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十七章 玉家欢乐多
    “哈哈哈哈……”

    “你给我滚,给我滚!”

    玉玲珑笑翻在床上的时候,玉潇湘已经夺下自己的罩罩和内裤,扯着莫名其妙的亲王殿下,看起来很想把他从阳台上给丢出去。

    “大小姐,本王不过是借用而已,你用得着这么愤怒?”平白挨了一顿小拳头,虽然根本不痛不痒,可憋屈的感觉还是让亲王殿下感觉不爽。

    “哈哈哈,哎呦我的妈呀,太好笑了!”抱住肚子的玉玲珑,勉强翻起身,一看到萧逸尘那张无辜的脸,笑声就止不住,“逸,逸尘哥哥,那,那个‘发带’好用不?香不香?哈哈哈……”

    “玲珑!!”俏脸都要滴出血来的玉潇湘回头怒视自己唯恐天下不乱的妹妹。

    萧逸尘看看玉玲珑,又看看玉潇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两姐妹,一个笑的停不下来,一个却气的要赶自己滚蛋,但还是很老实的点头说道:“确实香味怡人。此胸甲上淡淡**,清新儒雅。发带上一股幽香绕鼻,似兰又似菊,倒也与两位小姐相配。”

    “哈哈哈……”

    “你还敢说!!你给我滚!!”

    再度笑翻的玉玲珑,和继续开始发飙赶人的玉潇湘,让完全摸不到头脑的萧逸尘不知所措。

    好半晌,都快被推到阳台上的萧逸尘,终于抓住玉潇湘那双连拳头都开始泛红的玉手,低头望向都不敢抬头看他,只知道使劲推推推的小女人,认真说道:“大小姐,就算是你要赶本王走,也起码给本王一个理由。若是把本王当成入室行窃的小贼,那大可不必。本王出来时就已经说明,只是借用。如果这是大小姐的心爱之物,本王不问自取,那本王向你赔罪。”

    “哈哈哈,姐,姐,算了,逸尘哥哥又不是故意的。”看了半天热闹,终于开始做和事佬的玉玲珑,此刻跑到萧逸尘和玉潇湘的身边,伸手拉住了自家姐姐,这才抬头对满脸问号的亲王殿下说道:“逸尘哥哥,你穿在身上的这个呢,是女人才用的东西,就是为了托住胸部的贴身物品,名字就叫胸罩。你戴在头上的,哈哈哈……那不是什么发带,是贴身穿的小内裤。哈哈哈……这是姐姐刚刚换下来的,哈哈哈……”

    “这,这,本王实在不知……”萧逸尘这会算是明白过来,为什么大小姐突然要发脾气。

    满脸羞红的玉潇湘哪里还敢抬头看眼前的男人,特别是这家伙,竟然还做了点评,什么“淡淡**”,什么“幽香绕鼻”,此刻的她简直想要在地上找个缝隙钻进去。

    趁着萧逸尘发傻,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的时候,使劲挣脱开他的大手,玉潇湘一溜烟跑向自己的床铺,三两下就钻进被窝里缩成了一团,手上自然还捏着抢夺回来的“胸甲”和“发带”。

    “嘻嘻,逸尘哥哥,没事的啦,姐姐就是害羞了。这些都是女儿家的贴身物,平时都不会给男人看,可你还……哈哈,没事,姐姐过一会就好了。”似乎看到萧逸尘的尴尬,玉玲珑这回倒是没继续捉弄,只不过那笑声还是让人觉得她明显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一场乌龙过后,房间里总算是安静下来。别说是玉潇湘,就连萧逸尘都觉得自己脸颊发烫,只能找了个去看书的由头,干脆让玉玲珑领着自己去了祖父的书房,这才算是眼不见心不烦,暂时躲开了这个风口浪尖。

    把萧逸尘送到书房之后,玉玲珑满脸笑容的冲回自家姐姐床上,将小鸵鸟的被子给拉开,娇声说道:“姐,逸尘哥哥都去书房了,你还躲什么呀。”

    左右一看,发觉萧逸尘真的不在,将枕头抱在脑袋上的玉潇湘这才坐起来,满脸红潮的说道:“那家伙真是的,什么都不懂就别乱动嘛。真是羞死人了。”

    “嘻嘻,不过逸尘哥哥很可爱呀。”玉玲珑倒是心情很不错,拍拍自家姐姐的脸蛋说道:“姐,以后要找姐夫,一定要找个这样的。长的又帅,又有本事,而且还很可爱。”

    “去去去,找这样的,是正好把你这个小姨子也收了是吧?省的你自己去找了!”玉潇湘挥挥手,一脸“我早就看透你了”的神情。

    “人家又没胡说,逸尘哥哥是很帅呀,比什么大明星都帅多了。干脆,姐你就把他抓来当姐夫吧,那我以后就不会无聊喽。”玉玲珑越说越来劲,似乎已经开始幻想以后每天笑哈哈的生活。

    “小妮子,你才只有十七岁,十七岁!整天男人,男人的,也不知道害羞。”玉潇湘没好气的拿手指戳戳妹妹脑门,撇了眼门口说道:“那家伙自己说的,是个亲王,以后肯定要回他的地方去,除非你去给他做个小妾,否则还是死了把他逮住的心吧。”

    “人家又没说一定要逮住他,我看是姐姐你心动了吧?”玉玲珑一脸坏笑的捏向自家姐姐胸口,“只可惜,没胸没屁股,哎,看来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呀!”

    “哎呀,你反了,看我不捏爆你的胸!”

    “来呀,我才不拍你呢!”

    玉家姐妹们之间的日常战斗再度开始,娇笑声和惨叫声轮流上阵。

    好半晌,两姐妹再度战成平手躺在床上,玉玲珑喘息一阵,这才侧身托起自己的螓首,望向玉潇湘说道:“姐,你还不信他是外星人?”

    “也不是不信,不过我想他就算不是外星人,应该也不是坏人。”玉潇湘掰起手指说道:“第一,这个人长得确实很好看,而且他身上穿的东西,也都很值钱。这么算起来的话,起码也是家世很好的人家才能出来的。那他就犯不上来骗我们,对吧?”

    “嗯,有道理哦。而且,就算那些抓子弹是戏法,可把三个大活人在我们面前变没了,肯定是真的,一般人哪里做的到嘛。”玉玲珑点点螓首。

    “还有,他可是真的折断了那个人的手指,我看的很清楚,手指都彻底断了,斜挂在手背上呢。”似乎想起之前可怕的一幕,玉潇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