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收放自如
    “恭送总裁阁下。”

    在众人同时站立起来鞠躬行礼中,玉潇湘迈着看似沉稳,实则欢快的步伐向大门走去。

    跟在身后像是影子般的萧逸尘,在替玉潇湘打开会议室大门前,忽然停住脚步,扬声说道:“天要欲人亡,必先令其狂!狂者,目无天地,不可一世。亡者,捶胸顿足,悔不当初。何去何从,诸君自思!”

    说完这番话之后,萧逸尘轻巧拉开会议室的大门,躬身说道:“总裁阁下,请。”

    满心欢喜的玉潇湘决定站好最后一班岗,不动声色的点点头,便大步走出会议室,而萧逸尘自然也是紧跟而上。

    “哎,你们呀!都和你们说过,别做的太过分,可你们就是不听!”当会议室中再度只剩下这群老头老太太时候,坐在次坐上的集团总经理汪福海叹息一声,轻轻摇头说道:“大小姐,不,是总裁阁下,今天是给你们留了面子,否则,你们可怎么收场!”

    “我们……之前也只是觉得,集团被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掌控,迟早也是完蛋。可没想到……没想到那丫头竟然这么厉害。”被萧逸尘当成出头鸟的郭涛,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老郭,你还丫头丫头的,真想死不成?”边上同样满脸冷汗的企划部陈越轻声提醒,倒是真让郭涛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的看向空无一人的入口。

    “不是总裁阁下厉害,而是他身边的那个男人。”汪福海摸摸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轻声自语:“表哥?怎么我就从来没见过。看起来,得要查查这个人的底细了!”

    ……

    推开二十八层总裁办公室的门,昂首挺胸,在门外两名秘书大气都不敢喘的躬身中走入其中,玉潇湘等到萧逸尘进门刚关上房门,就猛然转身,一下跳起蹦到了他的身上。

    “太好啦,哈哈,太好啦!”双手抱住萧逸尘的脖子,两修长的**都盘到他身上,使劲扭动腰身,满脸都是兴奋红晕的小女人,大声喊道:“被他们欺负了半年,今天总算是出气了!”

    看着甚至伸出一只手臂使劲挥舞,来发泄自己兴奋的小女人,本被这动作吓了跳的萧逸尘,只能伸出右手先圈住她的腰身,防止她就这么滑落到地上,这才轻笑着眨巴美眸,对近在咫尺的玉潇湘说道:“疯丫头,你这算不算是在占本王的便宜?”

    瞬间俏脸绯红的玉潇湘,伸出粉拳就捶了下萧逸尘的脑袋,面红耳赤之间,立刻从他身上跳落到地,这才双手叉腰,趾高气昂的说道:“本小姐这是在给你一点福利,什么占你的便宜!哼,本小姐见过的帅哥多了,个个比你帅!”

    “行,那我怎么感觉没拿到福利呢?这波平如镜,骨瘦如柴,抱着都感觉硬邦邦的,你觉着这是福利?”缓缓向沙发走去的萧逸尘,像是指挥家般挥舞自己的手指,语气中满是幽怨。

    “我踹死你呀!”差点被气疯的大小姐,抬起玉足就向萧逸尘的屁股踹去,只可惜被哈哈大笑的亲王殿下,轻松闪过。

    虽然被萧逸尘又用舌头欺负了一次,不过今天的玉潇湘明显心情极好,哼着小曲亲手给萧逸尘送上香茗,这才捧住俏丽脸蛋,趴在茶几上,盯住眼前似乎喜欢席地盘坐的男人,左看看觉得顺眼,右看看觉得顺眼,就感觉怎么都看不够。

    放下手中的香茗,扫了眼面前那张带起笑容的俏脸,萧逸尘轻笑道:“怎么?被本王的旷世美颜给勾了魂?”

    “切,就会臭美!”已经开始逐渐习惯眼前男人这张极会调侃人的嘴,玉潇湘不屑的给了个娇媚瞪眼,这才感兴趣般说道:“喂,你说说,为什么那么容易他们就被你震住了?”

    “这哪里是容易。”萧逸尘笑着摇头,随即认真说道:“这就是我要教你的。想要掌控你的集团,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掌控住人心。要掌控人心的方法很多,让他们对你绝对忠诚自然是最好,但是这太费时费力,而且也不是人人都会如此。所以,更好的方法就是恩威并施。”

    “嗯嗯,然后呢?”玉潇湘满脸开心的点着螓首,兴致勃勃中追问不停。

    “我让你进去之后,先不动声色,目的就是为了先用气势震住他们。你平时和今天的反差越大,他们受到的震撼就越多。

    接着,故意用言语去挤兑他们,就是为了让那些秘书中有人跳出来护主。那些老家伙都是人老成精,一时的错愕有可能,但是如果身边有人提醒他们,那么很快就会回魂,那样其后的效果就差。所以,我就等着那人出来,丢他们出去,这样老家伙们就失去了助力。

    再接着,他们在名份上不如你,天生就低你一等,这样他们在礼仪上只能忍气吞声。而平时可是他们在你头上作威作福,换成是你能接受这样的改变吗?答案很简单,肯定是不行。于是,他们必然在业务上找你的笑话。而我等的,也就是这个机会。用他们自认为最有利的武器,来反击他们自己,只要是个人,都会被这种逆反而弄的心神不定。再加上他们确实不干净,只要有他们的把柄,就算他们心里再不情愿,也只能低头认栽。

    一群羊里,只要有一只走进了羊圈,那么剩下的就会自己乖乖进去!”萧逸尘笑眯眯的说完之后,又捧起了香茗。

    “原来是这样!”玉潇湘点点头,似懂非懂的说道:“可你为什么不真的杀鸡儆猴,反而要我全部放过他们呢?”

    “傻丫头,对人和对事都一样,需要收放自如。今天如果你处置了其中的一个,虽然也有杀鸡儆猴的效果,但是更大的可能性是让他们人人自危。万一,他们真的铤而走险,集体离职,请问你短时间内到哪里去找可以替代他们的人选?而被他们带走的业务网络,你又准备花多长时间才能补回?所以,今天给了他们几棍子,就该给松松项圈,这样万一真有死不悔改的,直接丢出去时,其他人也只会觉得他活该,而不是同仇敌忾了!”萧逸尘的言语显得充满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