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古怪的现场
    什么生物磁场之类的玉潇湘是听不懂,不过“鬼气很重”她就完全能理解。此刻一听萧逸尘说这张桌子上竟然鬼气很重,小女人下意识就后退一步,似乎想要远离这种危险的地方。然而,刚才离开一步远,立刻就又缩回了那弯下腰不知道在桌子上翻找什么的男人身后,大概觉得还是他的身边更安全一些。

    “你干什么呢?”发觉萧逸尘找的很仔细,玉潇湘的好奇心又上来,呼闪闪的大眼睛盯住他摸来摸去的手掌,一脸不解的神情。

    “我只是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这里做什么。”萧逸尘站直身体,摸摸自己的下巴,左右观望片刻后疑惑的说道:“看起来,这个女人应该是在这里工作。你看,这些都是后勤部门的日报表,她应该是在做输入的工作。而这最后一条输入的时间记录,是23点44分,这么看来的话,在这之前,她应该没有做其他什么事情。”

    “这,这说明不是她主动躲在这里准备偷袭别人?”玉潇湘不笨,已经明白了萧逸尘的意思。

    微微点头,抬手左右横扫一圈,萧逸尘说道:“相比起她躲在这里偷袭别人,我更愿意相信是这两个保全来偷袭了她。”

    “啊?!”这回玉潇湘是彻底迷糊了,刚才怎么看都是两个保全被差点弄死,而程丽影却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被偷袭。

    似乎也知道玉潇湘不解,萧逸尘指着程丽影逃走的大门说道:“你看,首先我们进来的时候,前门是打开的,而后门是我自己拉开的。这个时候,程丽影还蹲在那张办公桌的后面。两个保全,一个是被直接从玻璃窗户里丢出去,一个则倒在程丽影蹲伏的地点。至少从我们之前看到的情况来看,程丽影并没有离开过这间办公室,那么打开前门的人,就只能是两个保全。”

    “嗯嗯,有道理哦。不过,这也不能说明是这两个保全偷袭了她吧。”玉潇湘一边点头,一边再度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最多也就能说明,巡夜的保全发现办公室里还亮着灯,于是走进来检查,这时候才看到程丽影在工作而已。”萧逸尘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之后,却将手指移动向自己身侧这些办公电脑桌和椅子上,“你再看,这些椅子和办公桌,从靠近前门的位置,到程丽影的办公桌位置,被强行拉开的一条最近通道,完全是被外力移动所形成。从现在这些椅子和桌子的位置来看,明显是有人从前门的位置走来,然后用大力将这些挡路或者碍事的东西移动开。如果是程丽影来移动,那么这些桌椅的位置会相反移动才对。”

    “这,这,好像还真是这样。”玉潇湘的小脑袋转来转去半天,终于忍不住点头,随即便抬头盯着眼前的俊脸说道:“那难道是,这两个保全发现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女孩,然后拉开门相对她不轨,这才被狠狠揍了一顿。”

    “这种可能性虽然也有,但是还有一个说不通的地方。”萧逸尘的剑眉微微皱拢,来回扫视现场许久之后,这才抬起手指说道:“那两个保全,在进入房间,看到只有程丽影一人的时候,就算是精。虫上脑欲行不轨,但难道已经猴急到连多走三步路的时间也不愿意等,不知道绕过这些桌椅,反而情愿费力的扒拉开这些东西,扑向那个女人吗?这从逻辑上,简直太难理解了。”

    “有道理哦!”玉潇湘的黛眉紧紧皱在一起,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也挤成一团,使劲想了半天之后,才一脸头痛的说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实的情况不清楚,但是从现场的环境来看,我觉得还是这么种可能性更高。”萧逸尘舔了舔嘴唇,略微一顿之后说道:“程丽影因为某种原因在这里加班工作,而当接近十二的时候,某个人或者某种东西出现在门边,想从后面偷袭她,却被她意外发现。因此,她才发出了一声尖叫,这也应该是我们听到的第一声尖叫。也正是因为如此,程丽影的身上才会突然爆发出极为强烈的生物磁场,让我直到刚才都能感受到。此后,两名保全闻声而来,却不幸卷入了这场争斗。当然,以他们的力量来说,便成了倒霉的替死鬼。之后,那个最先抵达的人或者某种东西离开,而程丽影因为突然爆发出超强度的生物磁场而使自己的身体难以负荷,导致的结果就是,她见到我们,或者说是被我们惊醒之后,记忆出现断层,仍然处于极大的惊恐中,这才会语无伦次,并且最终因为恐惧而选择逃跑。你觉得,这种推理任何?”

    “好,好厉害!”玉潇湘随着萧逸尘指点的痕迹和言语脑袋转来转去许久,最终满脸崇拜的说道:“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但是,那个最先出现的是什么人?”

    “这个就不清楚了。”萧逸尘倒是很老实的一摊手掌说道:“这只能等保全们调出监控录像,然后才能做出判断了。嗯,他们应该到了,走,我们想到走廊里去等待吧。”

    虽然玉潇湘还没听到任何声音,但是萧逸尘的话她却是坚信不疑,此刻毫不犹豫的跟随在他身边离开办公室时,发现远处已经出来一阵急促的奔跑脚步声。

    夜班执勤的保全一共有八人,分班间隔不定期时间就会巡视大楼,受伤的两人自然是刚好当班巡夜的人员。此刻,另外四名保全赶到办公室附近,而剩下的两人则依旧留守在保全中心监控各个出入口,只不过却奇怪的并没有发现程丽影逃出去的影子。

    有人受了重伤,而且明显是故意伤害性质,那么打电话报警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不到半个小时后,两名保全已经被救护车接走,是生是死不得而知,而萧逸尘和玉潇湘则开始接受赶来的警察询问。

    什么生物磁场之类的玉潇湘是听不懂,不过“鬼气很重”她就完全能理解。此刻一听萧逸尘说这张桌子上竟然鬼气很重,小女人下意识就后退一步,似乎想要远离这种危险的地方。然而,刚才离开一步远,立刻就又缩回了那弯下腰不知道在桌子上翻找什么的男人身后,大概觉得还是他的身边更安全一些。

    “你干什么呢?”发觉萧逸尘找的很仔细,玉潇湘的好奇心又上来,呼闪闪的大眼睛盯住他摸来摸去的手掌,一脸不解的神情。

    “我只是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在这里做什么。”萧逸尘站直身体,摸摸自己的下巴,左右观望片刻后疑惑的说道:“看起来,这个女人应该是在这里工作。你看,这些都是后勤部门的日报表,她应该是在做输入的工作。而这最后一条输入的时间记录,是23点44分,这么看来的话,在这之前,她应该没有做其他什么事情。”

    “这,这说明不是她主动躲在这里准备偷袭别人?”玉潇湘不笨,已经明白了萧逸尘的意思。

    微微点头,抬手左右横扫一圈,萧逸尘说道:“相比起她躲在这里偷袭别人,我更愿意相信是这两个保全来偷袭了她。”

    “啊?!”这回玉潇湘是彻底迷糊了,刚才怎么看都是两个保全被差点弄死,而程丽影却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被偷袭。

    似乎也知道玉潇湘不解,萧逸尘指着程丽影逃走的大门说道:“你看,首先我们进来的时候,前门是打开的,而后门是我自己拉开的。这个时候,程丽影还蹲在那张办公桌的后面。两个保全,一个是被直接从玻璃窗户里丢出去,一个则倒在程丽影蹲伏的地点。至少从我们之前看到的情况来看,程丽影并没有离开过这间办公室,那么打开前门的人,就只能是两个保全。”

    “嗯嗯,有道理哦。不过,这也不能说明是这两个保全偷袭了她吧。”玉潇湘一边点头,一边再度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最多也就能说明,巡夜的保全发现办公室里还亮着灯,于是走进来检查,这时候才看到程丽影在工作而已。”萧逸尘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之后,却将手指移动向自己身侧这些办公电脑桌和椅子上,“你再看,这些椅子和办公桌,从靠近前门的位置,到程丽影的办公桌位置,被强行拉开的一条最近通道,完全是被外力移动所形成。从现在这些椅子和桌子的位置来看,明显是有人从前门的位置走来,然后用大力将这些挡路或者碍事的东西移动开。如果是程丽影来移动,那么这些桌椅的位置会相反移动才对。”

    “这,这,好像还真是这样。”玉潇湘的小脑袋转来转去半天,终于忍不住点头,随即便抬头盯着眼前的俊脸说道:“那难道是,这两个保全发现办公室里只有一个女孩,然后拉开门相对她不轨,这才被狠狠揍了一顿。”

    “这种可能性虽然也有,但是还有一个说不通的地方。”萧逸尘的剑眉微微皱拢,来回扫视现场许久之后,这才抬起手指说道:“那两个保全,在进入房间,看到只有程丽影一人的时候,就算是精。虫上脑欲行不轨,但难道已经猴急到连多走三步路的时间也不愿意等,不知道绕过这些桌椅,反而情愿费力的扒拉开这些东西,扑向那个女人吗?这从逻辑上,简直太难理解了。”

    “有道理哦!”玉潇湘的黛眉紧紧皱在一起,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也挤成一团,使劲想了半天之后,才一脸头痛的说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实的情况不清楚,但是从现场的环境来看,我觉得还是这么种可能性更高。”萧逸尘舔了舔嘴唇,略微一顿之后说道:“程丽影因为某种原因在这里加班工作,而当接近十二的时候,某个人或者某种东西出现在门边,想从后面偷袭她,却被她意外发现。因此,她才发出了一声尖叫,这也应该是我们听到的第一声尖叫。也正是因为如此,程丽影的身上才会突然爆发出极为强烈的生物磁场,让我直到刚才都能感受到。此后,两名保全闻声而来,却不幸卷入了这场争斗。当然,以他们的力量来说,便成了倒霉的替死鬼。之后,那个最先抵达的人或者某种东西离开,而程丽影因为突然爆发出超强度的生物磁场而使自己的身体难以负荷,导致的结果就是,她见到我们,或者说是被我们惊醒之后,记忆出现断层,仍然处于极大的惊恐中,这才会语无伦次,并且最终因为恐惧而选择逃跑。你觉得,这种推理任何?”

    “好,好厉害!”玉潇湘随着萧逸尘指点的痕迹和言语脑袋转来转去许久,最终满脸崇拜的说道:“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但是,那个最先出现的是什么人?”

    “这个就不清楚了。”萧逸尘倒是很老实的一摊手掌说道:“这只能等保全们调出监控录像,然后才能做出判断了。嗯,他们应该到了,走,我们想到走廊里去等待吧。”

    虽然玉潇湘还没听到任何声音,但是萧逸尘的话她却是坚信不疑,此刻毫不犹豫的跟随在他身边离开办公室时,发现远处已经出来一阵急促的奔跑脚步声。

    夜班执勤的保全一共有八人,分班间隔不定期时间就会巡视大楼,受伤的两人自然是刚好当班巡夜的人员。此刻,另外四名保全赶到办公室附近,而剩下的两人则依旧留守在保全中心监控各个出入口,只不过却奇怪的并没有发现程丽影逃出去的影子。

    有人受了重伤,而且明显是故意伤害性质,那么打电话报警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不到半个小时后,两名保全已经被救护车接走,是生是死不得而知,而萧逸尘和玉潇湘则开始接受赶来的警察询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