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第八十章 变化的鬼魂
    心里明白眼前气呼呼似乎不讲道理的小女人,其实是在担心自己。心中微微感动的萧逸尘,伸手捏了下玉潇湘的娇嫩脸颊,星目中的光辉也更温柔了几分:“放心,星灵之力的强弱只是衡量力量强弱的标准之一,但却不是绝对。自保之道,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那人家也要去。”玉潇湘丢开了手中的抱枕,挥舞两下粉拳气势汹汹的说着。

    萧逸尘其实明白,身边这个小女人一半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另一半也是不想自己独自留在这里害怕。也不说破的亲王殿下,举起手做出投降的姿态,,貌似不甘心的说道:“好吧,好吧,你是大小姐,是总裁阁下,所以我也得听你的。不过,就算去也要在等一会,我可不想现在就被那几个警察给缠住。”

    不想有警察在的原因,萧逸尘之前就已经说过,心里清楚的玉潇湘倒是没有在折腾什么。

    既然无事,萧逸尘自然又开始和那些自己不了解的资料战斗,直到近一个小时之后,时钟已经走过凌晨一点时,保全中心才打电话过来说是警察都已经离开,询问是否需要保全上来保护总裁大小姐云云。

    对于这样的询问,萧逸尘自然是婉言谢绝,只不要求保全不要再切断大楼内的照明电源,而现在也到了他开始去寻找程丽影的时候。

    重新回到二十七层,按照萧逸尘的判断,除非是真的能有本事由精神体凝结出普通人形,甚至还能够迷惑住自己,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就这么凭空消失。

    二十七层貌似是最接近总裁办公室的那一层,实际上这一层却是内务后勤部的地盘。也不知道当初玉潇湘的爷爷倒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将杂乱的后勤部安排在这里,总之,这一层的格局虽然与其他层次没什么区别,但堆放公司内常用物品的房间却相当多。也正因为如此,昨天就了解整个大楼结构的萧逸尘,才会认为程丽影要是想躲藏必然在这一层中。再加上,那个神秘的小女人本身就是后勤部的一员,更加没理由到不熟悉的地方去躲藏。

    此刻的大楼中与之前已经有很大的不同,照亮整个空间的日光灯驱走先前的昏暗阴森,明显让刚来时有些紧张的玉潇湘舒服了很多。只可惜,空无一人的楼道中,哪怕是两人的脚步声,也会给人一种奇异的颤栗感,让小女人此刻还是只敢抓住身边男人的手臂才能前进。

    这一次,萧逸尘走的很慢,往往在每个房间的入口附近,都会停下来闭上眼睛停留三秒,这才会摇摇头继续向下一间走去。玉潇湘出于好奇自然也已经询问过,得到的结论却是要感应先前那种“鬼气”。仅仅“鬼气”这两个字,立刻就击退了小女人刨根问底的兴趣,抖了抖小身板就安安静静的继续跟随。

    足足近二十分钟之后,萧逸尘站在一间标号“打印文墨备用设备室”的“仓库”门口,长久停留了近半分钟,才侧头对身边的小女人说道:“如果没错,就是这里了。现在开始你就躲在我身后,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要超过我。虽然我相信可以制服任何威胁目标,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所以不要鲁莽行事。明白了吗?”

    “嗯嗯,我会躲好的。”一听那个“女鬼”就躲在里面,玉潇湘的俏脸上又开始出现紧张的苍白神色,其实完全不用萧逸尘多说一遍,她也会立刻将小身板缩到他的身后。

    回头再度微微感应,发觉自己并没有弄错之后,萧逸尘伸手拉住移门的一侧,用平缓的速度慢慢将门拉开,露出其中一片黑暗的内部空间。

    借助楼道中的灯源,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房间主要堆放的都是一些诸如打印纸、油墨等办公用品配件。除去流出可以进出的小道之外,不算大的房间中几乎都被那些一箱箱堆放到房顶上的打印纸箱子给占据。

    “出来吧,我们没有恶意,也知道不是故意伤害那两名保全。”萧逸尘并没有急于进入房间,反而站在门口扬声用平缓柔和的语调大声喊出声。

    然而,整个房间中还是像坟墓一样死寂,丝毫听不到任何人的声息。

    似乎很有耐心的等待了足足有一分多钟,萧逸尘这才摇摇头,再度扬声说道:“程丽影,我们中午在餐厅见过。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我相信你不会是故意伤害别人的女孩。如今,那两名保全已经被送到医院,生死也不得而知,二十七层的监控设备也已经损坏,除了你之外,不管是公司里的保全还是警察,都没有找到任何其他可疑人。这样的情况,我相信你也知道,一旦你露面就会被当成是最大的嫌疑人。如今,你能选择的路已经很有限,要么就相信我,我会尽量帮助你,帮你澄清自己的无辜。要么,你只能去和警察说。但你觉得,那些警察会相信你的话吗?”

    话音落下许久之后,房间中还是没有任何的声息,但萧逸尘的嘴角却在微微上翘。无他,凭借过人的耳力,他已经能够听到这房间中的某个角落里,那细微的呼吸声比之前更粗重了几分。这无疑说明,那个躲藏在其中的女孩,已经开始出现动摇。

    决定给予最后一击的萧逸尘,这一次并没有等待很久,忽然扬声说道:“我知道,你的身边有鬼魂存在,正是因为他,你才会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你,你,你到底是谁?”颤抖却娇柔,但却又细弱蚊声的女声从一大堆打印纸箱子后面传出,几分惊恐,几分愕然,几分无奈,几分期盼,仅仅几个字之间,就透露出常人难以理解的复杂感情。

    “相信我,我是可以帮助你的人!”萧逸尘满是自信的声音响起,语调也显得越发柔和几分。

    “你?你不配接近影影!”

    豁然间,一阵青烟凭空出现,冷漠冰凉的声音从那青烟中透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