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四章 天上掉下个帅哥
    “玉玲珑,你忘记你七岁的时候,掉进水里,是谁救你上来的吗?”

    啪,话音落下时,一叠乱七八糟的资料,重重落在玉玲珑身后的墙壁上。

    “你还敢说!就是因为你让我去摘湖里的荷花,才让我落水的!”

    嗖,一支旋转的签字笔从玉潇湘的耳边擦过!

    “哎呀,你还反了不成?长姐如母,老妈让你干,你还敢反抗?”

    扯起自己碍事的裙摆,玉潇湘决定冲上去肉搏。

    “我呸!我要有你这样的妈,还不如钻回肚子里去回炉再造!”

    丝毫不畏惧姐姐的玉玲珑,同样拎起短裙,准备用粉嫩雪白的小脚丫抵挡。

    随着两姐妹互相冲到一起,瞬间战争就从“超视距战”进入到“赤膊上阵”的阶段。

    “哎呦,臭丫头,你要是再敢踹我,信不信本小姐捏爆你咪咪!”

    “你早就已经捏了!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嫉妒我胸比你大嘛!”

    “玉玲珑,本小姐会嫉妒你?哈哈哈……这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哼哼,这句话等你哪天不再喝木瓜奶的时候,再来说吧!”

    “我和你拼了!”

    “拼了就拼了!”

    “啊啊啊~~~~”

    “疼疼疼~~~”

    毫无意义,且根本没有章法的混战中,美腿翻飞,玉体横陈,可惜没人观赏,否则必然是年度最佳大戏。

    一连串不明所以的怒骂声中,两个在地上抱成一团,非常高难度的从书房一直打到后间的卧室,终于耗尽体力的两姐妹,再度打成平手,勉强爬到宽大的圆形床上,一边一个并排躺着娇.喘不停。

    “迟,迟早有一天,我,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尊重姐姐。”玉潇湘愤愤的侧头望向身边妹妹。

    “等,等你哪天有本事打过我,再,再说豪言壮语吧!”玉玲珑不屑的撇嘴,丝毫没有认输服软的意思。

    “你……嗯?!”正当玉潇湘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头顶上明明该是粉色纱帐的位置,此刻却不断有黑色的光线聚集起来。

    只不过是眨眼之间的功夫,那黑色的光团已经从小小一点,扩大到足以笼罩住整张大床。

    就像是有某种力量从黑色的圆形阴影中透出,两个横躺在床上的美人,此刻甚至需要勉强抬起手,才能抵挡从那黑色阴影中冲出的狂风。

    一时之间,强大的气流将整张床上的物品吹的东倒西歪,就连远处紧闭的窗户,都开始发出咔吱咔吱的声响,似乎不堪重负,随时都会碎成一地残渣。

    “玲珑,快走!”关键时刻,总说要灭了自家妹妹的玉潇湘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拽起已经吓蒙的玉玲珑,将她娇小的身体直接推出大床。

    “姐!”明明想要回身去帮助自己的姐姐脱困,可刚倒在床边地上的玉玲珑就被那黑色阴影中的气流吹了出去,别说是想要帮忙,就连站起来都难,只能眼睁睁看着发出一声大叫。

    噗!

    像是一头怪兽吐出污物,黑色光团中忽然掉出一团“不明物体”,劈头盖脸的就直接落在玉潇湘的身上。

    原本就瞪大眼睛盯住黑色光团的玉潇湘根本就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甚至因为之前用尽全身力量将妹妹推出去,可此连想抬手抵挡一下的力气也已经用尽,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团不明物体准确命中自己的娇躯。

    “呜……嗯?!嗯嗯!!!”

    本就将美眸已经睁大到极限的玉潇湘,在感觉自己温软的樱唇上同样传来一阵轻柔时,待看清楚从黑色光团中掉出来的不明物体,是个成年男性时,似乎想要将自己的眼睛瞪到突破天际的大小。

    豁然间,房间中的黑色光团消失不见,除了满地凌乱的物品之外,似乎之前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怪异的幻象。

    浑身僵硬,放在身侧的两只玉手都在微微颤抖,瞪圆美眸盯住近在咫尺似乎没有任何动静的男人,玉潇湘只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他咬在口中,一时之间像是失去三魂七魄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姐,你想占这个帅哥的便宜到什么时候?”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玉玲珑的娇柔声音终于让玉潇湘的魂魄归位。勉强侧头看去,像是近距离欣赏现场版似的,腹黑的自家妹纸,此刻正蹲在床边,双手托住自己的香腮,啧啧有声中发表感叹。

    “有,有色狼!!”终于回魂的玉潇湘手脚乱蹬,将毫无知觉的男人重重踹向一边,这才连滚带爬的跳下床,使劲擦起自己的樱唇,愤愤然怒视仰面躺在床上的男人,“敢抢本小姐的初吻,看我不把你抽筋扒皮!!”

    “姐,你就别占完便宜还卖乖了。”玉玲珑不屑的撇撇嘴,抬手指向床上的男人,满脸认真的说道:“虽然不知道这位帅哥是从哪里来的,不过他的颜值,妥妥是你的几万倍。像你这样万年没人要的老女人,就庆幸自己的初吻能给他吧。”

    “你到底是不是我妹妹呀!你姐姐被人占了便宜,你还在边上说风凉话!”恼羞成怒的玉潇湘终于决定,攘外必先安内,还是先干掉自己这个腹黑妹纸,再来处决床上的色狼比较靠谱!

    “等下,等下。”眼见自家姐姐要冲上来,玉玲珑决定挂起免战牌,“姐,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先要弄清楚他到底是谁,刚才那又是什么东西,他怎么会突然出现的。”

    玉玲珑的话顿时让玉潇湘打消把自己妹妹人道毁灭的想法,转头望向床上的男人看了眼,发觉他似乎一点动静都没,不由柳眉凝结,迟疑着对妹妹说道:“玲珑,他,他不会死了吧?”

    就算是腹黑小妹子,估计也没见过死人,此刻一听这话,玉玲珑也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勉强咽了咽口水,这才拉起自家姐姐的手说道:“姐,姐,你,你过去,过去看看。”

    “我?怎么又是我?”玉潇湘明显也不想干这种极度有危险性的事情,抬起手指就指向自己的鼻子,瞪圆了美眸,那表情就差写着要把眼前的妹纸给吃了。

    “你是长姐,长姐如母!什么单枪匹马断后,什么十死无生,什么黑锅我背送死你去的事情,不都是应该你这个‘如母’长姐来干的嘛。”玉玲珑一脸正色的再度发表高见。

    “……”盯住自家妹纸许久,玉潇湘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当初我两岁,你零岁,没在你出生的那一瞬间掐死你,是英明神武的玉潇湘,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