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餐厅
    本在低头不知道看什么新闻的萧逸尘,听闻玉潇湘的话,这才抬起头,用招牌式的微笑扫了她一眼,不答反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就让那些跟随你父亲、祖父许多年的老部下,完全不将你当回事吗?”

    “嗯?”不明其意的玉潇湘眼眸微睁,看起来似乎有些愣神,但很快就咬着嘴唇老实的摇头,弱气的说道:“大,大概是因为我没用吧。”

    “哈,你一个半大的小女人,觉得自己该多有用?再加上,从小到大,你几乎没有系统的接受过经营方面的教育,难道还希望自己和超人似的,忽然爆发出潜力,将自己近乎完全陌生的事情,做的头头是道吗?”萧逸尘嘴角上翘,脸上露出几分真心笑容。

    “呜~~~”不满的鼓起腮帮子,怒视眼前的俊脸,玉潇湘用那可爱的表情,来表达自己心中亿万分“愤怒”。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又或者是被眼前这个男人脸上的笑容所刺激,干脆扯开嗓子张嘴对他大吼:“你厉害,你有本事,行了吧!”

    “哈哈,生什么气呀,我要是想调侃你,也不会直接这么对你说了。”伸手想要去捏捏那鼓起的脸颊,萧逸尘只觉得双手环抱在胸前,怒视自己的小女人很可爱,只可惜他伸出的大手非但没捏到目标,还差点挨了下背击。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气呼呼的小女人,躲开那只坏手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将话题给拉回来。

    干脆弹出手指,在小女人面前挥了挥,萧逸尘像是指挥家般说道:“不管你是处于什么环境中,无论是宫廷还是家族,又或者是公司集团、军队组织,等等等。只要你想要真正掌控住部下,让你麾下的每个人即尊敬你,又敬畏你,那么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需要非常可靠,甚至可以说绝对忠诚的身边人。而你,正好缺乏这样的人。”

    发觉玉潇湘正直直凝视自己,虽然依旧是满脸的不解,但至少那鼓起的小香腮已经消去,萧逸尘的声音更柔和了一些:“你有五个秘书,她们分别掌管不同的职务。比如说,诸如你的财务部长,为什么有胆子将错漏百出的财务报表交到你的面前呢?按说,作为其中一名主管公司财务文件的秘书,在得到这些报表之后,除非是你特意声明不许她观看的部分,其他都会先期进行审核,以避免你再花费大量的时间从基础核对。可事实上,那些和垃圾一样的保镖还是出现在了你的面前。这又是谁的错?”

    “你的意思是说……她们也在敷衍了事?”玉潇湘终于开始明白萧逸尘的意思,若有所思的说着。

    “没错!”很肯定的给出答案之后,萧逸尘脸色显得更严肃一些,沉声说道:“诸如本王麾下,将士何止亿万,别说是每月每年,就是每天的各项支出都是天文数字。各舰群,各地的后勤官们,会将他们反复核对的报表交给上级,而他们的上级又会仔细核对。层层叠叠之后,才会送到本王的手中。而本王身边的执笔女官和伺墨女官,会将这些琐碎的报表全局核对,最后只需要交给本王过目。或许,哪天本王有空去会抽调其中一份看看,但绝大多数情况下,不过是签字盖章罢了。若是你,你敢如此做吗?”

    “……”这一次玉潇湘沉默了,但那左右摇动的螓首,倒是很老实的说出心意。

    身体微微前倾,像是能吞噬人心的星目盯住玉潇湘的亮丽美眸,萧逸尘很直接的说道:“换个角度,如果你的秘书们能尽心尽力,那么在第一次出现问题的时候,你就应该会得到她们的汇报。而那个时候,如果你将疑问处直接质询你的那些个部长,他们还敢做到今天的地步吗?所以,如果若是想从今以后不再出现这样的问题,那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让你身边的人,先学会用心给你办事!”

    美眸逐渐亮起来的玉潇湘,略带兴奋中下意识伸手抓住萧逸尘的大手,喜滋滋的说道:“那你今天是要去教训那些秘书?或者干脆把她们给开除了?”

    “是否需要教训,是否要让她们离开,那要等见过她们才能决定。但总之,我会尽量用明快的手段,在最短时间内,把那些对你有异心的统统赶走。”萧逸尘坐直了身体,笑眯眯的说着。

    “嗯嗯,你放心做吧,反正我信任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哒。”感觉自己似乎不需要很麻烦,又可以顺利的解决问题,玉潇湘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几分。

    然而,萧逸尘却只是轻瞥了眼前的小女人一眼,忽然张口说道:“再教你一件事,不要轻易去相信任何一个人。但如果你真的选择了信任,那么从信任他开始的第一个瞬间,就做好他会背叛的准备。如果这样,在你信任的人,辜负了你的这份信任时,你就可以痛快的骂自己有眼无珠!”

    “……”再度微微愕然,慢慢撅起红唇的小女人,不满的说道:“你就没有信任的人吗?难道你连自己都不信任?”

    这一次,萧逸尘的嘴角再度开始翘起,淡然说道:“如果只是一般意义上的信任,那么我信任的人很多。但如果说是本质上,可以将一切都交给他的人,那么一个都没有,包括我自己!因为,我不能保证,在某一天,某一种我从来未经历过的情况下,我会不会做出背叛我自己的事。”

    “你这么活着就不觉得累吗?”不知道为什么,玉潇湘对于这个答案并没有想象中的不满,反而有种淡淡的怜惜。

    “累?不,我觉得这样,也许会让所有人都更轻松。因为他们不用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我的全部信任,而我也不需要花费金贵的时间,却研究究竟谁值得起这份信任。看,这不是皆大欢喜吗?”萧逸尘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发觉玉潇湘似乎还想说什么,当先打断道:“好了,这种话题,说到这个份上就行。至于怎么做,是每个人的选择,我不会勉强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