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搜索
    如果不是真实看到过这样的场景,或许很难想象出,这间客厅中两个受害者的出血量,竟然可以将足有近五十平方米的客厅,染成一片赤红色。即便是想象力极为丰富的人,恐怕也能难想象出,究竟是什么样的伤口才会造成这样的场景。

    入眼之处,不论是墙壁还是实木地板,又或者是沙发、窗帘等等,几乎每个角落里都有鲜红的血迹。也不知道国安的技术人员,到底是用了什么样的特殊手段,凶案现场中的血迹保存非常完整,即便两天时间,颜色也丝毫没有改变,让人更有一种似乎就处在当时凶案发生瞬间的感觉。

    缩头缩脑的玉潇湘早已经忘记了什么男女之间的区别,整个小身板都躲在萧逸尘的身后,那双玉手也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了他的右臂。娇美的俏丽脸蛋,此刻仿佛少了几分血气,多了几丝苍白,就连那平均三秒咽一下的口水,似乎也在显示她此刻的心情。

    “怕了?”萧逸尘柔和平缓的声音,忽然从玉潇湘的身侧传来,让小女人差点被吓到。

    “你,你不觉得,这里,这里好像很阴森的感觉?”玉潇湘再度咽了咽口水,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开始四下打转,似乎想要寻找到想象中的恶鬼。

    不着痕迹的摇摇头,略微低下身子,萧逸尘在玉潇湘的耳中小声说道:“可惜,要是在人死的三十分钟内赶到,我可以把他们的鬼魂叫出来,就能让你看看他们当时发生了什么。”

    “啊!”瞬间被吓到的玉潇湘,转头就看到那张笑眯眯的俊脸,从他的眼眸中,似乎已经看出是在调侃自己,忍不住撅起小嘴,抬手就拍了下萧逸尘的胳膊,气呼呼的鼓起白嫩香腮说道:“就会胡说八道的吓唬人,这种地方不能胡乱说话,万一,万一要是真的缠上你,那可怎么办!”

    “哈哈哈,人死了,也不过是精神体留存而已。有些人的精神力比较强,在特殊的地点,就可以转化为精神体的存在。只是,这种情况很难实现,就算留存下来了,也极少能保留完整的记忆。简单来说,就算真的把他们留下来,其实也是另一种生物,另一种生命形态,以及另一个人了。所以,不用害怕。”萧逸尘伸手拍了拍紧紧抓住自己手臂的纤细玉手,柔声说道:“对于精神体类生命体,早在七万多年前的帝国精神体种族叛乱中,星族就有完善可靠的方法。只要他们敢出来,我就有把握把他们抓起来给你当玩具。”

    “真哒?”玉潇湘瞪大美眸有些吃惊的问完,发现萧逸尘正在微微点头,松了口气的同时,又紧张的环顾四周,咽咽口水说道:“总,总之,还是不要遇到的好。”

    笑着摇摇头,也不计较玉潇湘的胆小。换个角度想想,足足已经有九龙诀四重巅峰武力的上官秋星,自己最宠爱的小侍女,每次说起精神体的时候,不还是抱住自己撒娇嘛,更何况是眼前这个连精神体都没见过的小女人。

    “喂。”看萧逸尘不和自己说话,反而准备向左侧的房间走去,玉潇湘心里一紧,下意识的说道:“这地方阴森森的,你别乱跑。”

    这边萧逸尘还没说话,边上似乎不耐烦的程澄已经张口不屑的说道:“不过是死了几个人,有什么好怕的。要是害怕就出去,别碍手碍脚的。”

    “我又没和你说话,我出不出去,管你什么事!”玉潇湘怕鬼,但却绝对不怕人,毫不客气的就把话给顶了回去。

    程澄正想要破口大骂,却被陆天水轻轻拉住,在他严厉的目光瞪视中,这才强忍住气,回头狠狠瞪了眼昂起螓首,同样怒目而视的玉潇湘,算是暂时放过了这把。

    看了眼陆天水和程澄,萧逸尘同样没说什么,只是拉起玉潇湘的玉手,径直向左边的房间方向走去,口中轻声说道:“你感觉这里阴森,是因为当时发生命案的时间应该是夜间。所以原本这里的住户不但将门窗都关闭,而且窗帘也都已经拉上。现在虽然开着灯源,可问题是,大概是为了保持案发时的原样,几天没有照射过阳光,房间中自然会有些阴冷。不管是那个世界,那种文明,在没办法第一时间抓到凶手的时候,保持现在有的线索,自然是很重要的事情,这也无可厚非。而我们是要来帮那小子洗脱嫌疑,如果不到处走走的话,肯定是不行的。懂了吗?”

    “那,那你走慢点。”玉潇湘也知道现在不是自己任性的时候,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但依旧慢慢跟随在萧逸尘的身后,拽着他的手臂前进。

    走入左边的廊道没多久,萧逸尘就蹲下身,轻轻用手指抚摸地上显眼处最后一丝流淌过来的血迹,随即站起说道:“看起来凶手的目标很明确,并没有在房间中搜索过什么。否则,他带血的脚印一定会出现在房间里的每个角落。从这里的情况看,最起码他没有走过这条廊道。”

    “大哥,这代表什么?是说那个家伙,是故意来杀人?”始终跟在身后的沐玄朗,凑近一些张口问道。

    “很有可能,但也不能确认。最起码,这个凶手要么是为了杀人而杀人,要么就是知道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在哪里,所以根本无需过多的搜索房间。”萧逸尘点点头认同的说着。

    随后,只是往廊道尽头的储藏间以及衣帽间里的看了眼,萧逸尘就转身向客厅的方向返回,口中很随意的说道:“走吧,这里没有什么搜索的价值。”

    似乎也已经习惯被萧逸尘牵住玉手带着走,玉潇湘指了指另一侧的房间说道:“是不是该去那边了?”

    “嗯。”萧逸尘点点头,忽然对沐玄朗问道:“那边是孩子们的房间吗?”

    “不是,不是。”沐玄朗立刻回答道:“我不知道那是哪个房间,我那天晚上爬的房间,应该是在楼上,因为方向不对。我爬的南面,那边是东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