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收养
    :

    在母狼的呼唤下,小狼渐渐地醒了,它睁开眼睛,看到母亲,轻轻的呜咽了一生,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似乎想离母亲再近些。

    可是,刚站了一半,两条后腿就呈不自然的状态向后折去,显然——已经齐齐的断了。

    “咕咚——”

    小狼坐倒在地,站不不起来了,它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母狼。

    母狼又伸出舌头去舔可舔它,好像在鼓励它站起来似的。

    受到母亲的鼓励,小狼又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然而一次又一次,站了好多几次,都无一例外的坐下了。

    它的两条后腿已经彻底断了,根本没法支撑它的身体。

    发觉自己站不起来了,小狼很伤心,低低的‘呜呜’着,情绪十分低落。

    母狼低下头,舔舐了小狼的脑袋几下,忽然转过身,慢慢的向山里走去!

    在动物的世界里,一直遵循着优胜略汰的自然法则,这个法则谁都没办法打破,残酷的生存竞争导致受伤的动物注定会被自然淘汰。

    小狼的腿折了,就意味着榻无法再法适应恶略的自然环境,也没法在残酷的自然环境中生存下去,注定要被大自然淘汰了!

    母狼似乎深谙这个道理,它虽然爱自己的孩子,但是也知道小狼崽子这个样子活不下来了,就伤心的转身离开了。

    小狼趴在地上,看着母亲的背影,冲着母狼的背影哀伤的叫着,像是在呼唤它的母亲回来。

    但是,母狼听到它的呼唤声,并没有停下,它耷拉着脑袋反倒走的更快了,最后几乎跑了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月色中。

    看到这一幕,韩明秀有点儿不忍心了。

    小狼残废了,要是再被它母亲抛弃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它还这么小,圆圆的小脑袋还有点儿萌……

    思考了一会儿,憨子毅然走到小狼的跟前儿,弯腰把它抱了起来,向家的方向走去。

    **

    半夜时分,韩明秀终于回到了家,一进家门儿,她就一歪身子瘫倒在炕上,说啥也不起来了。

    今儿赶了一天的路,从天没亮走到半夜,走的她筋疲力尽,两条腿跟灌了铅似的,脚底板子也起了两个水灵灵的大水泡,别提有多疼了……

    躺了许久,身上的乏渐渐地解了些,韩明秀才挣扎着坐起身,从空间里拿出今天新买的蜡烛,点了一根栽在炕桌上,准备给小狼崽子治伤。

    这会子太晚了,她想给小狼修理几块固定后腿的夹板儿已经来不及了,就先去厨房找了几根玉米杆子,用刀破开,修理的没有毛刺后备用。

    又从空间找出纱布和剪刀,拿小剪刀剃去狼断腿上的毛,露出那两条又青又肿的小腿来。

    她认真的帮小狼把骨头接正,随后用纱布把两条伤腿固定在苞米杆子上,缠紧纱布固定好,还喂它吃了两片消炎药。

    包扎的过程中,韩明秀一直在安抚小狼的情绪,抚摸它的皮毛,温柔的跟它说话。

    虽然小狼听不懂沈韩明秀的话,但是韩明秀相信,它一定能感知到自己的善意,也一定会安心的配合她治疗。

    在她的安抚下,小狼很乖巧,除了接骨时剧痛导致它痉挛了几下后,其余的时间,它基本上都是老老实实的,韩明秀治伤的过程也很顺利。

    弄完了,她把小狼抱到东屋,把它放在东屋的地上,怕地上凉,她还在地上铺了两个麻袋片子给它当床,又从空间里拿出两只大闸蟹和两只生蚝给小狼崽子当晚餐。

    至于狼吃不吃螃蟹生蚝她还没研究过,最好是吃,不然未来的日子里,她真不知该给它吃点儿啥呢。

    安顿好小狼,她才去厨房烧炕去了。

    北方的冬天很冷,一般人家都是靠火炕取暖,火炕就相当于后世的暖气片或者地热,一铺半个房间大小的火炕要是烧热乎了,这个屋子也就热乎了。

    烧炕的时候,她从空间拿出个大榴莲来,一边儿看着灶坑里的火一边吃榴莲解饿,今儿太累了,她已经没力气做晚饭了,今晚就用榴莲当晚餐对付一口得了。

    吃榴莲的时候,她听到东屋里传来卡蹦卡蹦的声音,想必是小狼在吃螃蟹和扇贝呢!

    这小东西,腿儿都断了竟没耽误它吃,可见是个嘴壮的。

    吃了大半个榴莲,韩明秀觉得肚子饱了,她拿着手电筒去东屋看了一下,那两只螃蟹和扇贝已经不见了,都进了小狼崽子的肚子了。

    原来这小东西吃螃蟹和扇贝啊,韩明秀松了口气,这下子不用担心能饿着它了,空间里螃蟹扇贝都堆成山了,足够它吃几辈子的了!

    **

    第二天,韩明秀是被饿醒的。

    昨晚就吃了半个榴莲,没吃啥粮食,根本不顶饿,这会子,她肚子里的五脏六腑都闹腾起来,眼看着就要造反了。

    韩明秀揉揉肚子,安抚了一下五脏庙,睁眼看看外面的天。

    嗬!

    太阳都在正南方了,眼看着已经是晌午了!

    韩明秀赶紧起身穿衣裳下地,忙着去喂鸡喂狼。

    答兑完鸡和狼,才倒出功夫给自己烧饭。

    前天发的那盆面该死的还没发,韩明秀看看那一大块儿白面,就揪下一块来,擀了一轴面条,做了个过水面条,还打了个鸡蛋卤,又从窗台的花盆里薅了几棵毛葱,就着面条大口大口的吃下去了。

    饭后,她从空间里翻出一把她娘做衣裳用的竹尺子,把尺子锯折,折成四段,重新给小狼崽子的后腿儿包扎固定。

    苞米杆子不结实,用苞米杆子包扎,怕小狼淘气,哪下子没整正当了再把腿给弄伤就不好办了!

    经过昨天的一系列事情,小狼崽子已经跟韩明秀很熟悉了,也信任她依赖她了,就由着她摆弄自己的两条伤腿,看着她把自己那两条腿重新固定后,小狼崽子还伸出舌头添了韩明秀的手一下,似乎是在向她示好呢。

    韩明秀很高兴它这么快就接纳自己,对它照顾的也更精心了,天天都好吃好喝的供着它,有时还抱着它在自家的院子溜达溜达,算是给它放风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