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秘书室
    自家妹妹的话音这才刚落下,玉潇湘的黛眉就微微皱起,有些不高兴的说道:“玲珑,都和你说过了,海哥怎么说也是我们的表哥,不但从小就照顾我们,而且现在也是他在帮衬公司,否则欧美那些的业务会出大麻烦的。就算是现在他不在国内,可你这么背后说他的坏话,总是不好的。”

    “姐~~”不满的拉了下玉潇湘的睡衣,玉玲珑黛眉紧皱,俏丽的脸蛋上一片认真,“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林海那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第一,要是他真那么能干,为什么老爸和爷爷在的时候,看在亲戚份上也就给他个业务部对欧贸易科的副科干干?第二,你难道看不出来,他看你的眼神?更让人恶心的是,每次在你面前装的那么老实的样子,可只要你一背过身去,那双眼珠子就不老实。哼哼,上次还想来和人家套近乎,差点没恶心死我!”

    发觉自家姐姐似乎想要张口又说什么,玉玲珑抢先一步说道:“而且,你看看这半年时间,老爸他们一失踪,他就开始上蹿下跳的想要夺权,要不是公司里有汪伯坐镇,家里又有林伯盯着,还不知道他要搞出来点什么。还有,还有,你看那个林海,每次都装成公司里很多事情似的,而你遇到不懂的去问他,他不是也和那些老家伙一样,看起来笑眯眯的为你好,实际上一句:‘你放着,我来处理’就把你给打发了。”

    玉玲珑这番话,让本想为那位表少爷辩驳的玉潇湘慢慢闭起嘴。有时候,很多事情就是需要对比,俗话说的好,货比三家。这人也是一样,只要有了对比,那么剩下来的事情,就会一目了然。虽然和萧逸尘认识,连头加尾也不过是三天时间,可昨天在公司里的事情,却让聪慧的玉潇湘明白,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亲王殿下,是真的再为她靠考虑。不但做事之前,就会将自己的目的和手法说个清清楚楚,而且总是在言传身教中,让她慢慢明白怎么才能管理住自己的公司。这点,不管是与那些公司里倚老卖老的老家伙,又或者是那位还算熟悉的表哥,截然不同!

    心直口快的玉玲珑在说完之后,也不去管自家姐姐到底听进去没有,任由她在边上低头沉思,自己的目光却已经落到楼下的萧逸尘身上。

    此刻,发觉一身白衣的萧逸尘已经收住姿势,似乎准备向回走,玉玲珑便离开扯起细嫩嗓子,挥舞起玉手,蹦蹦跳跳的高声喊道:“逸尘哥哥,打完拳就回来吃早饭,我和姐姐这就下去。”

    本来也没怎么注意这边动静的萧逸尘,抬头一望,发觉是玉家这对姐妹,当下也不多说什么,笑眯眯的抬手挥了挥算是回礼,便扬声说道:“好,我这就进屋。”

    得到回应,一脸开心的玉玲珑转身就拽住还有些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玉潇湘,扯着她的手臂往里走:“姐,别想想了,总之,我看人不会错。反正现在有逸尘哥哥在,也没人敢欺负你,赶紧,赶紧去洗漱,我这也饿了。”

    玉潇湘点点头,下意识的又望了眼屋外的萧逸尘,顿时与那正好抬起的星目对视,不由心中微微一动,想起昨天他因为程澄出手攻击自己而动怒时,芳心中一池春水似乎也泛起丝丝涟漪,手脚更是无力,立刻就被自家妹妹给拉进了房间。

    楼下的萧逸尘倒是什么感觉都没有,很自然的和两个小女人打过招呼之后,便慢悠悠向别墅小楼的边门走去。

    来到这个星球三天,萧逸尘也暂时放下了帝国中的一切。对于他来说,最初自然是希望可以快点与自己的麾下取得联系,脱离现在这种困境。可当知道如今也没那么容易做到时,既来之且安之的好心态就让他开始并不那么着急。更何况,这里虽然地处偏远,但是神奇的事物倒是一件皆一件,也已经开始逐渐让他想要尽量了解这个星球的一切。

    如今,有吃有住,而且也能和原住民经常接触,相比起帝国中时刻要与各种敌人勾心斗角的日子,萧逸尘也已经开始学着慢慢享受这种相对安宁的日子。

    享受晨风,缓步走入边门的萧逸尘,这才刚进入客厅就看到另一侧的餐厅里,沐玄朗已经左右开弓,包子、糕点的什么,使劲往自己嘴里塞。

    “呦,大哥,你起的好早呀。这里的早饭简直太好吃了,快点来,快点来。”完全不认生的沐玄朗,听闻到萧逸尘的气息之后,立刻就挥舞起自己的手臂,一脸满足的大叫。只可惜,边上林伯以及几位保姆脸上的那种怪异神情,他是半点都没看到。

    有些好笑的看了眼沐玄朗,萧逸尘笑眯眯的走过去说道:“你小子倒是有点客人的礼貌,要不是我早上先遇到林伯,提前告诉他,你昨天也住在这里,现在大概就得让你和警察蜀黍解释,什么时候闯进玉家了。”

    “嘿嘿,还是大哥对我好。”沐玄朗很狗腿的起身为走近的萧逸尘拉开椅子。

    摇摇头,似乎也知道沐玄朗就是这幅玩世不恭的样子,萧逸尘转身对恭立一侧的林伯柔声说道:“林伯,还真是麻烦你了。虽然这小子行事有点不懂礼仪,但是身手却不错。大小姐和我的意思,都是想要将他请来做家里的保镖,这样也能更安全一些。以后,他还要林伯和各位多照顾了。”

    对于面容俊朗的萧逸尘,林伯还是很有好感。特别是昨天他在公司里所住的一切,让这位一辈子都在玉家服侍的老人家大生好感,更何况,伸手不打笑脸人,对于懂礼仪知进退,更没有任何架子的人,就算是寻常人也会自然想更亲近一些,林伯自然也不例外。与昨天还显得有些生疏相比,如今却已经越发的亲近。

    “表少爷说什么话呢,既然是大小姐和表少爷的意思,那么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位沐先生的。”林伯笑眯眯的躬身回礼。

    “啊呀,一看林伯就是有见识的人。放心,以后但凡有不长眼的小贼敢闯进来,我就让他知道什么是下场!”大包大揽的沐玄朗再度拍着胸口,满脸都是自信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