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消失的血迹
    一听程澄毫无下限的指责,始终努力保持心平气和的沐玄朗,终于忍受不住。乌黑的眼珠子里开始散发出莹绿色的光辉,就连那双手背上,细密的浓毛也开始像是快镜头下生长出的杂草,逐渐浓密起来。

    “臭丫头,你真以为我怕了呢?要不是出来之前族长再三交代,不要和人类修士起冲突,我早把你给吃了!”沐玄朗满是戾气的话冲口而出,不但程澄和陆天水瞬间露出戒备的神色,就连萧逸尘也在暗自摇头。

    “哼哼,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吧!来呀,要是今天擒不下你,我就不叫程澄!”娇蛮的小女人哪里会肯认输服软,纤纤玉指尖端的风刃气旋再度出现。

    “沐玄朗,你冷静一点,我们没说……”

    陆天水息事宁人的最后劝告还没说完,就见萧逸尘单手将玉潇湘拨到身后,随即抬手就捏住沐玄朗已经开始转化为爪形的手掌,笑眯眯的说道:“臭小子,你是当我不存在了?”

    “大哥,他们也太不讲理了!”沐玄朗看向萧逸尘时,仍然怒气冲天的喊道:“就算是最擅长洁体术的猫族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身体处理干净。更何况,这个凶手明显身上有大量血液,怎么可能会怎么轻松的就弄没。”

    事实上,沐玄朗的话程澄和陆天水也没办法解释,不过是娇蛮任性的程澄,还是成熟稳重的陆天水都很清楚,按照之前萧逸尘的分析,凶手确实应该沾染了大量的血液,而眼前的妖族狼人显然不具备快速清理身体的本事。

    “你这话,可又不对了。”萧逸尘忽然笑着对沐玄朗说道:“那个小丫头虽然刁蛮了一些,不过这次她还就说对了。我还真的怀疑,凶手能在短时间内,让自己身上的血液消失。”

    这话出口,不但沐玄朗有些发蒙,就连程澄也愕然望向萧逸尘。在她的眼中,从这个男人开始出现起,自己就一直倒霉。不但要抓的人没抓到,而且还被师兄责备,现在又轻易被他发现沐玄朗不可能是真凶的推理证据,光是这些就让心高气傲的大小姐满心不爽。认真算起来,她会如此针对沐玄朗,其实也有些和萧逸尘斗气的份在里面。可她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似乎是“死敌”的男人,现在竟然会帮她来说话。这种翻转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好了,都把你们的架势收起来,别吓到我家的大小姐。”萧逸尘挥挥手,又用目光对沐玄朗示意。

    看着眼前这双仿佛会说话的星目,猜出其中意思的沐玄朗,只是略微犹豫之后,就点点头说道:“大哥,我只信你,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话音落下,也不管面前的程澄和陆天水是否还有攻击的意图,瞬息就将自己的狼人化心态收起。

    陆天水感激的看了眼萧逸尘,伸手抓住程澄的手腕,对她微微摇头,示意不要冲动,这才转向萧逸尘说道:“萧先生,我也觉得你之前的分析很有可能。可你为什么说,那个凶手能够在短时间里将身体上的血液清理干净?”

    “其实很简单。”萧逸尘指向书房中破损的窗户说道:“不管凶手不是也从这里离开,但最起码凶手一定会有个离开的出口。也许是这里的哪个窗户,也许是正门。然而不管怎么说,我相信你们的技术人员必定也已经仔细核对过脚印之类的痕迹。若是那个凶手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将身体上的血液弄干净,那么离开时留下的血脚印呢?甚至离开路线的一串血脚印或者是从身上滴落的鲜血呢?”

    “对呀!”面对萧逸尘的疑问,陆天水一阵愕然,下意识的一拍手掌说道:“若是身上有了血液,那么离开时,起码也会留下一个在出口处的血脚印才对!”

    虽然之前差点打起来让玉潇湘有些紧张,但能躲在萧逸尘身后的她也没到恐惧的地步,此刻听闻这段话,小女人皱着黛眉来回在房间中扫视半天,最后有些疑惑的问道:“那凶手到底是怎么把身上那么多血液都弄干净的?”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方法太多,也太容易。”萧逸尘笑眯眯的对玉潇湘说道:“比如穿着某些可以阻挡液体的衣服,又或者拿着什么遮挡鲜血喷射的工具。当他完成所有一切之后,只需要随便找个地方,将自己身上的东西脱下,收到预先准备好的袋子之类的东西里,然后从容离开就可以。不过,也正是这点证明了这小子更加不可能是什么凶手,因为刚才的影像资料已经很清楚,他进来的时候没带任何工具,穿的也是普通衣物,出去的时候更加是双手空空。所以,这个凶手绝对不会是他。”

    “有道理!”陆天水点点头,拿出自己的手机说道:“我这就联系后援力量,让他们在附近的垃圾桶、隐蔽角落等地点仔细搜索,如果没猜错的话,若是真的携带了这些东西离开,那么这个人走的时候,很可能会将作案工具抛弃在附近。”

    “也不一定。”沐玄朗忽然张口说道:“这种作案手法,我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能做的出来。若是蛇族的话,可以将这些东西暂时吃进肚子,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吐出来。”

    “原来如此,还有这种处理。”萧逸尘对眼前这个妖族年轻人更加感兴趣。

    抓抓乱发,沐玄朗挥挥手说道:“其实我也只是猜测,我们狼族和蛇族向来不怎么对付,更加没什么交情,我也只是听族里的长辈们说故事似的说起过而已。”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个可以调查的方向,而且最起码现在你的嫌疑程度应该已经很低了吧。”萧逸尘笑眯眯的望向陆天水,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

    正打完电话,往回走来的陆天水听完一愣,咬了咬嘴唇,有些尴尬的说道:“萧先生,不是我不肯放人,只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