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四十二章 做个试验
    “好哇,你还不承认,你若是没来过这里,怎么可能知道被害的两个孩子在哪里?”始终跟在身后,像是监视的程澄,立刻就蹦跶出来,指着沐玄朗的鼻子就想动手。

    回身抬手就捏住想要往沐玄朗肩膀伸出的玉手,萧逸尘微微皱眉说道:“这小子那天晚上确实来过这里,而且确实想要进来偷东西,但凶手不可能是他!”

    “你,你凭什么说凶手不是他?”抽了下手腕,没将自己的玉手抽出,此刻虽然身体没有受制,但程澄也知道自己不是萧逸尘的对手,只能瞪大眼睛,梗着脖子娇喊。

    “原因很简单,迟点我就能告诉你,但现在,请你保持安静,不要再浪费大家的时间。”萧逸尘松开程澄的手之后,嘴角上翘,挥了挥竖起的食指说道:“要是再大惊小怪,咋咋呼呼,我不介意让你在这里站上一晚哦。”

    面对萧逸尘**裸的威胁,气不过的程澄很想动手,可又不想自取其辱,最终也只能靠瞪眼来做象征性的反击。

    既然程澄安静下来,萧逸尘也不再废话,拉起一脸看好戏表情,甚至因为程澄没再吃点苦头而遗憾的玉潇湘,就向另一头的房间走去。

    “这边也有两位遇害者。根据我们技术官的判断,凶手应该就是从这边的书房窗户中闯入。第一时间将此间男主人的父亲和母亲,最先杀害。随后,冲入客厅与回廊结合部将闻讯而来的男主人杀害,最后将企图逃到楼上的女主人从身后杀害。随后,直接冲上二楼,将已经上床睡觉的两个孩子杀害。最后,从容离开凶案现场。”陆天水看萧逸尘搜索仔细,终于开始正色提出自己早已经得到的线索。

    微微点头,一边仔细聆听,一边走入书房的萧逸尘看了看四周之后,发觉房间里的血迹和客厅差不多,几乎将整个房间都染成一片鲜红,于是张口问道:“陆先生,受害者,是不是胸口受到重创,并且有放射形的大出血口?”

    陆天水和程澄对望一眼,随即竖起大拇指说道:“萧先生好眼力。您看我这里的受害人照片。”

    说着,陆天水从自己的挎包中拿出平板电脑,摆弄片刻之后,将其中的照片指给萧逸尘观看。

    对于萧逸尘来说,平板电脑这个东西还是刚刚接触,于是,就将目光落到了玉潇湘的手中。毕竟,除非现在给他一本说明书,否则要立刻学会使用,那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玉潇湘自然也知道这位外星王爷还真不懂这些,暗自决定迟点就带他去买,顺便也给他弄几本教科书之余,就随手接过平板电脑。可这才瞄了一眼,小女人就忍不住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那双美眸也死死闭上,似乎再不敢去看屏幕,好悬没将平板电脑给仍了。

    只见照片上的尸体异常恐怖,看年纪,应该是这间屋子的男主人。双眼圆瞪,尾巴微张,大字型仰面躺在地上,胸口左胸腔的位置,靠近心脏附近的四五根肋骨,像是胸腔中装了炸弹,从内部向外部掀开,露出血肉模糊的内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心脏已经不在它该在的地方,而由于心脏消失,周围连接的血管全数断裂,让整个身体像是被鲜血染成红人。可以清晰的想见,当初受伤的时候,由于主要动脉破裂,在血压的作用下,必然是鲜血和喷泉一样四射而出,这才会造成如今这种,满屋子鲜血的景象。

    玉潇湘虽然不敢去看照片,但还没忘记自己的工作,微微颤抖的手指,轻轻互动屏幕,将一张张照片展示在萧逸尘的眼前。这些受害人的照片大同小异,唯一最显眼的共通点就是,六个受害人都是被同样的手法,不知道如何将胸腔从内向外打开,仿佛做胸腔外科手术般,直接被人给挖走了心脏。

    看完这些受害人的照片之后,闭着眼睛的玉潇湘还在小心滑动屏幕,而之后的照片则是案发时室内的景象,诸如各处血迹的位置等等。

    发觉并没有其他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赵永齐从玉潇湘手里接过平板电脑,重新交还给陆天水之后,指了指同样有些紧张的沐玄朗问道:“那么请问,有没有这小子被拍到的景象?”

    “有!”陆天水毫不犹豫的点开平板电脑中某个文件夹,随即指着其中的影像资料说道:“请看,这个监控探头拍到的照片还是比较清晰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在当天凌晨12点08分翻墙进入小区。12点17分的时候,从原路离开。画面上可以清晰看到他的侧脸,以及大半脸部和当天穿的衣服,所以我们对比之后,才会判断他有重大嫌疑。”

    仔细看了半天,就连萧逸尘这种不熟悉的人,也能从视频上确认,这个人的确就是沐玄朗。然而,在看完这个视频之后,他反而笑着说道:“好吧,那么现在就可以证明他无罪了。”

    “你说什么?!”程澄最先忍不住,脾气直接的小女人,立马就满是怀疑的说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不是这个狼妖干的?”

    “很简单,我做个演示就可以。”萧逸尘笑眯眯的举起手,目光瞟向程澄说道:“只是我需要个人配合,不知道谁愿意?”

    “那就我吧,我看你能搞出什么鬼来!”程澄上前一步,瞪视萧逸尘依旧满是不信任的眼神。

    嘴角上翘,上下打量程澄,最终那双星目停留在小女人高耸的胸口上,萧逸尘慢悠悠的说道:“我的演示可是需要在胸口上做的,你真的确定,你可以?”

    “你!”发觉自己又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给耍了,俏脸瞬间泛红的程澄,很相扑上去打死这个混球,可却已经被身边的陆天水给一把抓起。

    “师妹,别再胡闹了。先听萧先生说说他的见解。”用目光阻止程澄发飙之后,陆天水拱手说道:“萧先生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身上演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