑宗弟子向来睚眦必报,到时候恐怕你这座小店也要承受无妄之灾啊……”

    冷言冷语的那人,慢悠悠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浑然不顾,其他人剧变的脸色。

    “说的是啊,这少年太狂悖了,居然辱骂了整个剑宗,若是让那些剑宗弟子知道了,那还得了……”

    “剑宗弟子睚眦必报,咱们都听到了那少年的辱骂,会不会因此而迁怒到我们身上……”

    “应该不会吧……”

    “怎么不会……”

    “若是三教弟子,或许还通点人情事故,但剑宗弟子,向来是用剑说话的……”

    众人摇头叹息,深感无奈。

    本来就是想要听个新鲜,谁知,却招来了无妄之灾。

    那客栈掌柜,更是哭丧着一张脸。

    虽然,他们都是修行者,但是和剑宗弟子相比,地位上的差距简直有十万八千里。

    “呵呵,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听那少年的口风,好像是要去找剑宗的晦气,连灵墟山也不会放过,事情闹大了,谁还会在意我们……”

    有人乐观地说道,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什么……去找剑宗的晦气……”

    “谁给了他这么大的勇气,恐怕连三教子弟都不敢吧……”

    “那小子要么是在吹嘘……要么就是疯了……”

    “不可能是吹嘘,这种话说出来,不管他做不做,剑宗和灵墟山的人都不会放过他……”

    “可是,他那里来的勇气说这种话呢……”

    “会不会是世家子弟……”

    “不可能,那个世家大族敢去招惹剑宗……”

    “说的是啊,世家子弟或许敢去找灵墟山的麻烦,但绝不敢去触犯剑宗的威严……”

    “你听那少年刚才的话,分明是要从剑宗手里将老武夫的尸体抢回来,而且还想在剑宗那里讨一个公道,要一个体面……”

    “不知死活的东西,不管他什么出身,背后有什么势力,这次谁都救不了他……”

    客栈内的众人,低声议论着。

    对于刚才少年武夫的言行,他们内心中充满了震撼与不解。

    “听说了没有,最近这段时间剑宗接连出了几件事情,闹得灰头土脸,那些剑宗弟子正憋着火呢……”

    “首先第一件,剑宗的一名弟子,也是北荒城的少主,居然被人所杀,神魂俱灭……”

    “之后不久,更是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那剑宗的长老,魔剑向问天也身死道消……”

    “只不过,前一件事情至今没有寻找到凶手,后一件事情,连剑宗弟子都不敢轻言复仇……”

    “剑宗弟子都不敢轻言复仇?不会吧,谁不知道剑宗弟子向来狂傲,天不怕地不怕,有宗门撑腰,平日里就算是遇到了三教子弟都气焰不减……”

    “呵呵,那是你们不清楚魔剑向问天死在了谁的手中……”

    “说出来,吓死你们,知道西门无恨吗?当代剑神……”

    听到西门无恨这个名字,众人齐刷刷屏住了呼吸。

    似乎,这个名字,就代表了一种禁忌,一种威慑。

    “难怪,难怪……”

    “剑神纵横天下多年,未曾一败,被天下剑修,奉为心中的偶像,尤其是那些剑宗弟子,更是将其视作剑道的无上目标……”

    “呵呵,这么说来,那少年这次可要惨了,剑宗连逢突变,正要找人立威,也难怪那老武夫死后,他们连尸体都不放过……”

    众人议论着,又开始谈论修行界的一些趣事。

    “哼,那少年武夫算是什么东西,剑宗用得着拿他立威……”

    “你们呀都不清楚,剑宗之所以将那老武夫的尸体挂出来,不仅是一种愤怒的发泄,更重要是,他们想要以此折辱所有的武夫……”

    “想那老武夫以一己之力,挫败了紫阳真人,肯定会让武夫抬头,剑修惭愧……”

    “如今剑宗就这么把老武夫的尸体挂在城头,就是向那些武夫宣告一个不争的事实,剑修依旧高高在上,武夫仍然处于底层……”

    “至于说刚才那少年,呵呵,估计在剑宗那里,连蝼蚁都算不上……你们猜猜看,会有多少武夫因此事强出头,而成为剑宗的剑下亡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