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四十七章 黑夜中的影子
    微微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上传来丝丝冰凉湿润的感觉,即便不用去摸,不用去看,萧逸尘心里也很清楚,这必然是紧靠在自己身上,这个初遇时看起来有些乱七八糟,却很坚强努力的女孩流下的点点晶莹。

    满桌子的菜肴此刻已经无法勾起萧逸尘的兴趣,越发柔和的目光中,略显粗大的手掌慢慢抬起,轻柔覆盖到那娇俏的螓首上。

    指尖一点一滴划过柔滑如绸缎的秀发,侧头斜视大概觉得挺舒服,甚至还用娇嫩脸蛋又蹭了几下的小女人,望着她紧闭的美眸,萧逸尘嘴角露出一丝浅笑,柔声自语道:“毕竟才是个十九岁的女孩。倾城那小丫头,就算比她大的多,可现在还是整天捣乱任性中度过,而她……已经要扛起身为一个姐姐的责任,守住家族集团,更要保护自己的妹妹。”

    “保护妹妹!”

    忽然间,都已经闭起美眸,完全像是陷入沉睡的玉潇湘,忽然竖直身体,重重挥舞起粉拳,差点捶到萧逸尘的鼻子上,发出一声含含糊糊的喊叫。

    真被惊了一跳的萧逸尘正想要说话,连眼睛都没睁开就发酒疯结束的小女人,却已经身子一歪,俏脸上带有几分不知意义的神秘微笑,鼓动几下诱人的红唇,再度倒在他的身上。

    “这丫头!”看着那又重新回到之前的姿态,斜靠在自己身上似乎准备睡到天亮的小女人,萧逸尘忍不住失笑出声。

    遗憾的看了眼满桌子都没动几口的美味佳肴,萧逸尘知道这顿饭也没继续吃下去的可能。只能拿起了放在桌子上,属于小女人的手机。

    幸好之前已经大致知道了这种通讯工具的基本用法,否则现在的亲王殿下怕是面对的最大麻烦,就是用什么方法来支付这顿饭钱。

    简单和等待在门外的林伯说了几句之后,萧逸尘放下手机时,干脆让玉潇湘的上半身直接躺在自己的大腿上,最起码这样会让她舒服一些。

    做完这些的时候,在轻轻敲门声中,林伯打开包间房门,只是看了眼就有些愕然的问道:“表少爷,大小姐这是……”

    “这丫头硬说自己的酒量有多好,我也被她给糊弄了。结果,三杯都还没喝完,就已经成了现在这幅样子。”萧逸尘满脸笑容的无奈摇头,又低头看看睡梦中还要侧身抱住自己的虎腰,不肯松开半分的小女人,柔声说道:“算了,这样的状态估计她也叫不醒,林伯,你帮忙付完餐费,我们就一起送她回去吧。”

    “好,好。表少爷,您稍等一会,我马上就回来。”林伯连连应是,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没多大功夫,处理完琐事的林伯从新回到房间中,而萧逸尘则立刻就将玉潇湘打横,用公主抱将她抱出了酒店。

    幸亏林伯沉稳,早已经将房车先停在了门口,这才没让萧逸尘抱着个女人在马路上游街,吸引旁人异样的眼光。

    先弯腰将小女人送入车中,萧逸尘正想要跟着坐入其中时,忽然剑眉一皱,不知道像是发现了什么,单手按在车门上,星目就已经向漆黑的夜空扫去。

    “表少爷,怎么了?”林伯有些不解的看着萧逸尘的动作,下意识就张口询问。

    “哦,没什么,可能是我看花眼了。”再度扫视街道周围的房屋,萧逸尘确认并没有发现什么之后,这才重新钻入车中。

    抬起手指轻轻捏着自己的下巴尖,星目依旧透过窗户在黑夜中到处扫视的萧逸尘,此刻喃喃自语般轻声说道:“怎么回事?这个星球上会有人比我的目光捕捉速度更快?刚才难道真的是看花了眼,所以才会以为是什么人飞跃过去?”

    像是不信邪似的,萧逸尘正准备定睛在往外面看去时,驾驶座上的林伯已经发动车辆,微微传来的晃动竟然让后排上的男人忽然感觉到眼前有些晕眩。

    “是了。”恍然大悟的萧逸尘,剑眉再度微微皱起,心中则暗自想道:“今天动用的星灵之力太多,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我的身体就会越来越虚弱。看起来,必须要尽快找到能够补充星灵之力的方法。”

    萧逸尘心中暗自担忧时,车辆正逐渐加快速度,向着成为的玉家宅邸高速行去。而在他们身后远处的楼顶上,却出现一道细长的身影。黑暗中看不清楚样子的影子,那双如同毒蛇般竖起的瞳孔死死落在离去的凯迪拉克上,嘴角却在微微挂起弧度。

    ……

    国安杭州支部中,宽大的办公室里,坐在书桌后方,正在台灯下看某些资料的中年人,似乎听到门外有什么动静。在来者叫门之前,便已经浓眉一抬,扬声说道:“是天水和程澄来了吗?”

    “是,师叔,陆天水、程澄请见师叔。”陆天水沉稳的声音瞬间就从门外响起。

    关上手上的资料,看起来四十来岁,浓眉大眼,国字脸,身材略显魁梧,此刻穿了件浅色唐装的中年男人,双手十指扣合在一起摆在书桌上,脸上露出几分笑容:“进来吧,门没锁上。”

    “是。”门外的陆天水又回应一声,这才打开办公室的门,和程澄一前一后的进入房间。

    等待两人进入,又将门反手关上,正要作揖行礼的时候,被称为师叔的男人,已经笑着摆手说道:“好啦,这里又不是师门,我也不是你们那个老古板师傅,这些繁琐的礼节就不用了。”

    “多谢师叔。”陆天水还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反倒是程澄没所谓的站直了身体。

    目光最先落到陆天水的身上,像是极为欣赏般点点头,随即中年男人便转向程澄,笑着问道:“小丫头,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可还算顺利?”

    “其他倒是还好,就是没抓到真凶,感觉白白浪费了两天。”程澄撅起红唇,有些懊恼的说完之后,又挥了挥粉拳说道:“不过二师叔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那真凶给跑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