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我再也不打你了
    到达农安时,已经五点多了,天都有点儿擦黑了,下车后,韩明秀抱着窈窈直奔苏阿姨家走去。

    一路上,窈窈都在咿咿呀呀的说着,韩明秀就配合她说一些她自己都听不懂的婴儿语,娘俩说得热热闹闹的……

    走了一段路,经过一条比较背静的巷子时,一个瘦瘦的男人忽然走过来,跟韩明秀搭讪说:“妹子,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韩明秀见这人长得尖嘴猴腮的,一看就不是好人,就没搭理他,抱着孩子继续往前走。

    然而,这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见韩明秀不搭理他,却没有放弃,依旧跟在韩明秀身边儿,甚至还走近了几步。跟她肩并肩地走,边走边说:“这县城我熟悉,不然我送你呗。”

    韩明秀意识到遇到坏人了,马上大声说:“滚开,不然我叫人了。”

    尖嘴猴腮的男人嘿嘿一笑,说:“你叫呗,反正咱俩是两口子,我看谁能管咱们的闲事儿。”

    说完,一把拉住韩明秀的胳膊,大声说,“玉琴,我错了,我再也不喝酒,再不打你了,跟我回去吧……”

    韩明秀一愣,一边挣扎一边大声训斥说:“你干嘛?放手,我不认识你!”

    瘦男人一副受伤的样子,可怜巴巴地说:“玉琴,我知道你对我心里有气,可是一夜夫妻百日恩,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就看在咱孩子的份上,原谅我这一回行不行?我往后再也不喝酒,再也不打你了……”

    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也冲过来,哭天抹泪地对韩明秀道:“媳妇儿呀,有啥事咱们回家说不行吗?别动不动就离家出走呀,你一个年轻媳妇家,还抱着这么小的孩子,万一被坏人给惦记上了可咋整呀?”

    韩明秀看着这一老一少的,一唱一和的。心里顿时明白了——糟糕,这是遇到坏人了!

    她抱紧孩子,警惕地看着这俩人,大声说:“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也休想打我的主意,不然别说我把你们送公安局去……”

    这时,一个赶着驴车的老汉架着驴车过来了,冲着那一老一少喊道:

    “锤子,别磨叽了,快把你媳妇和孩子拉上来吧……”

    瘦男人看马车赶过来了,就上前拉扯韩明秀,一边拉扯一边说:“玉琴,咱们回家,有啥话咱们回家再说……”

    那个老女人也在旁边帮忙拉扯:“媳妇儿,咱们回家,你娘还在咱们家呢,都急坏了……”

    韩明秀也急坏了,她一个人抱着孩子,根本敌不过这两个人。

    看到周围有市民从这儿经过,韩明秀急得大喊起来:“来人呐,救命呀,这两个人是拐子,我根本不认识他们,他们要抓我……”

    两个从这路过的人听到韩明秀的呼喊声,立刻停下脚,步大声说:“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呀?”

    那个老女人对驻足观望的两个人说:“这是我儿媳妇,跟我儿子怄气呢,抱孩子离家出走了,我们自己家的事儿,我们回家关起门解决,不用你们跟着操心!”

    “不,你们别相信他们,我不认识他们……”韩明秀奋力喊着,一边喊,一边已经被那个男人拉扯到车上去了。

    韩明秀虽然跟霍建峰学了点拳脚功夫,但是现在抱着孩子呢,根本没有用武之地。而且她也不敢跟他们打,怕误伤到孩子,只能尽全力地护住孩子不受伤害。

    这时,一个看起来面色和善的大嫂对那两个驻足观看的人说:“这小媳妇儿我认识,跟他们确实是一家的,头两天儿因为她男人打了她几下,赌气跑出来了,那是人家小两口的事儿,你们还是别跟着管了……”

    很显然,这个相貌和善的大婶跟这帮人是一伙的,混挤在群众队伍里,充当起哄的角色呢。

    这两路人见大婶这么说,还都信以为真了,不去管韩明秀了。

    韩明秀被拉上车里后,那男人忽然把手放在孩子的脖子上,装出要抚摸孩子的样子,但其实却压低了嗓门恶狠狠地对韩明秀说:“你给我闭老实点儿,要是再喊一声的话,我就先把你这小崽子给你捏死了。”

    男人的魔爪下,窈窈的小脖子显得那么脆弱,几乎轻轻一捏就能捏断了。

    韩明秀倏的闭了嘴,她可不能拿孩子的生命开玩笑。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此时此刻,害怕是没用的,她必须得想个万全的法子,带着孩子逃离他们的魔爪。

    这几个人,肯定是在火车上时就盯上她了。见她一个孤身女人抱着个孩子,而且,她坐的是豪华软卧,还一个人就包下一间车厢,肯定认为她是个有钱,所以才不惜大费周折跟了她这么远,冒险把她们娘俩给掳走了。

    韩明秀低着头,冷静地分析着目前的情形。

    这会儿是在县城里,她是不可能往出放老虎的。不然她没法解释那些野兽的来源,很有可能会被当成神婆给抓去,再说,也容易误伤无辜……

    而呼救和逃跑也是不可能的!

    倘若她呼救的话,万一他们强给她喂上安眠药,那她可就被动了,到时候孩子说不定都得遭他们的毒手呢。

    所以,必须保持冷静,假意跟他们配合,伺机而动。

    驴车很快出了县城,一路向东狂奔而去。为了不被他们怀疑,韩明秀坐在车里并没有四下张望。只规规矩矩地抱着孩子,一下一下地拍着,就怕车上这几张陌生的面孔把孩子给吓到了。

    渐渐的,天黑了,驴车已经驶出了县城,并且驶到了一个镇上。

    这时,窈窈饿得吭唧起来,小嘴巴一瘪一瘪的在韩明秀胸前拱赤,想找奶吃。

    韩明秀看孩子饿了,也想解开衣裳给孩子喂奶,可是车里还坐着个相貌猥琐的瘦猴男人呢!当着他的面解开衣裳奶孩子,也不合适呀。

    她想了想,找了个合理的理由,说,“我要上厕所,孩子也该把尿了。”

    车上的母子俩对视了一眼,老女人没好气地说:“再憋会儿,一会儿出了镇子让你们打扫。”

    韩明秀只好忍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窈窈饿得更厉害了,咧咧地哭起来。

    老婆子见孩子哭了,怕孩子的哭声引起人的注意。终于大发慈悲,对的赶车老汉说:“老头子,找个背景地方停一下,让她们娘俩打扫打扫。”

    老汉闷声应了一声,在车子驶入一片树林的时候,把车子停下了。

    韩明秀抱着窈窈下了车,向林子的深处走去,老婆子怕她跑了,就紧紧地跟在她身边。走了大约十米远,老婆子不是好声地训斥说:“行了,有屎有尿就在这儿打扫得了,你还要走多远呀?想跑咋滴?”

    韩明秀顿住脚步,没有如厕,而是低下头撩起衣襟,把胸脯凑到了窈窈的跟前儿。

    窈窈已经饿了许久,终于能吃上奶了,她一口叼住妈妈的**,咕咚咕咚迫不及待地吸起来。

    看着孩子被饿成这样,韩明秀心疼极了。可是,也只有她这么狼吞虎咽吃东西的时候,才不会被外面的环境影响到情绪。

    她抬起头,看着站在跟前的老婆子,面无表情地说:“你们打算把我带到哪儿去呢?卖了还是给你儿子当媳妇?”

    老婆子哼了一声,说:“那就不用你管了,你只要好好听话,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的崽子的。”

    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就是——你要是不老实,想耍花招的话,你的崽子就要遭殃了。

    韩明秀可没怕她的威胁,呵呵一声:“那我要是不听话呢?”

    老婆子轻哂一声,说:“那就把你崽子弄残了,卖给要饭的!”

    韩明秀听到老婆子竟然说要把她闺女弄残疾了,顿时怒了,“你们干这么丧尽天良的事儿,就不怕遭报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