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四十八章 黑鳞毒蛟
    “哦?”二师叔像是极度宠溺般,笑眯眯的看向程澄的俏脸,点头说道:“本来还以为,放了这个狼妖之后,小丫头你一定是气呼呼的来扯老夫的胡子,没想到竟然还能说出这番话,不错不错。要是知道,仅仅出来几天就能有这般长进,早就该让你那个师傅,把丫头你给放出来了。”

    “二师叔~~”面上露出一丝娇羞神情的程澄,气呼呼的瞪向自己的长辈,却只引来哈哈大笑。

    似乎是逗够了眼前的小丫头,二师叔摸摸那缕山羊胡子,转向陆天水问道:“天水,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

    “从作案的手法上看,确实很像是妖族的手段。只不过,最近这些年妖族虽然也偶有害群之马做些为非作歹的事情,可是像这样明目张胆的灭门,还真是非常少见。天水觉得,此次的事件不容松懈,必须要尽快抓到真凶,否则,恐怕后患无穷。”陆天水立刻恭敬回话。

    看陆天水脸上的郑重之色,二师叔收敛起面上笑容,沉声说道:“说说看你的想法。”

    “是。”陆天水回应一声,舔舔舌头,略微整理思绪之后说道:“这件事情首先是犯案的手法极端凶残,可见凶手心肠歹毒完全不将人命看在眼中。其次,凶手活生生挖走受害者的心脏,似乎并不像是为了食用,反而像是准备进行某种邪术。只可惜,天水才疏学浅,实在想不出,究竟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段。最后,就是那个名叫萧逸尘的人。此人的功法极端诡异,但却深不可测,天水自承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唯一还能让人略微放心的就是,此人到目前为止,看似是友非敌,但今日回来之后,我便已经让人去核对他的资料。只可惜,不管是性命还是容貌,能这个名字对应上的人根本就没有。”

    “没有?”二师叔微微愣神想了想之后说道:“特殊档案里也没有?”

    “是,不管是普通人的户籍档案,还是特殊档案里,叫这个名字的倒是不少,可是与之容貌相同的一个都没有。天水只能怀疑,这个人可能是用的假名。但是,玉家的大小姐玉潇湘又叫他表哥,看起来似乎还很亲密,这又不像是假冒,所以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陆天水很痛快的说出自己的咨询。

    再度沉默摸摸自己的山羊胡子,二师叔略微考虑之后说道:“既然他暂时还没有敌意,那就先放一放,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说到这里,二师叔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资料说道:“看过你们的资料之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大约在八十多年前,世间大乱,那时候有一妖蛇,自称是黑鳞毒蛟的后裔。自从此妖蛇出世之后,被其屠戮的人族多不胜数,其中最多的就是这种心脏被生生挖走的惨案。世间都传言说此妖蛇喜欢吞噬人心,可实际上却没任何人看到过她生吃人心。”

    “二师叔,那妖蛇后来呢?被杀了吗?”程澄性子急,听到入迷处,情不自禁的开口询问。

    二师叔却摇摇头说道:“当时世间大乱,各大门派也是隐世不出,多数都是自扫门前雪。直到十数年之后,昆仑派的一位长老也遇害之后,这才引来各大门派的注意。其后,蜀山、昆仑、瑶台等大门大派纷纷派出高手,连老夫的师尊也应邀出山。但那妖蛇甚为狡猾,几次都躲过围捕,直到被瑶台宫妙仙子击伤留下印记,这才被围住。当时,那妖蛇已经奄奄一息,本可以被当场击杀,但却被蜀山剑通长老用摄魂印收复,自此被关押入蜀山重地锁妖塔。如今回想起来,这次的灭门案以及前几天发生零星几起凶案的手段,倒是很像这妖蛇的作为。”

    “二师叔的意思是说,是那妖蛇破出了锁妖塔?”陆天水浓眉紧皱似乎有些担心。

    “不。”二师叔很直接的摇摇手说道:“若是蜀山的锁妖塔被破,那蜀山派怕是早已经传讯九州大地,绝对不会就此隐瞒下来。毕竟,那蛇妖要是已经妖法通天可以破出上古禁制,必然不是蜀山一门可以对抗。更何况,与那些被镇压在锁妖塔中的历代妖魔来说,那妖蛇的法力还真是不值一提。我担心的是,会不会是那妖蛇的后裔或者是余孽,再度出山。要是真如此,怕是我等要万分小心了。”

    “原来是这样。”程澄点点头,咬咬手指后忽然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五行门也不是好惹的,要是被本小姐撞上,一定让他魂飞魄散!”

    “丫头,万万不可!”二师叔却神色严肃,沉声喝道:“你且记住,若真是那妖蛇的余孽,务必不可与之纠缠,能跑则跑,绝不可恋战。那妖蛇的力量,可不是你这样的法力可以对付。”

    “好嘛。”撅着嘴不满的回应一声,程澄表面还算是勉强答应,可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心高气傲又被师长宠爱的小丫头,才不知道什么是知难而退的道理。

    似乎也知道这个丫头的脾气,二师叔不着痕迹的暗自摇头,转向陆天水说道:“这丫头还是要你多照看,千万别出了岔子!至于那个萧逸尘,若是真与你说的那样,倒是值得会会。如今我五行门广招外门弟子,若是能为我等所用,也是个乐事。”

    “切,那家伙就会装模作样,能有什么真本事。”程澄瑶鼻一哼,露出几分不屑的神色。

    陆天水自然是听到了程澄的言语,但也知道不是自己能改变的,干脆装聋作哑,只是对二师叔拱手说道:“那以二师叔的意思,天水是否要再度去拜访那位萧逸尘?”

    “那就不必了,如果有缘,他自然还会进入我等的视线。若无缘,去再多次,也不过是画蛇添足,说不定还会引来误会,反而不妙。如今,还是要先将那灭门案的真凶抓获,否则后患无穷!”二师叔正色叮嘱。

    “是!”响亮的回应声中,陆天水和程澄同时躬身行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